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94章 算计到死
    “萧将军…无魄公子的尸体…”

    胡衍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萧北伐。

    说实话,如今大秦皇朝,秦无双虽为帝君,但真正掌控生杀的,还是这位先皇死忠,护国战将。

    “哦,挖个坑,埋了吧。”

    萧北伐淡然一语,转身离去。

    他虽不知晓,这秦无魄是怎么死的。

    但当日这位帝君胞弟,确实邀请了凌霄进宫赴宴,后者也去了。

    然后,帝宫惊变,邪魔现世,秦无魄莫名其妙就陨了。

    若说此事跟主上没有一丝关系,萧北伐自然不信。

    当然,这种事如果主上去做,难免会惹秦无双不开心。

    一个成熟的属下,就该帮主上背好所有的锅。

    一个成熟且聪明的属下,就该找人帮主上背好所有的锅!!

    “挖个坑?埋了?”

    胡衍眼眸微凝,心底突然生出一丝悔意。

    淦!

    我他…多什么嘴,你说挖个坑埋了,我到底埋不埋?

    不埋,得罪萧北伐。

    埋了吧…等帝君问起,她会不会把我一块埋了?

    我就一个天官,没屁事看看星象,算算国运,一点实权没有。

    这俩人,谁也得罪不起啊。

    “啪!”

    就很突然的,胡衍突然伸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而待感觉到远处萧北伐略有些阴森的眼神时,当即讪笑一声,“呵呵,将军说埋了,那便埋了…”

    大秦后殿。

    凌霄揽着秦无双走入寝宫,眼眸中尽是温和。

    只是此时,他并未着急动手,而是神色认真地看着秦无双道,“无双,我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是关于无魄的吧?”

    秦无双叹了口气,俏脸上闪过一抹悲伤。

    自从父王意外身陨,镇南王府满门被屠,她一直将秦无魄当成是活着的唯一希望。

    可如今,秦无魄陨落,她竟仿佛没有太过悲伤。

    凌霄眉头轻挑,心底却有了些许猜测。

    以秦无双的聪颖,怕是自己已经脑补了许多事情。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给她一个顺理成章的借口,叫她彻底解开心结。

    “不错,无双,你该猜到了吧?其实无魄…”

    “早就被那邪魔控制了。”

    还不等凌霄把话说完,秦无双已经苦笑着道。

    此时她的眼中虽有泪水,却不似之前那般悲伤。

    没错,秦无双已经猜到了。

    自从凌霄跟她说了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的心底就已经对秦无魄起了疑。

    弟弟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她的身旁,又是从哪捡来了那般诡异的邪术?

    况且,当日秦无魄死在大殿之外,临死前却莫名喊出了凌霄的名字。

    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阴谋。

    那邪魔既然能掌控父王、秦皇,又怎么可能无法掌控他们姐弟?

    而秦宫当年剧变,所有叛者皆轻易暴露,被萧北伐率领血卫诛杀。

    最终获利的,竟然她!

    什么一统西疆可助其续命,不过是那邪魔看中了自己的弱点,故意引诱。

    而他只需躲在阴暗处,就能坐享一切尊荣。

    现在想来,秦无双突然觉得自己当时好傻,好天真。

    这般歪道邪理,她居然都信以为真了。

    不过!!

    好在她遇到了凌霄,揭开了那邪魔的面具。

    否则,一想到西疆将落入一头邪魔手中,秦无双就觉得遍体生寒。

    说到底,她虽冷漠高傲,本心里却非大奸大恶。

    所以,她做不了那遗臭万年的罪人。

    “哎,都怪我没能早些回来,害你一个人支撑着大秦,不过无双,你放心,以后有我,你再无需一人背负苍生。”

    凌霄伸手,轻轻地将秦无双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侧脸轻轻摩挲着她的青丝。

    “凌霄,有一天我会不会也像失去他们一样失去你?”

    秦无双声音有些疲惫,整个人瘫软在凌霄怀中。

    “西疆并不是我的仙途尽头,所以…大概我也会去往更广阔的天地,无双,我没法承诺你什么,但我会,将整个西疆…送给你。”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只是眼眸中的阴森倒也不曾掩饰。

    其实此时,他有把握令秦无双敞开魂海,种下魂印。

    可一旦他那么做了,秦无双就将变成他的奴,魂海中会留下他的印记。

    一个毫无气运的女人,只会影响我去往天地巅峰的脚步,增添我魔身暴露的风险。

    我凌霄,向往自由,向往无拘无束,亦向往季羡林老先生日记本里的一句话:今生我只希望…

    所以,秦无双大概只会是路途中的一场美景,一段良辰。

    西疆一统,她为女帝,颂我真名,助我愿力傍身。

    到时,就算圣教之人察觉到西疆变故,遣人前来,也绝对无法从秦无双身上找出任何关于魔的蛛丝马迹。

    至于夏皇…

    呵呵,你觉得,我会叫夏辰的后世子弟享受荣光?

    幼稚!!

    只要秦无双顺利执掌了西疆帝位,夏皇什么的,也就算是耗尽了最后的光热,随时可杀。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守着你的疆土,等你归来。”

    秦无双缓缓闭目,玉手紧紧抱着凌霄,耳尖升起一抹红晕。

    “无双…”

    见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凌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阴邪,主动将秦无双抱起,朝着一旁床榻行去。

    只见此时,秦无双只是闭着眼眸,红唇轻抿,明显一副紧张模样。

    “你真美…”

    四唇相对,秦无双娇躯轻颤,却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整座寝殿,突然春意盎然。

    伴随着阵阵衣衫落地的声音,那一道修长匀称,堪称完美的身体顿时出现在了凌霄面前。

    整整一夜,寝殿之中,掌声雷动,不止不休。

    不得不说,这神帝体质就是强健,耐…,远非神将之人可比。

    可即便如此,如此反复,最终秦无双依旧是痛苦求饶,满目悲楚。

    直到天际洒落红阳,两人才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轰!!”

    夜幕降临,整座大秦帝宫,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凌霄眼眸微凝,身外星袍凝聚,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大殿之外。

    下一刹,他的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此时,在那不知几万里的夜空之上,一道通天神柱连通天地。

    其上银芒酌目,浩瀚无穷,如银河落世,衍化一座座神宫浮屠,恍如仙迹。

    即便相隔万里,凌霄耳畔亦有道音响彻,悠然飘渺,令人心生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