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4章太古罚天
    “这股气息…”

    鬼无魄眸光阴森,脸上终于带了一抹凝重之色。

    只是!!

    待看清那一道从魂光中走出来的身影,他的眼中,竟莫名生出了一抹…极致的恐惧。

    那种如海般的魔气,仿佛将天地光明尽皆遮掩。

    天地失色,世间再无仙神。

    江海逆流,唯我独掌天地!

    魔者,覆仙道,破苍冥。

    历尽万世劫,昂首九重天。

    那种睥睨天地,霸绝亘古的势,浑然天成,源自本心,根本不是后天所能修成。

    这是一尊大魔,大到能杀仙诛神,逆改轮回甚至…镇压天道。

    “滴,天命之子心生恐惧,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怎么会…这下界之地,怎会有如此凶魔?”

    以鬼无魄的眼界,此时竟也未曾看出,出现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大魔。

    而是这洪荒亘古,唯一的真魔,太古天魔。

    对于这个名字,鬼无魄是知道的。

    甚至在上界之地,早已无人敢颂其真名。

    至于这荒蛮圣州,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知晓天魔二字,直呼其名?

    无知者无畏罢了。

    三百年前,圣州有天魔降世,屠杀世人。

    不久,天魔被圣教所诛,神主成为世人眼中高踞九天的仙神。

    后有圣教信徒走出中疆,四处传道,讲的便是神主诛杀天魔的伟绩。

    对于圣州之人而言,本就不曾知晓天魔真威,所以大概也不曾真正了解这尊太初凶魔真正的实力。

    愚昧的蝼蚁,连头都抬不起,又如何能知晓这天地的广阔。

    甚至,平日里听到有人提及天魔二字,鬼无魄也是嗤之以鼻。

    若这荒蛮小界中当真有天魔传人现世,这里早已是一片绝域。

    至于传说中的神主诛天魔…

    呵呵,莫说此界中人,就连他那一界的界主,在天魔面前也是屁都不算。

    诛杀天魔?

    噗嗤。

    “嗡。”

    虚空之上,凌霄负手而立。

    身外魔气化影,隐隐是一尊人首龙爪之貌。

    澎湃的血气盖压苍穹,他站在那,就仿佛王阳大炉,如鼎炼化天地,散出最极致的阳热。

    “神侯境界?你…果然隐藏了修为。”

    此时的鬼无魄,已没有了之前的冷静,一双邪瞳中蕴含慌乱。

    不知为何,眼前这凶魔修为明明不高,可看到他,鬼无魄就有种心惊肉跳,想要臣服之感。

    “我就不信,你能压我。”

    最终,鬼无魄紧咬牙关,挥出至强的一掌。

    只见在其身前,虚空尽数崩碎,一只洁白骨掌散发滔天之力。

    那般晶莹剔透之色,竟隐隐有种神圣意味。

    漫天神韵如涛波荡,天威震颤,整座无啻鬼界,顿时发出刺耳的鸣啸。

    “轰!”

    “轰!”

    骨掌看似缓慢,却以一种近乎永恒的速度,朝着凌霄怒印而去,引发道音共颤。

    还未落下,已令界中万鬼跪拜,发出阵阵凄厉恐惧的嘶声。

    无尽异像开始浮沉,眼前的空间似承受不住此等伟力,压抑出狂风呼啸。

    “鬼族的手段,不过如此。”

    只是!!

    面对如此震撼的一击,凌霄的脸色依旧平静。

    然后,他缓缓抬起手掌,紧握成拳,朝着那一道骨掌轻轻轰下。

    “铛铛铛。”

    这一刻,鬼无魄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腑剧烈颤抖。

    耳边亦有黄钟大吕之声直击心神。

    气血如潮,震慑妖邪。

    虚空开始扭曲,凌霄身后,那恐怖魔影同样一拳轰出,迎向那盖压而来的白骨巨掌。

    “咔嚓。”

    清脆的断骨之声,瞬间响彻一界。

    鬼无魄神色恐惧地看着那停滞在半空的骨掌,短短片刻的时间,其上已经密布了无数裂痕。

    “碎。”

    凌霄脸色始终平静,轻喝一字,而那白骨巨掌瞬间崩碎成漫天魂光,消散无形。

    “怎么可能?”

