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97章 夏枫修为
    西疆中央,寒月山下。

    此处秀林成行,清风徐雾,神虹浮霄,仙音袅袅,一副世外之景。

    此时有一道身穿白衣的青年,从山间走来,朝着峰顶一座金殿行去。

    青年一身白衣,身材挺拔,周身气息雄浑,竟已是神将四品的强者。

    没错,此人正是毁容拜入寒月仙宫的大夏皇子,夏枫。

    自从被凌霄陷害,扣以魔名,夏枫行事,愈发低调沉稳了一些。

    只是沉稳归沉稳,如今的夏枫,脸上却再不见以前的苟意,竟隐隐有几分霸势。

    倒不是他突然转变了性子,而是在师尊月筱长老的严苛下,他的庚金道则更加雄浑恐怖,无形之中,改变了他的气质。

    庚金之道,在于一往无前。

    若想圆满大成,必须要有与天地争锋之雄意。

    更何况,经过这一月相处,夏枫也是发现,寒仙子似乎对自己,格外的关注。

    不仅时常遣人刁难,甚至有时还会亲自动手教训他。

    可…

    这非但没有令夏枫觉得挫败,反而令他隐隐觉得,这是一种试探,一种讯号。

    是寒仙子在意他的一种另类表现。

    毕竟,以仙子姿容,所选道侣必是一方少年天杰。

    她只是在敦促自己修行,考验自己耐性。

    是啊。

    似寒清秋这般妖孽仙子,又怎么会喜欢懦弱隐忍之人。

    虽然!!

    夏枫从来不觉得苟是错的,只要站在天巅,过往一切,皆为浮云苍狗。

    可就很莫名的,只要看到寒清秋,看到她那一双别有深意的星眸,夏枫就觉得,自己要行,要碾压一切敌,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清秋啊!

    你放心,只要此行我能诛杀凌霄,这世间,将再无人是我敌手。

    重生一世,其实夏枫本心里,是有心魔的。

    凌霄毕竟是他的杀身仇人。

    不诛此人,他道心难圆。

    只有亲手报了血仇,除了大患,他还苟个锤子。

    老子,就是天命所归!!!

    山道两旁,偶有弟子经过,看向他的眼神里,明显带着一抹鄙夷。

    “瞧,这丑比是又准备去找寒师妹了?”

    “噗嗤!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吓都能把人吓死,天天竟想好事儿。”

    “就是!要不是仗着月筱师叔,凭他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如何能进得去寒月仙境。”

    众弟子神色讥讽中带着一丝羡慕,抬头看向深山中那一道连通天地的神柱,眼眸中皆涌现一抹贪婪。

    仙迹现世,而且比以往出现的,早了整整一年。

    据门中长老所说,这般异象,或许预示着此次仙迹之行,会有大造化出现。

    只是,寒月仙宫历来有所传统,但凡进入仙迹之人,必须是神将层次的弟子。

    而且,皆由各大长老推选。

    夏枫入门虽晚,却已是月筱真传,又是道则妖孽,所以此地仙迹之行,有他一席之地。

    当然,就算如此,寒月仙宫中,依旧有弟子觉得这夏枫,不过是占了月筱嫡传的便宜。

    什么狗屁道则妖孽,神将天骄。

    听说前几日名为封夜的弟子被一名初踏神将的内门弟子大败。

    当然,那场大战,寒清秋不在现场,否则这群龙套弟子必然能看到另一个威武雄壮的封夜师弟了。

    没办法,天命之子的特殊待遇。

    做好事不留名,实力永远被低估,走到哪都能被各种龙套嘲讽。

    而身为一个龙套,也总有一种错觉,就是天命之子能干的,我都能干!

    我比天命之子更行!!

    一压一扬,反转打脸,爽文精髓。

    学到了么?

    “封师弟,又去找寒师妹啊。”

    远处殿前,突然走来几道身影。

    为首一人,一身白袍绣画祥云,容貌俊秀,气质丰雅,乃是寒月宫主嫡传弟子,王天铎。

    若论战力,这王天铎其实比吕云更强一些,神将六品,虽未领悟道则,但一身寒月神功早已修炼的炉火纯青。

    当然,吕云之所以被寒月宫主看重,是因为他的天赋和对丹道的领悟。

    只可惜,后者现在正吃着仙草拼命在凌霄域界中炼丹拼业绩呢。

    过往辉煌,终究是一场美丽云烟!!

    如今寒月宫主一脉,寒清秋为仙宫传人,而这王天铎,则是同脉大师兄。

    大师兄丢了,二师兄上位了!

    “王师兄!!”

    夏枫眼眸微凝,还不等王天铎走来,竟已俯身拜了下去。

    见此一幕,山间众弟子脸上讥讽愈浓。

    你看看,这是一个少年妖孽该干的事儿么?

    这世上哪个妖孽天骄,不是一副冷傲沉稳的模样?

    可偏偏这夏枫,走到哪苟到哪,唯独在寒清秋面前,装出一副淡然绝世的模样。

    虚伪!!

    小人!!

    无耻!!

    “噗嗤,王师兄,你看这封夜,好像一条狗啊。”

    王天铎身旁,还跟着几名真传弟子,看向夏枫的眸光中,蕴含冷意。

    寒清秋,西疆三亿少男的梦。

    寒月仙宫七千男弟子眼中的那抹皎洁月光。

    这封夜算个锤子的东西,凭什么他一来,就得了仙子“青睐”?

    虽然这份青睐,属实有些怪异。

    可不得不承认,哪怕被寒清秋羞辱,对于这些弟子而言,也是一种享受,一份尊荣。

    甚至近几日,寒月仙宫开始流行一种不良风气,自毁容貌。

    有几名弟子狠心割伤了脸庞,跑到寒秋清面前卖弄,却被仙子直接无视。

    凭什么?

    这封夜到底有何特殊之处,能令寒师妹侧目?!

    噗嗤!

    当然,若是让这群弟子知道,他们眼中的殊荣,不过是凌霄想要弄死这位天命之子的谋划,恐怕…他们还是愿意的。

    寒秋清!!

    我辈修士毕生努力的向往,得不到的梦,触不到的痛,深入骨血的甜蜜蛊毒!

    当然,若是没有凌霄这个反派大魔王,这夏枫倒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

    重生之人,气运恐怖,又知晓这方世界的运行规则。

    或许有朝一日,他也会走上那条与圣教为敌的道途,甚至在秘境中,救寒清秋于危难之中,得骄女芳心。

    (此处可参考林锡、念青筠相识一段,再多说有水字嫌疑。)

    只是可惜,他的姻缘,注定与他无缘了。

    “住口!怎么跟封师弟说话呢!这哪里像狗,狗不该张着嘴,怂拉着舌头么?”

    王天铎冷喝一声,眉间似有阴沉。

    作为寒清秋的师兄,王天铎对于前者自然是仰慕已久。

    作为寒月仙宫如今的大师兄,当然要有被天命师弟踩踏的觉悟。

    不然,你不上我不上,天命之子怎么装逼打脸?

    不打脸,怎么让读者大爷们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