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9章 我的爱徒
    “怎么会…凌霄!!你他…怎么在这!!!”

    鬼无魄足足愣了十息,方才仰天嘶吼道。

    我淦!!

    这凌霄,是怎么找到此处的?

    而且又是怎么隐藏了身形?

    以他的神魂境界,别说区区一个神侯,就算是神帝强者,也绝无法轻易避开自己的神魂感知。

    可…

    就很莫名的,鬼无魄心底突然生出一抹寒意。

    “你…你是…羽儿?”

    丹老眼角轻颤,脸上是一抹极其复杂的神色。

    幽冥魔炎!不会错了!!

    羽儿!!

    三年不见,你的变化真的让为师有些认不出了。

    你高了,也帅了,最主要的是,身上的气质变的更加冷傲了。

    可…你这变化是不是也太大了?

    怎么脸庞竟有些陌生了?

    只是!!

    无论如何,丹老也绝不相信,这世间有哪个少年能将那一道天地凶火融合入体。

    否则,这就不叫通天造化,而叫烂大街了。

    此人,必然是他的羽儿啊!!

    “呵呵,鬼无魄,又见面了。”

    凌霄淡然一笑,周身之上,一股灵威浩瀚。

    天地悠然一清,原本散去的风雷再度横压天际。

    而他的境界,竟瞬间迈入了神侯六品。

    就连神魂之力,也有了显著攀升,接近了五品范畴。

    以天魔之身的玄妙,融合丹药当然不会耗费时间。

    至于鬼无魄…

    呵呵,在无啻鬼界中,他尚且能杀一次,更何况如今是在他的世界。

    “哼!凌霄,你真以为我怕了你?”

    鬼无魄狠狠咬牙,眸中寒光流转。

    如今他的境界,已突破到了神王六品,玄阴阎罗圣典亦衍化了新的魂式。

    虽说凌霄手里的那柄刀有些诡异,但…

    哼,我乃天命,受此处天道庇护。

    否则那些被他随意寻到的诸多灵材又作何解释?

    所以,此时的鬼无魄并未惊慌,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天命所归,这四字虽说有些虚无。

    但天道庇护这事,确实自古有之。

    或许,他突破的这一境,就是诛杀凌霄的关键所在。

    “滴,天命之子脑补过度,心生战意,准备赴死,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哦,其实我该谢谢你,帮我把灵材炼成了丹药,那化魂草的滋味如何?”

    凌霄莫名一笑,而鬼无魄眼中刚刚涌荡的战意,瞬间凝固了下来。

    我…淦?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谢我帮他把灵材炼成了丹药?

    你这逼装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可…他是如何知道我得到了一株化魂草?

    难道这凌霄之前就隐藏在了暗处?

    不能够啊。

    他如果一开始就躲在暗处,那趁自己魂体崩碎时将自己诛杀,岂不是更轻易一些?

    就很迷惑。

    老子扮了三十年的猪,怎么突然有种…肥了的感觉?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鬼无魄手掌轻握,身外魂芒汹涌,显然是做好了出手的打算。

    只是这一次,他倒未敢再施展无啻鬼界。

    这道鬼界,确实能令他的战力有极大的提升。

    可之前,其中鬼物已被凌霄斩杀殆尽。

    更重要的是,这鬼界与冥府有一丝牵连。

    但凡开启,必须要圣祭魂灵。

    他怕他万一再打不过凌霄,岂不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是诛杀你这个邪魔了。”

    凌霄莞尔一笑,而鬼无魄却有些鄙夷地看了丹老一眼,“邪魔?你身上的魔意,比之真魔还要恐怖,你说我是邪魔?”

    “凌霄,别以为我败给你一次,你就能轻易地将我诛杀,这老东西你认识吧?你的好师尊如今还在我手中,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鬼无魄森冷一笑,而凌霄却微微点了点头,“说来听听。”

    “我将你师尊放了,你将嗜魂圣珠还给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一道,如何?”

    “好啊。”

    凌霄想都未想,直接挥手召出嗜血鬼珠,“将丹老放了吧?”

    “呵呵,凌霄,你当我傻么?我放了这老东西,你们师徒联手,我还有什么活路可言?先将圣珠还我,我自然会放了他。”

    鬼无魄眼眸微凝,只要圣珠回到他的手中,他就有信心与凌霄一战。

    到时候…呵呵,你抢了我的灵丹,我吞了你的神魂,功效还是有的。

    圣珠在手,他便再不用费力地养奴修炼了。

    这圣州大地,谁人不可吞?

    至于凌霄为何知晓他近几日得到的造化,纵使鬼无魄心思缜密,谋略过人,也绝想不到,此处域界,竟是凌霄掌控。

    淦。

    你开什么玩笑呢?

    衍化世界,那是至尊强者所为。

    眼前这少年就算再妖孽,又怎么可能领悟那等伟力?

    “好啊。”

    凌霄根本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将手中血珠朝鬼无魄丢了过去。

    此珠已认他为主,而他的神魂境界,远非这个鬼族之人可比。

    如此,他又怎么可能轻易地将其融合霸占?

    再说了,就算他手段通天,真的融合了鬼珠,可区区一个神王,在他的域界之中,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这鬼无魄此时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因为他身上气运未尽,还未触发击杀奖励罢了。

    不断地给他希望,再不断地叫他绝望。

    这样,他就能很快地将自己玩死了。

    “羽儿…”

    可此时,看到凌霄所为,丹老的一双眼眸中,早已有了泪意。

    虽然!!

    他也不知道那血色鬼珠到底是何物,但其中散出的威势,却堪称恐怖。

    能够被鬼无魄当作换取自己的筹码,很明显,此珠定是世间至宝。

    可…

    羽儿根本没有一丝犹豫,就将那珠给了鬼无魄。

    此举虽说有些不理智,但更能看出,羽儿对他的情谊啊!!

    羽儿!!

    我的爱徒!!

    你终究没有令为师失望!!

    你放心,只要能度过今日难关,为师必然助你踏临天地绝巅!!!

    “哈哈哈哈哈!!凌霄,没想到啊,你虽是魔,却如此重情!好一场师徒情深,我都要被你感动哭了。”

    鬼无魄一手握住嗜血鬼珠,脸上顿时扬起一抹讥讽。

    他实在没想到,这凌霄的脑子居然如此简单,竟真的将圣珠还给他了。

    天命所归!!天命所归啊!!

    你终究只是我浩瀚仙途中的一块…硕大坚硬些的踏脚石罢了!!

    只是!!

    就在鬼无魄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脸色却陡然凝固了下来。

    尤其是此时凌霄脸上的那抹淡然,更是令他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融…给我融!!”

    鬼无魄低头看着手中的血珠,眉头渐渐皱起。

    我淦!

    为何这珠中的魂识,比自己还要恐怖?

    这…不科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