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21章 以死谏之
    “夜儿,你真的让为师,很失望。”

    月筱眸光清冽,月色之下,周身仿佛有银光亮起,恍如仙人。

    此时在她头顶上空,一轮皎月散发神辉,寒彻刺骨。

    BGM,起!

    “白月光,照映在我脸上,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些秘密,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与这月光相比,此时月筱眼中的寒,方才更令人莫名心悸。

    “师…师尊…不是这样的。”

    夏枫眼神凄楚,身影轻轻颤抖着,眼角有泪滑落。

    擦不干,我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滴,天命之子心生绝望,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你告诉我,你到底叫封夜,还是夏枫?!”

    月筱深吸了口气,努力令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

    与此同时,周围山林间,破风声响彻,无数寒宫弟子长老立于远处,将夏枫与刑深的退路尽数阻断。

    “师尊…我…”

    夏枫缓缓闭目,欲言又止。

    若说整个寒月仙宫,他最不想欺骗谁,那就是师尊月筱。

    这个外表冷漠,实则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女人,早已不知不觉印在了夏枫心底。

    对于她,夏枫只有敬,没有一丝的杂念。

    月筱,就像他的长辈,给予他严厉、责备和期待。

    正是因为这种真实的情感,方才打开了夏枫封闭已久的心门。

    可如今,看着月筱眸中的失望,夏枫竟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师尊!!

    弟子真的不是魔!

    你保护的那个人,才是啊!!

    可!!

    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

    一系列的巧合连在一起,成就了夏枫如今摆脱不掉的魔名。

    或许,在师尊眼里,我才是真魔吧。

    突然间,夏枫低头轻笑,笑容哀伤。

    原来,这个世间,真的没有公道可言。

    “扑哧。”

    无尽的憋屈,烦闷,终于压垮了夏枫心底防线。

    他就站在那,口吐鲜血,仿佛忘记了逃走,或者说…

    他倦了,根本不想再逃了。

    “滴,天命之子心生死意,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听到耳边传来的系统提示声,凌霄嘴角,笑容玩味。

    玩累了?

    臭弟弟,你不够持久啊。

    被我盯上,你想死都难。

    凌霄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一旁的山林,再确定元瑶到了之后,方才朝着刑深使了个眼色。

    “夏枫,走!!”

    刑深心领神会,一把握住夏枫肩膀,就欲离开。

    而就在此时,寒月宫主却发出一声冷哼,脚步迈出,周身灵威浩瀚。

    天地,开始有月光浮沉。

    只见那寒月仙山上方,灵阵陡然运转。

    无穷无尽的月芒倾洒而下,宛如一挂银河,将刑深两人身影笼罩。

    “宫主!你听我说!!”

    果然,就如凌霄所料一般!!

    只见元瑶倩影陡然出现在寒月宫主身前,张开双手,将她拦了下来。

    “嗯?元瑶公主,你这是何意?”

    寒月宫主黛眉轻簇,眸中杀意流转。

    说实话,若非寒月仙迹开启在即,她需要这些西疆天骄前去找寻造化,尤其是这元瑶,众望所归,是她最看好的一人。

    否则,此时她已忍不住要出手,将这个大元公主一巴掌抽死了。

    第一次,夏枫仓皇逃窜,你说他有苦衷,我尚且能够理解。

    可这一次,他都带着大魔杀到寒月仙宫了,你居然还准备放他一条生路?

    只是…

    这元瑶在西疆,素有善名,且有众生之力傍身。

    这样的人,她若是杀了,与邪魔何异?

    圣教是狠辣无情,可那也是背地里啊。

    明面上,圣教依旧是人族正义之首,以斩妖除魔为己任,获取众生愿力的存在。

    所以,这元瑶,杀不得!

    “刑前辈!!我们走吧!!”

    夏枫叹了口气,心痛在所难免,可…想要彻底解除这个误会,只有将凌霄诛杀,验证他的魔身。

    总之一切,已是覆水难收。

    他根本无从解释,只能是…先离去,再隐忍,努力变强。

    好在,刑前辈手段通天,擅长空间挪移之术。

    他既能悄无声息的越过寒宫的护宗大阵,想必就能轻易逃脱出去…吧?

    夏枫转头,看着刑深眼中的一丝苦涩,心底猛然咯噔一下。

    您老别闹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

    您别告儿我,你进来的来,出不去吧?!

    “刑老…走吧?”

    “咳咳,我方才试了试,可能是受伤的原因,我得需要恢复一下伤势,才能带你离开。”

    刑深语气凝重,脸色有些莫名的恐慌。

    他哪是走不了,当然是不想走了。

    好戏才刚开场,主角走了,接下来的戏谁演?

    今日,打击夏枫是主要,还有一个次要的环节,是凸显元瑶公主的仁善啊!

    可,就挺突然的,夏枫感觉一股凉意自脚底升腾,很快就到了天灵盖的位置?

    “元瑶公主,我知道你心怀慈悲,可邪魔凶狠,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你要与邪魔为伍?”

    寒月宫主强忍怒意,冷眼看着元瑶,话中深意已不言而喻。

    你若再敢阻拦,我便给你按上魔名,到时,你与魔又有何异?

    “宫主口口声声说魔凶残,可今日…这两人伤了谁又杀了谁?”

    元瑶不为所动,尤其是感觉到一旁,凌霄哥哥眼中的那抹欣慰鼓励,她的心里,就觉多出了许多力量呢!

    霄哥哥,我会记得你跟我说的话。

    与俗世恶毒相比,只要你能理解瑶儿,便是叫我被人唾骂,瑶儿也不后悔!

    “这…”

    闻言,周围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好像今日这两个邪魔,确实没有杀人啊。

    “他们今日是没杀人,可你怎么知道他们平日里没有杀人!再敢拦我,将你一并擒下!”

    寒月宫主银牙紧咬,最终冷哼一声,脚步迈出,朝着夏枫两人掠去。

    开玩笑,这邪魔都跑到她寒月仙山上来了,虽然寒月宫主也不知晓,他们是如何躲过了护宗大阵。

    可…邪魔手段,又岂是常人所能想象。

    一旦今日之事传回圣教,怕是她任月盈多少要担负一个无能之名!

    “宫主又如何知道,他们平日里杀了人?难道就因为他们修炼的功法有些邪异,宫主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人么?”

    元瑶失声惊呼,最终玉手突然抬起,放于自己的天灵盖上,“宫主今日若平白杀人,元瑶定要以死谏之。”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