    鬼无魄身躯一颤,脸上已有慌张。

    方才一掌,乃是他所修经典中极其恐怖的一式。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眼前这魔轻易破开了。

    就很突然的,鬼无魄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寒意。

    “我不信!!我不信!!”

    “玄阴阎罗圣典,焚我之魂,祭九幽煞剑!!!”

    鬼无魄嘶喝出声,神色怨毒。

    只见原本矗立在其身后的万千鬼影,突然仰天发出震耳的哀鸣。

    然后,竟直接化作魂芒,朝着鬼无魄汇聚而去。

    一柄百丈魂剑,凭空勾勒大势。

    其上似有道纹流转,鬼影幢幢,却偏偏不显阴邪。

    这是极端恐怖的一剑,亦是鬼族当世经典中至强的杀伐招式。

    一剑出,乾坤断,阴阳乱,仙佛诛。

    面对这堪称开天的一剑,凌霄的脸色同样凝重了下来。

    鬼族传人,上界妖孽,神王强者,这鬼无魄不愧是幕后流的天命。

    扮猪的前提是,你得吃得下去老虎啊。

    你要是个绵羊,扮的再像猪,有个锤子用。

    可…就算如此,他今日还是难逃一死。

    只见此时,凌霄依旧只是伸出一手,凭空虚握。

    一缕黑光仿佛自太古洞穿而来,转瞬化作一道漆黑刀刃。

    其上魔意奔涌,无尽的道则在虚空交织成印。

    神威浩瀚,原本弥漫天地的剑意,突然静止了下来,仿佛畏惧一般,开始如潮水退去。

    “九幽冥剑,斩!!”

    见状,鬼无魄眼中惊慌愈浓,可此时早已没有退路可言,只能是紧咬牙关,探出一掌,将那冥剑握笼,然后朝着头顶魔影怒斩而去。

    “嗡。”

    天地齐喑,恍若哀嚎。

    无数异象自那剑影过处浮现,威势天罚。

    而凌霄只是神色平静地挥出一刀,一张清俊脸庞上,甚至带了一丝不屑之意。

    天穹尽头,忽有魔光如日。

    短短瞬息的时间,竟化大星从天而降。

    浩荡魔威镇压诸天,照耀万界,震撼亘古。

    再然后,一道历经苍莽的沉吟声,突然响彻在鬼无魄心头。

    太古,罚天。

    只见一道百丈刀芒,恍若银河倒挂,透露洪荒不灭之霸势,朝着那魂剑快速坠下。

    此等魔威,莫说神王,怕就是神帝强者,也必心生惶恐,暂避锋芒。

    “轰!”

    刀剑碰撞的瞬间,大道准则自行坍塌。

    无数魔纹鬼影顷刻破碎,不可描述的威势覆盖万里苍宇。

    最终,那魂剑之上,灵光湮灭,开始溃散。

    而那太古刀芒却去势不减,朝着鬼无魄怒斩而去。

    “不!!!”

    鬼无魄的气息剧烈翻腾,原本暗淡的魂体上,再度爆发刺目的光芒。

    磅礴天威自其周身迸发而出,山河起伏,波澜壮阔。

    然后,在凌霄诧异的目光中,他竟以全身之力,在凌霄魂识锁定之下,生生横移出了一寸距离。

    今日之局,他若不逃,必然身陨。

    凌霄是强,可他终究是魔。

    鬼无魄在赌,赌这一刀的威势,赌凌霄敢不敢在秦无双等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也只有如此,他方才能在混乱之际,觅得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