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26章 快乐舔狗
    “砰。”

    夏枫身影一个踉跄,脸贴地面,直接划出去了数丈距离。

    不是吧!!

    为什么每次我刚一装逼,甚至有些装逼的念头,就会横生变故?

    “我不是叫你躲在阵法之中,不许离开么?”

    刑深的身影从虚空走出,站在古林边缘,神色冷戾地看着夏枫。

    “前…前辈…”

    夏枫从地上爬起,一张脸庞早已血肉模糊。

    只是此时,他倒也不敢表露出一丝怒意。

    毕竟…刑深前辈的愤怒,是应该的。

    他是担心自己暴露了行踪,被正道之人诛杀啊。

    这是,爱的抽打啊!!

    尤其是经过寒清秋的印证,夏枫如今对于刑深更是再没有半分怀疑。

    这头世人眼中凶残狠辣的大魔,对他…是真心关怀的。

    就很突然的,夏枫心底突然生出一丝愧疚。

    “哼,寒月仙宫的大阵已经完全开启,你没机会了,现在就跟我离开西疆,回刑渊山吧。”

    言罢,刑深手掌一挥,卷起滔天魔气,就欲带着夏枫离开此地。

    “前辈!!等一下!!”

    “嗯?你不愿跟我离开?”

    刑深眼中闪过一抹阴森,而夏枫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前辈,我方才遇到寒月仙宫的寒清秋了…”

    “寒清秋?寒宫传人?你们…”

    刑深眼中戒备愈浓,而夏枫突然愣在了原地。

    直到此时,他方才发现,他好像没法跟刑深解释,寒清秋为何要帮他?

    后者愿意合作,是因为知晓凌霄是魔,想要联手进入仙迹将他诛杀。

    可刑深愿意帮自己,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是魔,如果一旦被他发现,自己其实不是魔,下场…

    是不是很绕?

    简单点说,就是,如果刑深知道,凌霄才是真魔,必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自己诛杀吧?

    我…淦。

    我该怎么解释我跟寒清秋的关系,才显得不那么做作?

    就…挺慌的。

    “呵呵,前辈有所不知。”

    夏枫脸上突然涌出一抹哀伤,仰头看向苍穹,眼角似有一滴泪水滑落。

    “在我未暴露之前,清秋…一直在追求我,只是正魔殊途,我怕自己沉沦俗情,也怕有朝一日我们反目成仇,徒增悲伤,所以狠心拒绝了她,没想到…在知道了我魔的身份后,她竟依旧不离不弃…还主动送来了丹药灵符!!”

    说着,夏枫掏出那一枚易容丹与传音符,“所以…我决定接受她,并努力将她拉入我方阵营。”

    “哦?”

    刑深眼角轻颤,这比让你给装的。

    幸亏主上不在,不然怕是你立马就要原地逝世了。

    “这么说,寒清秋愿意做你的内应,帮你打开仙宫阵法?”

    当然了,无论这夏枫怎么装逼,跟他也没有半分关系。

    总归别耽误了主上的计划就好。

    “没错!所以…还要劳烦前辈,到那一日将我送到寒月仙山上。”

    “你就不怕,这是她故意引诱你去自投罗网的圈套?”

    刑深冷笑一声,而夏枫却微微摇头。

    他是苟,但对寒清秋还是信得过的。

    否则这半天功夫,足够她唤来仙宫强者,将他诛杀了。

    “前辈,你不明白,既许一人以深情,就应该…无悔地信任她。”

    夏枫面露严肃,心底却莫名有种满足。

    虽然在寒清秋眼里,他屁都不是。

    可这种装逼的感觉,真的是…快乐的飞起。

    最起码,此时在刑深看来,自己跟寒清秋,即是天造地设,深情不负的道侣。

    舔狗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此。

    只要闭上眼,女神就是你的。

    不,天地都是你的!!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到时候我会送你上寒月仙山,至于是造化还是圈套,就看你的命了。”

    刑深并未多言,转身朝着古林中走去。

    与此同时。

    天殿之上,凌霄坐于案前,轻抿着杯中茶水。

    在其身旁,寒清秋安静而立,沉默不语。

    “都办好了?”

    “公子放心,夏枫已经上钩了。”

    寒清秋俏脸冰冷,恭敬答道。

    “哦,你方才与夏枫说,想杀我,是真心话吧?”

    凌霄放下茶杯,抬头看向寒清秋,嘴角似带着一抹玩味。

    “嗯?”

    就挺突然的,寒清秋美眸微凝,只是最终却摇了摇头,“公子是我唯一能够依仗之人,不论你是仙是魔,只要能替清秋报了大仇,我的命,就是公子的。”

    说实话,在寒清秋心底,并非是真正喜欢凌霄,更像是一种畏惧。

    眼前这个少年,连圣教神使都敢诛杀,这圣州还有谁会被他放在眼里。

    虽然凌霄抹除了她的一部分记忆,却也只是抹除了天魔一段。

    甚至凌霄布置的神魂铭刻,眼下看来,似乎也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很明显,寒清秋心底的恨,极其浓烈。

    浓烈到足够令她舍弃生命、情感。

    当然,对此,凌霄也能理解。

    毕竟,能令此女放弃真身道行,幻化成人,这等执念,堪称恐怖。

    “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该…怎么奖励你呢?”

    凌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阴邪,然后还不等寒清秋反应过来,直接握住她的玉手,拽进了怀里。

    “呜…”

    寒清秋刚欲挣扎,却见那一张清俊邪异的面庞突然俯来,狠狠印在了她的唇上。

    “嗡。”

    灵光闪烁,将两人身影包裹。

    只是隐约间,能够听到一阵阵惊慌压抑的声音。

    渐渐的,整座大殿的温度开始攀升,而少女声音里的慌乱,也化作一声声无力的求饶。

    “哼,凌霄这个坏蛋,居然学聪明了。”

    大殿一角,封灵与宁儿站在石柱后面,遮掩气息,看着那一颤一颤的灵光,眼眸中闪过一抹愤恨。

    “小祖宗,凌霄哥哥和那个寒姐姐在做什么啊?”

    宁儿眼中闪烁疑惑,而封灵却冷哼一声,“他们两个在打架呢,不过是一种很有趣的打法,以前我经常看的。”

    “很有趣的打法?那是…怎么打?”

    宁儿明显有些不理解,眼中疑惑更浓。

    “说了你也不懂,等有机会,我亲自带你看看。”

    封灵恨恨地瞪了那灵幕一眼,最终带着宁儿朝着殿外走去。

    直到夜幕降临,万声俱寂。

    凌霄方才穿着星袍,走出大殿,俯瞰身下域界。

    在其身后,寒清秋俏脸通红,隐隐带着一丝幽怨。

    “公子,若是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等等。”

    凌霄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只乾坤袋,“这里面是一些丹药和灵宝,仙迹开启,其中必有凶险,你也好好准备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