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18章 辟邪刀谱
    “多谢刀老!!”

    楚天城不疑有他,直接敞开心神,脸上是一抹激动之色。

    如此十息之后,他的眼眸陡然睁开,然后朝着虚空深深拜下。

    “多谢刀老传我绝世功法!!”

    此时在其识海之中,一门刀诀化万千小字。

    刀诀上方,四个金字灼灼生辉。

    “辟邪刀谱!”

    只是辟邪和谱这三个字,方正苍劲,有一种雄浑凛冽之意。

    可为何那个刀字,有些潦草?

    就好像是被人改上去的?

    刀老传我的刀诀,定是上古绝学,可这么看,怎么有些廉价的意思?

    “咳咳。”

    而看到楚天城眼中透露的迷惑,凌霄顿时轻咳两声,“此诀,乃是一门奇学,创建此诀之人,最终成就了无上尊境,只是…”

    “刀老…您倒是说啊…”

    楚天城眼眸微凝,心底突然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安。

    “欲练此诀,必须忘掉女人!!”

    “刀老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

    “不是,城儿,你可能理解错了,你先看看刀谱第一页。”

    凌霄阴邪一笑,而楚天城则是有些茫然地看向那识海中的小字。

    下一刹,眼眸陡然圆瞪,就连脸上,都带着一抹浓郁的惊恐骇然。

    只见在那辟邪刀谱四字之下,一行小字闪烁辉光。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我淦!!!

    这是忘掉女人?

    这他…是剥夺了我做男人的资格啊!!

    怎么会,这世间功法,怎会有如此严苛的条件。

    如果修炼,不是为了装逼和女人,那还有什么意义?

    我从蝼蚁,踏上九天十地,就是一路打副本,打怪兽,腻不腻?

    可…

    “哼!我之所以之前没有传你此法,正是因为这辟邪刀诀修炼苛刻,我本以为,你能乖乖听话,放下感情,没想到…哎,今日若是那凌霄想杀你,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凌霄语气深沉,蕴含责备。

    而楚天城则是哆嗦着嘴唇,久久不语。

    “刀…刀老,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说到底,自宫这事,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若是被人知晓,他堂堂大楚太子,竟然是个无根之人,岂不是成了整个西疆笑话?

    而且,说到底,他想败凌霄,想踏上天巅,还是因为想要得到元瑶的认可。

    刀老说的没错,斩断情丝,说来容易,可世间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

    可…我连男人都做不成了,还修个锤子的仙?

    “那凌霄所修刀诀,至阳至霸,颇为不凡,但…他真正强大的,并非刀诀,而是刀意!如今你想败他,成就天地独尊,这辟邪刀谱,最适合不过。”

    凌霄冷哼一声,见楚天城还有些犹豫,当即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顾虑,可城儿,你已经死过两次了,事不过三,再有一次,你怕是性命难保。”

    “刀老…我…”

    “这刀诀至阴至柔,于这世间大部分霸道功法都有克制,你只要修成,就能以阴柔之力将那凌霄包裹,保准叫他快乐…不对,痛不欲生!”

    “可…”

    “更何况!!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斩断你心中情丝的办法了,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割以永治,才算是真正的解决!再说了,只要你能踏出天地桎梏,修至尊境,断腿断臂都能再塑,更何况是那里?”

    凌霄淳淳诱导,倒是令楚天城渐渐有所动摇。

    是啊!!

    传言中,只要修为足够,别说肉身,就连神魂都可重塑。

    在此之前,受些委屈,受些嘲讽又算得了什么?

    武之巅峰,本就是孤独的。

    高处不胜寒,逆境方才磨砺人心!!

    此时楚天城突然悟了,或许,这就是刀老对我的期许吧?

    他想要的,从来不是我成就圣州最强,而是…九天至强!

    今日,我斩断情…根,自此无欲,一心向道!

    什么凌霄,不过是漫漫仙途中的一块踏脚石而已。

    我该谢他,叫我明白,这世间什么才是真实的,哪些不过是虚幻云烟。

    “刀老!”

    最终,楚天城深吸了口气,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柄长刀。

    “我懂了!”

    “扑哧!”

    没有犹豫,亦没有半分后悔。

    一股鲜血,如柱喷涌,瞬间染湿了楚天城身下长衫。

    只是此时,他的脸上不见一丝痛苦,只是眼角似有一滴清泪滑落。

    我…不是男人了!!

    无尽的屈辱,瞬间充斥心头。

    此时的楚天城,眼眸渐渐变成了血红之色。

    “滴,天命之子道心羞辱,有化魔迹象,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听到系统传来的提示音,凌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笑意。

    短短一日,这位西疆第一天骄,就几乎将自己玩废了。

    如今他的身上,还剩下两千五百气运,不过…

    很快,凌霄就会叫他明白,什么叫根与情皆失。

    “哎,城儿,你也不必太难过,只要你能修成这辟邪刀谱,杀那凌霄绰绰有余!不过此诀晦涩难懂,你切不可心急,更不可在人前施展…毕竟…有些阴邪。”

    凌霄最后提醒一句,而楚天城只是轻轻点头。

    今日一切,皆是拜凌霄所赐。

    如今,他只盼能尽快修成此诀,诛杀此贼,方才能解心头之痛!!

    “那城儿,你安心修炼吧,我先藏起来,等到仙迹开启之日,我会找机会混入其中,帮你争夺造化。”

    “多谢刀老。”

    楚天城起身,朝着虚空一拜,久久未起。

    直到殿中再没有一丝动静,楚天城方才从地上捡起一物,嘶声痛哭起来。

    大殿之外,凌霄听到其中传来的悲痛声音,嘴角扬起一抹阴邪。

    叫你装逼,叫你抢女人。

    这就是代价!

    直到夜幕降临,楚天城方才渐渐平静了心绪,认真修练起辟邪刀诀。

    只是!!

    这一修炼,却令他原本卑微的内心,突然又澎湃了起来。

    刀老不是说,这门上古刀诀,晦涩难懂么?

    为何我随便一看,就全都领悟了?

    说到底,此诀乃是世俗武林之物,于仙途而言,怕是连最基础的功法都比不上。

    可…

    以楚天城对刀老的信任,又怎会想到这些。

    只见此时,前者容光焕发,面色红润,心底暗暗叹息一句,我楚天城,不愧是刀道奇才!

    凌霄,你给我等着,待我修成此诀,定斩你于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