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91章 丹帝臣服
    “丹老。”

    凌霄身影从天而降,站在丹老身前。

    尤其是此时后者脸上的那抹霸势,更是令他莫名有些好笑。

    很明显,这位丹道神帝,此时八成是在想屁吃。

    重获自由?

    受人敬畏?

    不存在的,落到我凌霄手里,你最多就是一个丹奴。

    就是那种…炼不死,就给我往死里炼丹的工具人!!

    “羽儿!!”

    丹老眉头轻皱,有些意外地看了凌霄一眼。

    丹老?

    果然啊,三年不见,感情还是生分了啊。

    不过看羽儿如今的实力背景,恐怕是已回大秦继承了帝业。

    而在他这个年纪,自然是看重颜面的。

    如今自己就是一道魂体,被鬼无魄折磨的不成人样,当着两位神帝的面儿,确实有失师者仪容。

    羽儿!!

    我理解你!!

    别说丹老,你就算喊我史丹帝,师尊也不会怪你的!!

    现在的你,乃是大秦帝主,万人之上,而为师要做的,就是默默地站在你身后,助你踏平西疆,成就大统!!

    “那鬼无魄手段恐怖,如今虽被我诛灭,但…”

    凌霄愧疚一笑,欲言又止。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而丹老却有些不解地盯着眼前的弟子,别说,现在的羽儿,变化还真是蛮大的。

    这么近距离地看,当真是没有了一丝以前的痕迹。

    只是!!

    他的容貌是变了,恐怕多半是为了隐瞒身份。

    可他身上的灵火波动以及手指上的石戒都是对的。

    方才,他又那般果决地保全自己性命。

    除了我的羽儿,还有谁会有如此孝心?

    “羽儿,有什么话,还不能跟为…我说?”

    “丹老,鬼无魄邪魔之身,心思叵测,您被他囚禁了这么久…呵呵…您能理解的吧?我想…查探一下您的魂海,以免…”

    凌霄脸色为难,眼神甚至有些愧疚。

    他虽不知晓,鬼无魄为何没有给丹老种下魂印,但想来多半是因为,这老东西的魂海,不一般。

    “当然,如果丹老不愿,或者不相信我,那便算了。”

    “我怎会不相信你!羽儿!你的谨慎你的坦荡,都令我很欣慰!”

    丹老摇头一笑,眼中充斥笑意。

    羽儿,你真的长大了。

    为帝者,就该有此防备。

    这条帝王路,艰难险阻,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人迫害诛杀,万劫不复。

    尤其是如今,你修为尚低,怕是觊觎这九五之位的,大有人在。

    此时凌霄的要求,在丹老看来不仅合情合理,更说明他这三年,愈发成熟稳重了。

    无论是皇朝帝主还是绝世天骄,都该有此觉悟。

    羽儿,我看好你吆!!

    “来吧!羽儿…我准备好了。”

    丹老温和一笑,自行撤下魂海封印,目光慈爱地看着凌霄。

    而后者当即不再有丝毫犹豫,眼中魂光陡然璀璨,直接没入了其魂海之中。

    畅通无阻,甚至为了避免神魂反噬,丹老更是极力地压制着自己的神魂威势。

    直到一缕魂光陡然灿烂,转而化做一方小印,消散在其魂海之中,丹老的脸上,方才露出一丝淡淡的疑惑。

    卧…槽?

    方才那种波动,怎么…有点奇怪?

    还有,魂海中多出的这道莫名的感应是怎么回事儿?

    此时这位丹道大能似乎有种错觉,他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被人给掌控了?

    难道…不可能…怎么会?

    羽儿真的被那魔炎掌控,成了邪魔?

    “羽儿…你…”

    “丹老,你炼制的七品丹药,很合我意,我建议炼不死,你就帮我往死里炼,当然,在我这里,你想死都难。”

    凌霄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远空,“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灵圃。”

    “是。”

    丹老眼中魂光一闪,心底虽有万般疑惑,可到了嘴边却成了一句,“主人。”

    原来…

    羽儿!

    是为师害了你!!

    若非我将那魔炎封印在你体内,你又怎会变成如今的邪魔?

    魂印之法,阴邪诡谲,绝非正道之人所能掌控。

    可…

    昨日因,今日果。

    终究最后,还是他史丹帝,一人默默承受了所有。

    被徒儿种印成奴!!

    呵呵,羽儿,虽然你如今成魔,可为师真的一点都不怪你。

    因为,这个世间的法则是,强者为尊。

    为魔又如何,只要你能站在天巅,就未负师尊厚望!!

    两人身影从天而落,却见韩站等人各自捧着一尊药鼎,正闭目炼丹。

    丹老微微蹙眉,语气冰冷地道,“胡闹,这聚灵丹岂是这么炼的?”

    “嗯?”

    听到声音,那一众药殿弟子顿时茫然睁眼,一个个无精打采,神色涣散,显然已到精力极限。

    “拜见主上!!”

    韩站仓皇起身,朝着凌霄躬身拜下。

    而后者只是神色漠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丹老,“这位,乃是西疆丹帝,日后炼丹之事,由他一人掌管,你只需种好药材,其他的不必插手。”

    “西疆丹帝?难道是…史丹帝?!”

    闻言,一众西疆天骄脸色顿时一愣,转而化作一抹震惊之色。

    主上…牛逼!

    看这丹帝模样,明显是已臣服。

    可以这位在西疆的身份,连皇朝帝主都要向他俯首躬身,何曾见过他如此卑躬?

    就很突然的,原本韩站心底的一丝不甘,悄然消散而去。

    他本就是一个山野少年,毫无天赋、毫无根基。

    偶尔得到了一块仙牌,踏上修行之路。

    虽说这仙牌神力霸道,但前提是…你得有灵材才能发挥其作用啊。

    以前,韩站只能在山野间寻些山参灵芝,再用仙牌催化服用。

    可自从跟了凌霄,他方才明白了,何为灵材、何为底蕴。

    短短数月的时间,他的修为竟已迈入了破妄中期。

    在这以往,是根本不敢想象的速度。

    虽然现在,韩站少了几分自由。

    可在问仙宗时,他也是如此被师尊逼迫着种药,炼丹,只能在夜里偷偷修炼。

    就…突然释然了。

    跟着凌霄主上,他不必再走诸多弯路,不必再为灵材发愁。

    每日种药、炼丹、修炼,它不快乐么!

    当有一日,主上傲立天巅,我韩站,亦是其旁之人!

    到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等殊荣,还有何求?

    噗嗤。

    凡人流模版,虽心性坚韧,性格沉稳,可终究是少了几分霸势。

    或者说,如今的凌霄,在他眼中的形象,实在太高大了。

    没有见过真龙的人,对蛟都心怀敬畏。

    乍见御龙者,又怎会不甘心臣服?

    强者,为尊。

    多情应笑我,是条舔狗。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