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7章 再不会输
    “有点意思。”

    凌霄傲立虚空,冷眼看着下方的两道魂影,嘴角噙着一丝玩味。

    这鬼无魄的手段,确实高明。

    先假装虚弱,令那老头放松戒备,然后再以道心起誓,许之造化,叫他彻底入套。

    虽然凌霄也不知晓,这鬼无魄为何没有将丹老祭炼成奴。

    不过,这些玩丹的,本身神魂就比寻常同境强者要恐怖许多。

    而丹老又能将天地灵火封印融合在江羽那个废物体内,恐怕手段也非常人可比。

    不过!!

    哼!

    无耻!!

    这鬼无魄真是无耻至极!

    连老爷爷都骗,都忽悠,简直枉称天命。

    可就很突然的,凌霄觉得这鬼无魄的伎俩,怎么…有些熟悉呢?

    我淦!

    “丹老,我这有一些恢复神魂的灵材,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再找找。”

    鬼无魄手掌轻挥,只见那原本禁锢丹老的魂锁瞬间松动,却并未消失,然后将那一枚碧罗灵果以及几株灵草递到了后者手中。

    “呵呵,丹老,您能理解的吧?毕竟您是帝境强者,此时我若将您彻底放开,怕是…呵呵,您只要炼好丹药,助我恢复神魂,我立马便放您离去。”

    凌霄眼眸微凝,这鬼无魄此时,明显是要跟自己竞争奥丝咔小金人啊。

    这演戏的最高境界,就是要逼真,要代入其中。

    若是鬼无魄表现的太无所顾忌,恐怕丹老必然会心生疑虑。

    他此时的顾虑,恰好打消了后者的疑虑。

    您是神帝,我好害怕,所以…您大可放心地帮我炼丹,我打不过您的。

    妙啊!

    鬼无魄,你可真是我的小戏精呢。

    一言一行,都别有用心啊。

    “碧罗灵果?!”

    丹老脸色一颤,低头看着手中的灵果,眼眸中隐隐带着一丝震撼。

    此等灵材,就算在他眼中也堪称通天造化。

    若是他全盛时期,完全可以此果为主材,炼制出七品丹药。

    可现在…

    “我能凭此炼制一枚绝品养魂丹,六品高阶范畴,哎,可惜啊…若是能有一滴蕴含土石精气的岩玉灵髓,此丹必能迈入七品之列!”

    丹老目露凝重,而鬼无魄却皱了皱眉头,“丹老,不知那岩玉灵髓长在何处?”

    “一般会在灵山顶峰,半阴半阳的山岩之中孕育,不过此髓需历经百年岁月,方才有可能凝聚出一滴。”

    丹老嗤笑一声,怎么?

    你是打算现在给我找一滴过来么?

    只是还不等他心底笑声落下,却见那鬼无魄竟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山顶方向而去。

    “哦,那丹老稍等片刻。”

    “岩玉灵髓?”

    与此同时,凌霄眉头轻挑,从乾坤袋中找出一滴白色玉髓,丢到了山巅一块黑岩之上。

    岩玉灵髓他是没有,毕竟也算不上什么重宝。

    可他这滴地心玉髓,却是罕见灵物,其中蕴含的土石精气,比那岩玉灵髓要恐怖数十倍。

    甚至为了能让鬼无魄顺利找到此髓,凌霄还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尊道鼎,放在了那山岩之上。

    淦!

    那丹老明显是道魂体,身上灵器怕是早就被人夺去了。

    这鬼无魄有没有鼎他不知道,可…

    您俩可赶紧的吧,别一会儿还得出来找鼎。

    果然!!

    当鬼无魄的身影出现在山巅之时,一眼就看到了那摆放在山岩上的青色古鼎以及其旁的一滴白色玉髓。

    “这…”

    即便以后者的心性,此时都是忍不住愣在了原地。

    卧…槽?!

    这叫什么?!

    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难道我鬼无魄的气运,已经如此恐怖了?

    这缺什么,天道爸爸就给我送来什么?!

    就挺突然的,鬼无魄直接跪倒在了地上,朝着虚空哐哐磕了两个。

    此时他感觉到了莫大的使命感以及责任。

    这天道都如此庇护了,他再不能成就天地至尊,简直就是辱没了自己的一身气运。

    什么?

    我没脑子?

    这么假的套路都看不出端倪?

    我淦!

    天命之子,哪个不是想炼魂就有魂草现世,想炼体就有神兽陨落?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直到鬼无魄手捧玉髓回到丹老面前时,后者脸上的神色,也是陡然凝固了下来。

    我淦!!

    这是…地心玉髓?!

    你确定这鬼无魄不是在演我?

    我要啥,他给我啥?

    原本丹老只是想借口用这碧罗灵果给鬼无魄炼制一枚六品丹药。

    毕竟这鬼东西心思阴邪的狠,小心一些还是有必要的。

    可,谁他…能想到,他不仅找来了灵髓,还是一滴地心灵髓!!

    这牛逼都跟人吹了,我如果炼不出七品丹药,他会不会以此为由,将我给诛了?

    “丹老,此髓如何?”

    鬼无魄淡然一笑,一副云淡风轻姿态。

    “呃,呵呵,此髓…妙极妙极,可,如此荒郊野地,我身上也没有道…不,但凡是有一尊神鼎,我也有把…”

    “嗡。”

    还不等丹老话音落下,鬼无魄手掌一挥,只见一尊青色古鼎瞬间浮现手中。

    “丹老,道鼎,我有。”

    我你…

    丹老一口老血显些喷出,最终强忍着心底怒意,点头轻笑道,“看来你准备的挺充足的。”

    “呵呵,丹老过奖了。”

    鬼无魄森冷一笑,将道鼎交到丹老手中,“丹老,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呵呵,既要炼七品丹药,这个过程可能要长些,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丹老一手持鼎,一手将那数种灵材放入其中,以魂化火,静心盘坐下来。

    既然这邪魔以道心起誓,想必他也不敢随意毁誓。

    这邪魔之流,道心本就不稳,方才有随欲杀人一说。

    若他再被心魔困扰,于修行之途而言,堪称灭顶灾祸。

    想明白了这些,丹老再没有一丝犹豫,手中印法变幻,周身顿时有灵威震慑天地。

    见此一幕,鬼无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一枚七品丹药,放眼西疆也堪称无上至宝。

    如今他修为刚刚踏入六品神王境,正好趁此机会,好好稳固下境界。

    到时,丹成,突破,掌控这老东西,然后两人联手,诛杀凌霄。

    鬼珠、魔刀与灵火皆得,试问这一世,还有谁配做我鬼无魄的对手?

    呵呵,相比于失去的魂奴、身份甚至皇朝。

    显然这一次,他得到的东西,要珍贵无数倍!

    我,鬼无魄,输过一次,发誓再不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