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20章 肆意拨弄
    “刑老刑老!!是他是他就是他!我的仇人,凌霄!!”

    夏枫神情激动,伸手指向凌霄,险些叫出声音。

    淦!

    这大晚上的,你不乖乖待在殿里,非要跑去后山浪?

    凌霄,你怕不是知道我要来,专门给我送人头来了?

    在其身旁,刑深轻轻颔首,“我知道。”

    “你知道?!”

    就很突然的,夏枫心底似是涌出一丝不安。

    不应该啊。

    这刑老不是来自刑渊山么?

    他何曾见过凌霄?

    “我一看这少年,玉树临风,容颜清俊,周身自有仙意流转,定是人中龙凤,骄中翘楚!”

    刑深语气认真,脸色都莫名带了几分凝重。

    “这…”

    夏枫眉头轻皱,虽然!!

    刑深说的不错,那凌霄长得是英俊不凡,仙风道韵。

    可你这么夸赞一个敌方少年,真的合适么?

    直到凌霄身影走远,刑深竟也未动一下。

    “呃,刑老,他走过去了…”

    夏枫脸色呆滞,愣愣地看着凌霄消失在眼前,最终咽了口口水道。

    “啪!”

    刑深反手一巴掌抽在夏枫头顶,后者吃痛,可死活没发出一丝声音。

    他怕啊。

    虽然这刑深的手段是相当高明,但这里毕竟是寒月仙宫,敌方本营。

    一旦他暴露了身份,不仅魔名坐实,很可能会被仙宫强者一击诛杀。

    逃跑,是需要时间的。

    夏枫很担心,以他的实力,能否在神帝强者面前撑住一息。

    “你当我瞎么?我没看到他走过去?”

    “这…”

    你他…!

    夏枫狠狠咬牙,心底暗骂一声,只是脸上却是一副讪笑模样。

    “走!跟上他!这小子深更半夜跑去后山,肯定有鬼,我们去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话落,刑深身影瞬间朝着凌霄追去。

    而夏枫仅犹豫了一瞬,只能咬牙跟了上去。

    其实,按照他的性格,现在就该立马出手,诛杀凌霄,然后掉头跑路。

    跟上去?

    您老不知道有句话叫,好奇害死人么?

    这里是寒月仙宫啊!!

    您手段是颇为高明,但修为摆在那啊。

    这万一要是惊扰了寒月宫主或是那几位神帝六七品的长老,你怕今夜不是要自投罗网?

    可…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想跑啊!

    可凭我的实力,这头顶的护宗大阵破不开,我总不能大摇大摆地从山门走出去吧!

    淦!

    直到远处,凌霄突然停下了脚步,刑深两人的脸上方才涌出一抹凝重。

    然后,只见那少年突然伸了个懒腰,转头朝着刑深两人看了过来。

    “夏枫!!!你竟然还敢来寒月仙宫!!!”

    此时凌霄的声音,明显以灵力包裹,瞬间传彻百里。

    整座寒月仙宫,灯火通明,就连那头顶大阵上,都亮起了璀璨玄光。

    夏枫神色呆滞地站在原地,同样假装呆滞地,还有一旁的刑深。

    “你这个废物!!!”

    “不干我事啊!我没动啊前辈!!”

    此时夏枫都要哭了,方才他明明拼命遮掩着气息,为何凌霄竟会感觉到他的存在?

    这不合理!!!

    “前辈!!我们快跑路吧,再不跑,怕要晚了!!”

    “哼!!!你且等我片刻,只需一瞬,我便可诛杀此子!!”

    刑深神色一凛,周身顿时有魔意遮掩天际。

    整片古林,瞬息枯萎。

    一股邪异阴森的气息,朝着凌霄包裹而去。

    此时刑深自然也感觉到了那古林边缘的气息。

    以月筱的实力,就算察觉不到刑深的存在,也必然能感觉到夏枫的出现。

    所以,此时的她,早已隐于一旁。

    “圣教弟子,受死!!”

    刑深仰天嘶喝,身外魔芒冲霄,将白月遮掩。

    令人心悸的魔威浩瀚千里不绝,仿佛是在告诉整个寒月仙宫,今夜有魔降临。

    就很莫名的,夏枫总感觉哪里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你说你一神帝大魔,诛杀个十七少年,至于搞这么大的阵仗么?

    你不是应该悄无声息地给予他致命一击,然后带上我跑路,不就完了?

    明明两息解决的事儿,你干锤子呢,非得弄的惊天动地,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魔似的。

    当然,这些话,夏枫也就敢在心里毕毕一下。

    如今他的性命,完全掌握在那刑深大魔手中。

    一旦他舍弃自己,独自逃跑,你猜寒月仙宫的人,会不会放过他?

    我跟他不是一伙的!!!真的不是!!!

    我信你个鬼,你跟他不是一伙的,你一个蝼蚁神将,是怎么跑到这寒月山巅的?

    你怕不是在羞辱我仙宫强者的智商?!

    此时夏枫的心情很复杂。

    他本意,是不想冒此风险,上山诛魔。

    可他不诛凌霄,那刑深就要诛他。

    什么叫欲哭无泪,骑虎难下?

    老子明明是个天命之人,怎么就沦落到了现在这般境地?

    与魔为伍,还偏偏…得假装是魔。

    这正魔两边,都无法解释。

    就好像现在,除了当魔,夏枫已经别无选择?

    怎么回事?

    就好像,身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肆意拨弄着他的命运。

    只是!!!

    一看到凌霄脸上的惊慌,呆滞,这种憋屈的感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哈哈哈,凌霄,我背负魔名又如何?

    今日,只要诛了你,一切就都值得!!

    “嗡!”

    刺耳的嗡鸣声响彻山巅,刑深的身影一闪出现在凌霄面前。

    只见此时,也不知后者是吓傻了,还是被那等滔天魔芒所震慑,竟呆立在原地,躲都不躲!!

    就是这样,刑深老前辈,快一些,再快一些!!

    十丈,七丈,三丈!!!

    可…

    就在刑深的手掌,眼看就要印在凌霄头顶之时,虚空之中,却突然浮现出一道身影,玉手伸出,衍化漫天月光,生生将刑深的攻势,尽数阻拦了下来。

    “轰!”

    恐怖的灵威,瞬间横扫而开。

    方圆百丈之地,山石崩碎,草木成灰。

    空间裂痕如海浪一般,绵延千里。

    刑深闷哼一声,瞬间倒飞而出,口中似有血迹洒落,周身魔气更是萎靡到了极致。

    而此时,夏枫的脸色,早已彻底呆滞了下来。

    他能看到,那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他今晚最不愿意见到的一人。

    寒宫二长老,他的师尊,月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