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74章正道之光
    “父亲!!!”

    苏言银牙紧咬,隐隐间她能感觉到,虚空中有一道气息,正牢牢锁定着自己。

    “哼!!你不叫我出门也行,碧萝,去将我说的灵石灵宝准备齐全,给公子送过去!”

    “是…小姐。”

    “公子!就算言儿不在你身边,也默默地支持你的!!”

    苏言眼中闪烁坚决,脑海中,一道白衣清秀的身影渐渐浮现。

    就…很想他。

    想念他的笑,想念他的温柔,还有他白色星袍,和他…身上的味道。

    大秦,血龙殿。

    凌霄闭目盘坐,周身似有道则弥漫,在其头顶上方,两尊道影显化,说不出的神异。

    “凌霄可在?”

    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冷漠声音,凌霄眼眸睁开,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无双,你来了。”

    秦无双的倩影出现殿中,美眸诧异地看着眼前空荡的大殿。

    原本,以她的身份是不能进入此殿的。

    可令秦无双感觉疑惑的是,今日的血龙殿,竟然空无一人,连个守卫都不曾看到。

    “秦无魄如何了?”

    “无魄他,没事了,我想清楚了,既然婚约是先辈订下,我愿与你成婚。”

    秦无双的声音依旧淡漠,只是此时,凌霄却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会突然改变主意?

    很明显,这是个阴谋。

    只是以秦无魄的手段,所能做的,无非就是掌控魂奴,暗中对自己下手。

    或者故布疑云,令秦无双怀疑自己居心叵测。

    这些套路,凌霄都玩烂了,又怎么可能中了他的圈套?

    “呵呵,无双,你的事情,我早有耳闻,而且我怀疑,当初覆灭镇南王府的,与诛杀我大秦帝族的,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凌霄淡然轻笑,神色平静,并没有像秦无双想象的那般,露出奸计得逞的得意。

    怎么会?

    难道他…真的不是在图谋帝位?

    “此话何意?诛杀帝族叛乱者,早已被萧将军就地正法,你的意思是…”

    “无双,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当年镇南王府之乱,算是大秦局势动荡的开始,若是那般叛贼如此好诛杀,他们又何必筹谋这一场叛乱?”

    凌霄摇了摇头,脸色却渐渐凝重了下来。

    “可…如今朝堂安稳,国势平静,如果真有人隐藏幕后,他究竟图谋什么?”

    其实说实话,秦无双并不太相信凌霄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毕竟镇南王府是十年前被覆灭的,那时候凌霄才多大年纪?

    他又怎么可能是父王的对手?

    只是,就像秦无魄所说,或许他身后有一方见不得人的势力,在暗中扶持。

    所以,秦无双来了,她很想弄清楚,秦无魄的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

    杀父仇人,她已苦寻多年,却一直未曾找到一丝线索。

    而凌霄的出现,确实太巧合。

    他的手段,堪称诡异凶残,无魄的怀疑也并非没有道理。

    “图谋什么?当然是图谋天地,图谋实力,无双,这个世上,有些人看着像人,却偏偏不是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越是装作弱小可怜,可能他身上,越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

    凌霄冷笑一声,而秦无双的眼眸却陡然瞪大。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越是装作弱小,就越是隐藏秘密?

    就很突然的,秦无双觉得凌霄指的是秦无魄,可又…没有证据。

    怎么可能?

    弟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说他的眼光很是精准,甚至…曾经传授给她一门堪称邪异的功法。

    可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啊。

    更何况,他怎么可能残杀父亲?

    这个凌霄,果然别有用心,这才一日时间,就开始按耐不住,挑拨我们姐弟的关系了!

    而看着那陷入了沉思的秦无双,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阴邪。

    这个女人的身上,沾染了一丝鬼气。

    很明显,这丝气息并不属于她,势必与秦无魄有关。

    他并不指望一个扶弟魔能如此轻易地相信他,但总归,今日过后,这秦无双心底会种下一根刺。

    一旦日后,那秦无魄有什么反常的举动,秦无双必然会心生怀疑。

    什么?

    秦无魄没有异常的举动?

    无妨,他没有,我会帮他有!

    别问,问就是…

    我凌霄,正直大义,此举可不是为了攻略这位大秦女帝,我只是想叫她认清现实,早日为父报仇。

    镇南王府,覆灭的着实诡异。

    甚至那镇南王死时,连神魂都被抽干了。

    这样的手段,整个圣州除了自己,怕也只有秦无魄这位鬼族之人擅长。

    既然不是自己,那只可能是秦无魄所为。

    对此,凌霄心底倒也有些猜测。

    无论这秦无魄是如何魂穿圣州,显然他都不是人。

    所以,什么血缘亲情,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在夏辰的记忆里,鬼族向来视人族为大敌。

    而他诛杀镇南王,从他的角度考虑,倒也不算丧心病狂。

    恐怕,多半是为了提升实力。

    毕竟对于这一族而言,生灵神魂便是最好的养料。

    这就跟人族猎杀妖族,以其精血、妖丹修炼是一样的道理。

    一个鬼族,在人族域界,不可能明目张胆地修炼。

    这大概就是他扮猪的原因。

    毫无防备,贸然动手,暗中修行。

    不得不说,这秦无魄的手段心性,都堪称恐怖。

    三十年隐忍,默默修炼到了神王五品的层次。

    就算放眼圣州,他也堪称妖孽,更何况,他所拥有的修炼资源十分有限。

    若是毫无顾虑,怕是这家伙早已成帝了。

    幕后流,智商在线,手段残忍,却偏偏…见不得光啊。

    我,凌霄,正道之光,准备照耀在他的身上!!

    “那你以为,我秦宫之中,谁的嫌疑最大?”

    秦无双心底冷哼,只是脸上却带着一抹疑惑。

    闻言,凌霄只是摇头一笑,“我毕竟初来秦宫,如何知晓谁的嫌疑最大,不过…今日那宫女惨死,证明这秦宫中必定是有妖邪的。”

    “当然,我虽不知谁的嫌疑最大,但无双,你是完全可以信任我的。”

    凌霄眼中,突然透露深情,然后直接伸手握住秦无双的玉手,语气温和地道,“如果我想要这秦朝江山,你是知道的,我会直接打下来,西疆,谁人能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