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27章 致命脑补
    “这…”

    寒清秋犹豫片刻,最终将乾坤袋收入手中,微微欠身,转身离去。

    她是畏惧凌霄,有求于他。

    但同样的,对于这个玩弄世人的邪异公子,她心底同样有极强的戒备。

    她怕,大仇未报,她就被凌霄给…弄死了。

    以后者的手段,别说是她,这西疆哪个天骄不在其股掌之间?

    就连元瑶,这位身傍众生愿力,被诸多神帝视作千古一帝的绝世骄女,如今不都被凌霄感动,主动投怀送抱了么?

    虽然!!

    寒清秋并不知晓凌霄到底要做什么。

    但就是本能地,她觉得,那位大元公主的下场,一定会相当凄惨。

    所以,寒清秋心中的戒备是真的,对凌霄的畏惧也是真的。

    她或许不会轻易背叛,但也绝不敢随便臣服。

    直到那一道白衣倩影消失,凌霄脸上的神色方才彻底凝重了下来。

    在他眼里,这位寒宫仙子,可远比元瑶甚至夏枫重要的多。

    她身上不仅有气运,还有一个堪称逆天的秘密。

    可看她的模样,似乎对自己,有着极大的戒备呢。

    该怎么办呢?

    原本凌霄以为,日久必然生情,可现在看来,这少女心底的执念,实在太过强烈了。

    神魂铭刻虽确保她不会背叛,但好像也不足以令她彻底臣服。

    看来,得想个办法,感动一下这位寒仙子了。

    “系统,玄天古经,加点。”

    最终,凌霄并未多想,总归仙迹开启,两人还有许多独处的时间。

    寒清秋的戒备,源于她对凌霄的畏惧。

    可是…臭妹妹,我是喜欢布局杀人,可你不同啊。

    我对你,是真心的喜欢。

    毕竟,你身上的味道,是真的很不错。

    成仙秘密?

    呵呵,成不成仙我不知道,但是或许这寒清秋,是如今圣州唯一能踏出那一步的契机所在。

    “嗡。”

    刺耳的嗡鸣声瞬间响彻,凌霄身上,顿时有灵光冲霄而起。

    在其头顶上方,两尊仙影盘坐,衍化无尽异象。

    而他的境界,也彻底踏入了神侯七品的层次。

    虽说!

    那处仙迹中,所有人的境界都将被压制在神将层次。

    可对于凌霄而言,这些所谓的西疆天骄,自然是屁都不算。

    只是,就很莫名的,凌霄心中一直萦绕叶青婵吞噬那道残魂后所说的话。

    这圣州之地,实则是一方囚笼。

    东疆的秘境,属太玄道宗那处最为神秘。

    且其中,确实封印着一双魔神之瞳。

    只是这看守封印的,并非圣教之人,而是天魔旧部罢了。

    而且,这圣州下界之地,亦有强者以自身修为为印,镇压天魔配刃。

    西疆虽为皇朝统治,纷争不止。

    却又有寒月仙宫驻守此处,守护着此地最大的仙迹。

    成仙秘密暂且不提,据说但凡进入仙迹寻宝之人,最终能活着出来的,十不足一。

    这里面的凶险,绝非表面看来的那般简单。

    换句话说,其中是否…又有与天魔有关的造化?

    凌霄目露凝重,看向头顶血月。

    如果,自己猜测为真,可为何,那圣教神主的身份不对?

    他若是上界之人,负责镇守此地,又怎么会猎杀道则妖孽?

    这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一股莫名的不安,悄然在凌霄心底升腾。

    以他的实力,堪称同辈无敌。

    可在圣教面前,却还需小心谨慎。

    毕竟,无论那圣教神主想要做什么,他的实力,必然已无敌此界。

    这一点,从那刀魔记忆里就能印证。

    “嗡。”

    这般想着,凌霄身影突然消失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魂海之中。

    只见一尊道鼎矗立眼前,其中传来的惨叫声,尤为刺耳。

    “神使大人,这灵火的滋味如何?”

    凌霄淡然一笑,道鼎之中,那圣教神使顿时破口大骂,“天魔传承者,你迟早会后悔的,就算你隐藏再久,也终究不可能是神主对手!到时候…”

    “不愧是圣州正道之首,你这份毅力,还真是叫人动容啊。”

    凌霄冷哼一声,手掌猛然一挥,只见那鼎下灵火瞬间大盛。

    恐怖的炙热波动瞬间弥漫而开,而那神使的惨叫声,当即更凄厉了几分。

    “啊!!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神主迟早会察觉到西疆变故,到时候,我看你如何隐藏。”

    “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阴邪,眼眸中亦闪过一抹沉吟,“不过,神使大人,你真以为我在西疆,没有帮手?”

    “嗯?”

    道鼎之中,神使眼眸微凝,心底却突然生出一抹寒意。

    是啊。

    以这魔的嚣张,竟能号令大夏神帝、大周战神为他所用,绝无可能没有帮手。

    毕竟,若非太玄道主神魂降临,凭他区区一个神侯之人,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可,整个西疆,有谁有如此手段,能令皇朝帝主俯首?

    就很莫名的,他想到了一个人。

    或者说,西疆之地,也唯有她有如此实力如此手段。

    寒月宫主,任月盈!

    此人虽是圣教之人,却并未受到重用。

    七品神帝,仅比自己低了一品,却无半分殊荣,甚至连圣教长老都不是。

    而她驻守西疆百年时间,虽身负使命,但也毫无建树,因此还被神主责骂过。

    难道…真的是她?

    她竟投奔了天魔?!

    一切似乎合理了。

    怪不得,怪不得这女人会亲派传人,追随自己找寻叶青婵的下落。

    恐怕她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圣教杀敌,更可能是…监视自己。

    这么想来,当初这天魔传人凭神侯之境,竟然察觉到自己的气息,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好你个任月盈,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与天魔联手,对付圣教!!

    不行,得想个办法,将此事禀报神主。

    否则,圣教将从内部,被这天魔传人侵蚀!!

    而见那圣教神使陷入沉思,凌霄眼中阴邪愈浓。

    脑补,是个好东西啊。

    他想顺其自然地诛杀这位神使大人,又想借机拔掉寒月仙宫,凭他现在的实力,倒不是不行,却也有诸多风险。

    如此,能不能让这两只狗,相互咬一咬,最好是两败俱伤,再由他做个收网的渔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