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80章有个建议
    看着凌霄脸上的认真,两位大秦神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鄙夷。

    这邪魔何止是在附近,这不就在眼前么?

    秦无魄的算计,倒也不算一败涂地。

    最起码,此时在这两位大秦神帝眼中,凌霄的嫌疑无疑最大。

    毕竟今晚他入靖安殿赴宴,秦无魄以及四位侍卫便被诡异地抽了神魂。

    你说你没杀,那你能不能装的像点?

    最起码指指远处告诉我们,那邪魔朝那里逃去了。

    可此时凌霄的模样,竟仿佛根本没去过靖安殿,更别谈见过什么邪魔了。

    只是,秦无魄算计对了许多事,却偏偏没能令秦无双坠入这张大网。

    如此,就算所有人都觉得凌霄是邪魔,可她不信,自然也无济于事。

    “不过…以大天官的修为,那邪魔若是隐藏在附近,必然也难逃您的法眼,难不成那邪魔,就在我们几人之中?”

    凌霄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抹惊恐。

    他做这一切,当然不是为了消遣。

    秦无魄身上,尚有不少气运。

    一步一步地揭开真相,打击他的道心,方才能将这位幕后流天命之子压榨干净啊。

    否则,你以为我是有多闲,天天没事在这陪你演戏,还被人喷。

    你给我片酬么你。

    掠夺气运,成就自己。

    这本身就是一个过程,至于之后会不会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快速变强,那也是之后的事情。

    总之反派,一切目的,皆为实力。

    闻言,胡衍与严正对视一眼,眼底深处皆闪过一抹疑惑。

    这血殿龙主,尊贵的大秦少君,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他这是打算一步一步揭露自己的身份么?

    嚣张!

    简直狂妄!

    可有帝君合污,他们身为臣子的,能怎么办?

    当然只能静静地看着他装逼了!

    “大天官,你说对么?”

    凌霄淡然一笑,而胡衍只能配合着笑了笑,“龙主所言有理。”

    淦!

    你说你装就装吧,还非得叫我们配合你?

    这样是不是…格外的快乐?

    “那大天官觉得…我们几人,谁是邪魔?”

    “这…老臣愚钝,实在不知。”

    胡衍面露尴尬,心底仿佛有一万匹羊驼奔腾而过。

    我知道,可我不敢说啊。

    “呵呵,大天官和严统领忠心耿耿,肯定不是,我与帝君一直在殿中饮茶赏月,也不是,难不成是…这只猫?”

    凌霄突然低头,看向秦无双怀里的那只黑色猫兽。

    顿时间,几人目光同时汇聚而来。

    而秦无魄只感觉心底凉意蔓延,浑身猫毛瞬间倒竖。

    “滴,天命之子心生恐惧,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我…淦。

    这怎么可能?

    这凌霄难道看出来了?

    不应该啊,我修炼的功法,乃是鬼族经典,他区区一个下界蝼蚁,怎么可能看出破绽?

    而…若非如此,就只能说明,此子是个傻波一。

    这惊奇的脑回路,简直天地不容。

    一只猫是杀人的邪魔?

    虽然他蒙对了,可还是摆脱不了他是个傻波一的事实。

    果然,听到凌霄所言,胡衍与严正脸色先是一惊,转而竟直接笑出了声音。

    “呵呵呵,龙主这想法,真的是让我等…汗颜啊。”

    “这只猫身上并未有一丝妖气,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寻常家猫,它若是邪魔…呵呵…”

    “凌霄,这猫是我弟无魄从小养大的,连妖兽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是邪魔?”

    秦无双黛眉轻簇,有些不解地看了凌霄一眼。

    “呵呵,我开玩笑的,我看这样吧,邪魔之事还需从长记忆,死者为大,不如先将无魄厚葬,再慢慢追查?”

    凌霄淡然一笑,而秦无双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悲伤。

    “哦,这只猫既然是无魄从小养大,想必感情是极为深厚的,我提议,将它一起与无魄葬了吧。”

    “这…”

    闻言,秦无双神色一愣,而她怀里的黑色猫兽,眼眸中却陡然涌出一抹极致的惊恐。

    淦!

    我怀疑你就是在故意针对我!!

    可为什么?

    难道他真的看出了我的神魂所在?

    就很突然的,秦无魄心中生出一丝浓郁的不安。

    “滴,天命之子心志动摇,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听到耳畔传来的系统提示音,凌霄脸上笑意愈浓。

    然后,还不等秦无双张口,竟一把将秦无魄伶在了手中,“无双,我精通一种秘术,可将此兽制成傀儡,保持它生前模样,这样,它就能一直陪伴在无魄身旁了。”

    “哎,从小与无魄一起长大,想来它若有些灵性,此时也一定是悲痛欲绝,想随他一起去吧。”

    “咦?无双你快看,它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眼睛里有些泪痕呢。”

    闻言,秦无双顿时有些诧异地朝着凌霄手中的黑猫看去,果然是看到它眸中似闪烁蓝芒,眼眶瞬间有些泛红。

    万物有灵,也罢,既然它想,那就让它…随弟弟下去吧。

    “我…”

    秦无魄嘶声咆哮,奋力地想要从凌霄手里挣扎出来。

    我…哪来的泪痕?

    若非此时,胡衍与严正就在身旁,秦无魄怕是已经施展全力,将凌霄就地诛杀了。

    “算了,制成傀儡实在太过残忍了,我听闻,像这种被妖邪摄魂而死之人,本身会残留极大的怨念,若想助他踏入轮回,就必须以火葬之,如此,方才能够度化他的怨念,胡大人,是不是?”

    最终,凌霄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一旁的胡衍。

    “这…咳咳…”

    胡衍脸色变了数变,最终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好像蛮族那边是有这么一个说法…”

    我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火葬能化人怨气。

    可我能怎么办?

    眼前这两位大秦最有权势之人,明显是在合伙演他们。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无双,你觉得呢?”

    凌霄神色极其凝重,只是眸光却有意无意地看向手里的秦无魄。

    幕后流,心性确实坚韧能忍。

    不过,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今日这场秦宫惨剧,必然是要有个人来背锅的。

    而凌霄要做的,非是强硬地将这口锅扣在秦无魄身上,而是要让他…自己站出来,主动背好。

    这样,既牢又稳,还能俘获一波秦无双的好感,叫她彻底从扶弟魔,化身服堂弟魔,岂不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