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16章 圣母补刀
    “南疆,看来是个好地方。”

    凌霄周身魔意散去,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中。

    只是如今,眼前的韭菜还未收割,多想无益。

    如果这六位大魔当真收了一个徒弟,很明显,此人必是天赋卓绝,手段恐怖。

    如此,气运也将更加恐怖。

    淦!

    本想去南疆吃点海鲜,没想到又给我上了一盘韭菜?

    也罢,生蚝配韭菜,烤着吃,据说更配哦。

    不过,在此之前,楚天城,我的好徒弟,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多的问号和不甘?

    寒月仙山,天骄寝殿。

    楚天城躺在软塌之上,茫然睁开了眼睛。

    此时他身上的气息,虽有些萎靡,却不显虚弱。

    有凌霄赐予的四品丹药,这楚天城的伤势,根本不值一提。

    当然了,他身上伤势无碍,可不代表道心裂痕会消失。

    尤其是,如今元瑶已明显对凌霄有了好感,如此…这位天命圣母的安慰,必然会更加诛心。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

    呵呵,我凌霄,最擅长的是什么?

    玩弄天命之子?

    不不不,我只是想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他一点帮助,一丝希望。

    你以为你到了地狱?

    别紧张,宝贝,我来了。

    我会耐心地告诉你,地狱,不止有一层!

    “楚兄!你醒了!!”

    就在楚天城呆楞无措之时,身旁突然传来了一声甜美女音。

    楚兄?

    有那么一刹,楚天城以为,是西疆哪位暗慕自己的骄女,在偷偷地照顾自己。

    可…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不应该啊,瑶儿从来不会喊我楚兄的!

    直到楚天城偏头,看向床榻旁站着的那一道清丽笑颜,一双眼眸陡然圆瞪,就连嘴角,都隐隐有血迹渗出。

    我…淦?

    我西疆同辈无敌之时,你叫我天城哥哥?

    我今日刚败,就成了楚兄?

    就很突然的,楚天城心底一凉,总感觉头皮发痒,浑身刺挠。

    “果然,霄哥哥的丹药当真神妙,楚兄的伤竟然一日就痊愈了。”

    元瑶巧笑嫣然,面目温婉。

    凌霄的一刀,威势无两。

    外人看来,就算楚天城外表并无伤势,但多半是…装的。

    否则,他晕个锤子!

    可,如此重的伤势,楚天城竟然一日就痊愈了。

    这说明了什么?

    楚天城天赋异?

    当然不是,这说明凌霄哥哥的丹,珍贵恐怖啊!!

    可元瑶话音刚落,却见眼前楚天城两眼一翻,险些晕死过去。

    霄哥哥?!

    丹药?什么丹药?

    “瑶儿,你说什么…什么丹药?”

    楚天城深吸了口气,勉强压抑下心底震怒,尽量让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

    “哦,楚兄有所不知,方才你被霄哥哥一刀斩昏,是他拿出丹药,救了你,否则楚兄怕是要…气绝身亡了!”

    “什么!!”

    楚天城眼眸圆瞪,直接起身坐在了床榻之上。

    碎我幻刀,踏我尊严,夺我女人,这凌霄居然还救我性命?

    “扑哧!”

    这一次,楚天城没能忍住到了嘴边的鲜血,直接喷了一地。

    “滴,天命之子心生怨恨,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楚兄!!你怎么了!!”

    元瑶神色一慌,赶忙从乾坤袋里找出数支玉瓶,倒出四五枚灵气氤氲的丹药,然后一手扶住楚天城的后背,一手将药喂到了他的嘴中,“楚兄!吃药啦!霄哥哥说了,你的伤势并无大碍,吃下他的丹,修养两天应该就没事了。”

    霄哥哥!!霄哥哥!!

    一口一个霄哥哥!!

    元瑶,难道十年感情,当真比不过一个初见之人?

    可,又很心酸。

    方才她找灵药的惊慌,不似作假!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心底其实还是在意我的!

    只不过…弱是原罪。

    就像刀老所言,这世间本无仙魔。

    谁站的高,谁就拥有选择身份的权利。

    自然法则,谁更强大,谁就会有…优先择偶权!!

    瑶儿,我不怪你,怪就怪我…不够强,不够硬!

    我的刀,斩不动凌霄!!

    “瑶儿…对不起…”

    楚天城茫然摇头,心意烦乱。

    尤其是凌霄最后斩出的一刀,虽不至于将他的道心彻底斩碎,却也已经到了崩碎的边缘!

    幻世已碎,他的道,在何方?

    当然,与寻常的天命之人相比,这楚天城毕竟是跌倒过一次的人。

    所以冷言讥讽什么的,对他而言已无打击。

    只是,凌霄的强大,令他感觉无比的压抑。

    那一道白衣倦潋的身影,就像一座大山,压的他喘不上气来。

    可!!

    那又如何?

    当初他被族兄陷害,全身经脉尽断之时,不也曾如此彷徨无措么?

    最起码这一次,他的修为尚在,瑶儿也不曾真正离去!

    我还有机会!!

    刀老说过,这个世间,所有不能杀死你的磨难,终究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我于同辈,已是无敌,没想到今日,竟意外找到了动力!!

    凌霄,今日一刀,我必偿还。

    到时,我会亲手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滴,天命之子道心坚韧,将魔看作踏脚石,受天道庇护,气运增加500点。”

    “楚兄?楚兄?”

    看着眼前陷入呆滞的青年,元瑶黛眉轻簇,眼中担忧更浓。

    她是想跟楚天城划清界限,早日将一心献给霄哥哥。

    可她的模版,就注定了她看不得一丝磨难痛苦。

    “其实…楚兄,你不必如此低落的,以霄哥哥的实力,怕是整个圣州年轻一辈也无人是其对手,像他这样的人,同辈皆是蝼蚁,又怎么能会轻易被人打败?你输给他,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呢。”

    元瑶轻声安慰道,本意并没有一丝嘲讽。

    可但凡天命,各个心傲,又怎会承认自己不如他人?

    尤其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贬低,更是令楚天城刚刚稳定的道心,险些又碎一地。

    “扑哧。”

    “而且,楚兄,我已跟霄哥哥商量好啦,待进入秘境,我们三人同行,他会庇护你的,有霄哥哥照顾,你肯定没事的啦。”

    “扑哧。”

    楚天城狠狠…将到了口中的鲜血重新咽下。

    我!!楚天城!!

    何须他人庇护!!

    “楚兄?楚兄?看来你的伤势还未彻底恢复,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安心静养几日,寒月仙迹应该很快就要开启了,到时候我再来唤你。”

    元瑶轻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楚天城一眼,“楚兄,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不论你被多少人鄙视,唾骂,我都不会!在我眼里,就算你一败涂地,被人碾压,还是我的…兄长!瑶儿会保护你!”

    原本深情的一段话,此时从元瑶口中说出,多少是有些不对劲。

    我就输了一场比武,怎么就一败涂地了。

    还有,我不就输给凌霄了么?

    你也说了,整个圣州同辈之人也无人是其对手,我他…怎么就受人鄙夷嘲讽了?

    我怎么感觉,就你一个人在鄙夷我?!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