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6章 丹帝出现
    “这仙草灵果确实能快速地帮我恢复修为,可这般吃下,着实是有些浪费啊。”

    鬼无魄盯着手中的一枚碧绿仙果,眉头轻簇。

    此果钟灵毓秀,集天地大成,比之那一株玄魂草也丝毫不遑多让。

    如今他魂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若是能将此果炼制成丹,助他再突破一境,成就神王七品,怕就算再遇到那凌霄,他也再无畏惧。

    玄阴阎罗圣典,乃是鬼族当世经典,其中传承的古法秘术,足有百种,威势绝伦。

    每突破一境,阎罗圣典便可自行推衍新的神通攻势。

    到时候,凌霄…

    呵呵,定叫你知道我鬼族经典的恐怖!

    连日的造化,已令鬼无魄找回了当初的自信。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后再上演一出反转打脸,剧情来到高潮。

    按理说,确实应该是这样的。

    可鬼无魄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他眼中的通天造化,不过是凌霄随手丢下的而已。

    想明白了这些,只见鬼无魄眼中突然有魂芒闪烁,一根通天石柱瞬间出现在山巅之上。

    无尽的鬼气弥漫千里,所过之处,古树枯萎,花草凋零。

    虚空之上,凌霄的眼眸陡然睁开,一缕仙芒仿佛自鸿蒙衍化,清溢神妙,隐隐掺杂着一缕紫气。

    此时他的气息,竟已达神侯五品之境,天命铸造值也有了6%的进展。

    系统之中,一万气运,七万反派值一扫而空。

    这西疆之地,果然更适合反派修炼。

    “嗯?”

    凌霄低头,看着下方那鬼气弥漫之处,只见一根布满符纹的石柱矗立山巅。

    其上,一道苍老虚弱的魂影被锁链捆缚手脚,如同尸体一样禁锢。

    鬼无魄正目光阴森地盯着他。

    可令人感觉奇怪的是,他的魂体本已恢复如初,可此时却又佯装出了一副虚弱模样,甚至境界都自行降到了神王五品的层次。

    “丹老,我们商量一下如何?”

    “哼,邪魔之流,必遭天谴。”

    丹老冷哼一声,而凌霄的眸光却陡然一颤。

    丹老?

    看那老者的修为,明显已踏入神帝范畴。

    虽然凌霄并不清楚鬼无魄是如何将他囚禁在此的,但单单丹老这个名字,就很容易令人浮想联翩啊。

    “哈哈哈哈,丹老既然如此痛恨邪魔,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鬼无魄眼神阴森,语气中充斥怨毒,“你的好徒弟秦羽,本身就是一头凶魔。”

    “你放屁!!”

    丹老怒喝出声,只是转瞬…神色间竟有一抹迟疑。

    秦羽天资,是他平生仅见。

    可又莫名的,他心底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不安。

    那道魔炎,威势滔天。

    即便是他鼎盛之时,也只能将其封印于道器之中,发挥一缕天威。

    当初若非形势所逼,他自然不敢轻易地将其封于秦羽体内。

    可…

    秦羽虽然天赋极强,悟性甚高,可终究只是一个破妄之人。

    他所掌握的古法,乃是从一处上古秘境中偶然寻到。

    放眼整个圣州,怕是也无人能在破妄层次,将那灵火融合入体。

    对于自己的手段,丹老倒是不曾担心。

    可那灵焰中蕴含的魔意,怕是不好镇压啊。

    一旦秦羽心神失控,很有可能会一念化魔。

    而听秦无魄此时的意思,怕是他已经见过秦羽了。

    就很莫名的,丹老也不知自己该喜还是悲。

    秦羽活着,他的努力就不算白费。

    可他一旦成魔,就要走一条举世皆敌的道途。

    圣教之人神罚冷酷,对魔之一字更是深恶痛绝。

    所以,圣州至今,已有一百年不曾有邪魔现世。

    最近的一次,是一百一十年前,圣州出现的那几位…绝世大魔。

    可最终,他们还是消失了踪影。

    倒也不是说如今圣州无魔,只是他们还未成长起来,就被世人诛灭了。

    “羽儿…无论如何,师尊只想你能活下去。”

    丹老心底轻叹,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秦无魄身上的气息,明显萎靡虚弱,怕是刚被人重创。

    而他既然觊觎那道天地灵火,想来多半是对秦羽动手了。

    如此说来…羽儿现在的实力,竟已强横到了这般境地?

    不愧是我史丹帝的徒弟!!

    短短三年,竟已有了帝姿?

    只是不知道,此生还能否再见他一面?

    哪怕一面,纵死也无憾了吧。

    “呵呵,丹老,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挂念你的宝贝徒弟,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如何,只要你能帮我炼制一枚丹药,我便还你自由。”

    鬼无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只要他能踏入神王七品,就能拥有破开丹老魂海封印的手段。

    到时还他自由又如何,他已是自己的奴。

    两人联手,还怕那凌霄不死?

    身为幕后流天命,这不叫阴险,这叫手段。

    总归咱杀的是凌霄这个大反派,人族本就是鬼族死敌,杀伐果断,牢记仇恨,才是一个天命主角的素养啊。

    “什么?你说真的?”

    丹老眼眸微凝,脸上似闪过一抹犹豫。

    他已被鬼无魄囚困了三年,在这三年时间里,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魂力,正渐渐被前者所吞噬。

    而他的神魂境界,更是从神帝六品,跌落到了如今的二品境界。

    怕是再有三年,当他从帝境跌下,这鬼无魄就该强行破开自己魂海中的封印,将自己彻底掌控了。

    这邪魔的手段,丹老已经领教过了。

    那等阴邪恐怖的神魂功法,根本不像是此界之物。

    这鬼无魄,定是大有来头,否则也不可能堂而皇之地诛杀皇朝帝主,将西疆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呵呵呵,丹老,我愿以道心起誓,只要你能帮我炼制一枚丹药,助我魂体恢复,我必放你离开。”

    鬼无魄眼中闪过一抹阴森,对于人心的掌控,堪称炉火纯青。

    若他平日提此要求,怕是那丹老必然会心生忌惮。

    可此时他的气息明显虚弱不堪,以这老东西的实力,多半未曾将他放在眼里。

    可…

    我只答应放你离开,可没答应不对你做些什么啊。

    丹老如今的依仗,是魂海中的那道封印。

    鬼无魄三年未曾将其破开,就算恢复了修为又如何?

    所以,大概在这老东西眼中,这场交易,百利而无一害。

    “哼,这可是你说的,炼丹可以,但我身上并无灵材。”

    最终,丹老冷哼一声,神色冰冷地道。

    “呵呵,请丹老炼丹,怎么能让您出灵材,我这儿有。”

    鬼无魄脸色一喜,人,果然都是贪得无厌的。

    虽说前日,他损失了三位魂奴,但有丹老,以及此界无数灵材…

    呵呵呵,我想造就几个神帝,还不就是时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