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93章 部署南疆
    域界,偏北一处宫殿前。

    凌霄身影凭空出现,下方顿时有数十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涌来,恭敬而立。

    此时他们站在凌霄面前,脸色皆是一片漠然,如同雕塑,不曾发出半分声响。

    “你等前往南疆,凭各自的实力,找寻机缘,拜入势力,然后等我号令。”

    话落,只见那六十位青年天骄瞬间躬身一拜,随着凌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南疆之地,凌霄是不曾去过。

    但据说此处,乃是无尽海域,虽有人族聚居于此,但多是些荒蛮异族,修的也非道途,而是些阴邪蛊术。

    当然,真正占据南疆主宰之位的,是蛟人以及众多海族。

    这些海族,有些蕴含洪荒血脉,底蕴悠远,却不可离海域太久。

    否则,如今圣州的主人,也未必就是人族。

    当然,海域中虽有无数异宝,但对于人族而言,却风险太大。

    所以这些年,圣教对于南疆的掌控相对来说要松散一些,可见此地凶险。

    这六十暗卫,皆由叠影教导,天赋极佳,甚至有几人身怀气运,又擅长隐匿暗杀之术,由他们先入南疆,但凡有三五人站稳脚跟,对于凌霄而言,也堪称臂助。

    哪怕就算他们皆陨落在南疆之地,大不了就再找一批过来训练好了,称不上损失。

    况且,南疆既被圣教忌惮,其中定有一些强者高人。

    从寒清秋与九幽口中,凌霄已经知晓,圣教这百年以来,一直在猎杀身怀道则的天骄妖孽。

    南疆异族众多,又不受圣教掌控,说不定其中会有一些生长旺盛的韭菜。

    我去不去是一回事,但是反派嘛,做事一定要滴水不漏,未雨绸缪。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六十暗卫,并未被凌霄直接控制,他们魂海中不存在魂印,也就没有暴露的风险。

    只是他们的一缕神识握在叠影手中,倒也没有背叛的可能。

    如此,南疆可图。

    大秦皇宫,正殿之前。

    秦无双一身帝袍,负手而立。

    七日了,整整七日。

    她就这样站在殿前,看着苍穹,似在等待何人。

    在其身后,胡衍、严正、萧北伐沉默而立。

    更远的地方,无数禁军侍卫手握长刀,严阵以待。

    “帝君,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无魄公子的尸体都要臭了!”

    胡衍叹了口气,一双苍老的眼眸中有些担忧。

    当日凌霄与那邪魔同时消失了踪影,再未出现。

    他们三人虽诛杀了三道魂奴,可…

    能够拘三帝为奴,那邪魔的实力又该强横到了何等境地?

    凌霄是天赋异禀,甚至一眼就看出了那猫兽的诡异。

    可他终究只是一个十七少年,修为最多在神将境界。

    如此又怎么可能是那邪魔的对手?

    秦无双轻轻一叹,几日时间,俏脸已见疲惫。

    当日她亲眼看到父王神魂被炼为魂奴,痛心不已。

    可毕竟父王陨落已有十年,她心中的悲愤是真的,却已不再剧烈。

    这个世上,没什么比突然间的失去最令人崩溃。

    秦无双经历了一次,可那时,无魄尚小,她肩负责任,不敢轻生。

    没想到,十年后,她又经历了一次。

    对于凌霄,秦无双有种复杂的感情。

    从最开始的戒备,到后来产生的依赖。

    那个少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蕴含阳光,叫人心底温暖。

    甚至!!

    秦无双真正想过,待打下西疆,助无魄登临帝位,就与凌霄成婚,放下江山,放下仇恨,安稳一生。

    只是一转眼,所有希望,尽化失望。

    她又一次失去了心中唯一的盛阳。

    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很累。

    “帝君…”

    “葬吧。”

    最终,秦无双眼角划落一滴清泪,满头白发愈显苍凉。

    她如何不知道,那邪魔的恐怖。

    凌霄此去,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可她不愿相信,或者说不敢相信。

    因为,一旦她最后的希望破碎,她的道心,就将彻底破碎。

    邪魔未诛,她…不敢死!

    凌霄,你真的…不回来了么?

    你说过的,要打下西疆,作我嫁妆的。

    难道你是骗我的?

    秦无双缓缓闭目,面容凄美。

    只是!!

    就在她眸中最后一缕光明即将消失之时,在那虚空之上,却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清俊挺拔,飘然似仙。

    秦无双心底苦笑,以前只听闻,心中所念,梦中所见。

    没想到我秦无双,竟也有思人成疾的一日。

    “龙主!!!”

    可,还不等她悲苦太久,在其身后写,萧北伐的声音突然响彻。

    而秦无双俏脸上的悲伤,几乎瞬间消散了干净。

    睁眼,恰见那一双如阳温眸低头看来,四目相对,秦无双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弧度。

    “凌霄!”

    “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凌霄身影从天而落,站在秦无双身前,伸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净。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陨落的!!”

    此时的秦无双,再也顾不上什么帝王威仪,整个人扑进凌霄怀里,放声痛哭道。

    “那邪魔阴险,费了些手脚,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凌霄摇头苦叹,声音愈发温和,只是眼中却闪过一抹玩味。

    好像…又能开心地运动了呢。

    自从叶青婵走后,他已经许久没有锻炼身体了。

    俗话说,生命在于运动,为了我的身心健康,今晚我决定,运动整夜!

    秦无双无助点头,却再未张口,紧紧地抱着凌霄,生怕他会凭空消失一般。

    “邪魔已诛,无双,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嗯?”

    秦无双美眸微凝,尤其是凌霄眼中的那抹贪婪,更是令她心底莫名有些惊慌。

    当初是她亲口说的,只要凌霄找出邪魔,报了父仇,她便以身相许。

    可如今…

    人家也没想过这么简单的,但既然许下了承诺,不就是欠下的债么?

    我秦无双虽冰冷无情,但平生最不喜言而无信之人。

    “都…都依你…”

    “好。”

    凌霄淡然一笑,怀抱秦无双,朝着大殿方向走去。

    两人身后,胡衍、严正面面相觑,神色苦楚。

    帝君,您弟弟…都快放臭了。

    您要不要…先把正事给办了,再去办其他事儿?

    嗯?

    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