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19章 夏枫上山
    南疆,一处荒山深处。

    此处荒山遮掩,背靠深海,蛇蝎猛兽横行,人迹罕至。

    只是如此荒凉之地,却有炊烟升腾,似有人家。

    而在那山中幽谷之中,一座座简陋茅屋拔地而起,整齐而列,细看之下,竟有七间,俨然一副世外山村之景。

    此时在那一座茅屋之中,一位身着青衣,面容温和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目视远方。

    在其周身,并无一丝灵波涌动,可他就站在那,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更重要的是,他背在身后的右手,竟少了一截小指。

    “大哥!!不好了!!”

    就在此时,远处山谷之中,突然掠来一道白衣身影。

    来人同样中年面容,一身白衣潋滟,脸庞儒雅,带着几分书生气息。

    此时他的手中,握着一枚魂牌,只是其上再无灵光闪烁。

    “老四,何事如何惊慌?”

    青衣男子眉头轻皱,他们七位兄弟中,除了自己,属老四最为沉稳。

    可看他此时的模样,多少是有些慌张。

    出大事了!!

    “大哥!!三哥的魂牌…碎了!!”

    白衣书生眼眸通红,其中似有泪意。

    而那青衣中年身躯瞬间一颤,握住前者递来的魂牌,久久不语。

    只是眼底深处,却流露一抹极致的冰冷。

    “终于…没能挺过这一关么?”

    当日一战,老三拼着肉身破碎,为自己及其他五位兄弟拖延了一息时间。

    他方才能燃烧修为,助老二布置出乾坤挪移大阵,逃出生天。

    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老三肉身虽破,神魂却不曾熄灭。

    换句话说,老三未死!!

    “大哥!!你之前叫我推算三哥位置,可这数十年来,我只隐隐感觉到他在西方,却始终无法查探准确…可今日一早,我再想施展神机之术时,却发现三哥魂牌已碎!”

    白衣书生眼泪纵横,模样悲伤。

    三哥,是为他们而死。

    这百年时间,六兄弟无时不盼着重聚。

    只是如今圣教专横,为了众人安危,青衣男子从不允许任何人走出山村。

    没想到,当日一别,终究成了永别。

    “大哥!!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白衣书生狠狠咬牙,帝威汹涌,竟是一尊神帝五品的强者。

    “楚儿…出关了么?”

    青衣男子叹了口气,他如何不想为弟报仇。

    只是…

    那神教神主修为恐怖,早已踏出桎梏,根本不是他们兄弟几人所能抗衡。

    否则当初,他们又何必逃至此处,隐姓埋名?

    甚至!!

    为了逃命,他不惜燃烧修为,如今虽有恢复,却已不是曾经那个叫圣州正道闻风丧胆的琴魔。

    忆往昔,琴魔一出,九指轻弹,闻者魂飞,听者魄散,防不胜防。

    可如今,他虽还是神帝,却已…弹不出旷世魂曲。

    因为,他心里有了畏。

    圣教神主!

    圣州七魔,各个绝才。

    大魔温如玉,世称琴魔,以魂为曲,杀人无形。

    四魔简云良,世称书魔,玄黄古书,推衍古今。

    只是如今,原本叱咤风云的大魔,却如凡俗一般,隐居世外,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可…

    他们真的放下了心中宏愿,只图一份清静么?

    显然不是。

    “还没有,这次楚儿突破神侯,必然会引来诸般动静,大哥…我前日卜算,有大敌降临。”

    简云良神色凝重,双眸之中,蕴含杀意。

    能被六魔称为大敌的,只怕是圣教强者。

    “要不要…”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待楚儿出关,那南疆盛事也将举行,到时候…以楚儿天姿,必然能一举成名,得到机会,他若能将南疆诸部族收归手中,圣教…可屠。”

    温如玉名字虽然温暖淡泊,可说出来的话,却蕴含无尽杀意。

    “据说那一部族中,出了一位天之骄女?不知与楚儿相比如何。”

    “呵呵,集我六人之长,放眼圣州,同辈之中也绝无人是楚儿对手!”

    简云良摇头轻笑,提到楚儿两字,眼眸中透露欣慰。

    三十年躲藏,三十年寻一人,二十年教一人。

    如今,六魔所有的希望,都在那楚儿身上。

    “所以,我们现在更不能轻举妄动,只要楚儿能顺利成长,迟早有一日,会完成我们所有的宏愿。”

    温如玉轻叹了口气,一双星眸闪烁耀眼魂光。

    婵儿,你的仇,我一定会报。

    不论付出什么,我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嗯!大哥放心,最多百年,楚儿必然能登顶圣州!”

    …

    寒月仙宫,月凉如水,有枝托夜。

    原本这个时间,寻常修士都已静目沉思,或双休入眠。

    唯独仙宫弟子长老,以月修行,此时方才是修炼时机。

    而在仙山之巅,一座大殿之中。

    凌霄负手而立,看着远处皓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楚天城,基本已经废了。

    如今不过需要一个时机,彻底打碎他的道心,这位天命的道途,就该止步了。

    接下来,夏枫,你准备好了么?

    该是你表演的时间了!

    凌霄缓步走出,朝着后山方向行去。

    那里,有一道隐晦的气息,正端坐在云山之巅,静心修炼。

    对于夏枫而言,整个寒月仙宫,能够打击他道心的,怕也就他的师尊,月筱和寒清秋了。

    只是,寒清秋尚还有使命,暂且不适合与夏枫彻底撕破脸面。

    所以…

    徒儿,你真的是魔?!

    师尊!!我不是啊!!

    你不是?那你怎么与魔为伍?

    我…淦!

    说来话长,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信,总之就是很复杂,不好解释,解释了也没人信!

    我…太难了。

    “嗡!”

    寒宫深处,突然传来一声诡异嗡鸣。

    然后刑深与夏枫的身影凭空出现,隐于山林之中。

    见到眼前熟悉的景物,夏枫眼中顿时充斥一抹震撼惊喜。

    好牛逼的空间挪移之术!!

    最主要的是,这术竟然如此神妙,不仅避开了众人视线,竟然…连寒月仙山的护宗大阵都避开了?

    ???

    就很莫名的,夏枫心底对眼前这位大魔,更加敬畏了!!

    而就在此时,更让夏枫激动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不远处,一道白衣身影缓步走来,朝着深山行去。

    在其身旁,不仅没有强者相随,就连同伴都没有!

    淦!!

    这简直就是…我想睡觉,你就送来了枕头?

    哈哈哈哈!

    凌霄,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你不是挺牛逼么?

    你不是老故意针对我么?

    今晚,我就叫你明白,生不如死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