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68章自我攻略
    “无…无魄,你怎么了?”

    秦无双神色惊讶地看着那猛然坐起的秦无魄。

    甚至有那么一瞬,她似乎觉得…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她的弟弟。

    在秦无双眼里,秦无魄虽自小体弱,但却是一个温柔乐观的少年。

    可方才,他眼里的怨毒是怎么回事?

    “没事!姐,你不能嫁给那个少年,我怀疑…他跟父亲的死有关。”

    秦无魄深吸了口气,勉强压抑下心底愤怒。

    说到底,他心底还是在意秦无双的。

    毕竟,从幼年之时,这个姐姐就一直悉心地照料他。

    寻常傀儡,他只需布下魂印,就能将其彻底掌控。

    虽说这样做,确实有暴露的风险,但只要小心一些,就无人能够察觉。

    可唯独秦无双,他迟迟没有下手。

    起初是因为他实力不够,后来…就突然有些下不去手了。

    原本秦无魄以为,这种不舍只是出于没有必要。

    本身秦无双对自己就是绝对听从的,又何必再冒风险给她下印。

    可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凌霄却让他明白了。

    或许,在这三十年的朝夕相处中,他似乎是爱上了这个冷漠无情,却把所有温柔给了他一人的姐姐。

    那种温暖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令他冰冷了数百年的心,渐渐裂开了。

    鬼族之人,向来阴险,却不是说他们没有感情。

    种下魂印,秦无双将再也不是自己,而是一道傀儡。

    如此,必然是少了诸多乐趣。

    至于一统西疆,助他续命之说,本就是秦无魄自导自演的一个说辞。

    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引导秦无双为他征伐天下,覆灭那人的后世子孙。

    况且,这圣州大地,他早有了解,修魂者少之又少,而他的身份又实在特殊。

    一旦暴露,凭他如今的实力,怕是很难在这人族地域存活下去,更不用说重回本界,报仇雪恨了。

    隐于人后,掌控天下,才是一名鬼族妖孽的自我修养。

    甚至传言中,有鬼族先贤,以魂念悄无声息控制了一界,都未曾被人察觉。

    凌霄?

    哼,就算你有防御神魂的至宝,我想杀你,也不过是挥手之事!

    “什么?!!!”

    秦无双俏脸微凝,一身灵威几乎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

    “无魄!!!你是如何知晓的?”

    “姐姐你忘了!当初父亲被杀,就是神魂消失…今日那宫女被杀,也是被人抽干了血魂,可偏偏,那秦羽刚来,秦宫中就出现了妖邪,你不觉得。太巧合了么?”

    秦无魄轻叹了口气,眸中有些忧虑。

    “可…可是…他方才明明在殿中,又何必多此一举?”

    秦无双皱眉,神色疑惑。

    对于秦无魄的话,她向来是相信的。

    可今日之事,实在过于蹊跷,她想不明白凌霄此举的用意。

    “姐,你太单纯了!那秦羽如果就是杀害父王的真凶,如今来了大秦皇宫,肯定是有目的的,可在此之前,他必然要试图掩饰身份,以萧北伐的实力,什么妖邪能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走?很明显,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秦无魄摇了摇头,语气愈发的凝重,“你看,他现在不就成功了?连你都想不通,如此…日后我大秦宫中再有妖邪出没,还有谁会怀疑他?”

    “这…”

    秦无双美眸一凝,茫然点头。

    “无魄,还是你聪明,看问题总能看的如此透彻。”

    “姐,接下来可要小心一些了,这秦羽既然演了这样一出戏,肯定不可能毫无目的,我怀疑,他身后还站着其他邪魔,迟早会对你我动手,到时,这大秦不落到他手里都难了。”

    秦无魄冷哼一声,脸上神色倨傲。

    区区第一层的蝼蚁,也敢跟我玩心机?

    老子纵横天地时,上界妖孽都要俯首称臣。

    论心机,我秦无魄不是针对谁,圣州的各位,都是弟弟。

    嘶?

    这话怎么有点耳熟?

    “我知道,姐,你一定觉得,他明明不在意江山皇位,为何还要如此算计,呵呵,姐,你想过没有,他为何非要娶你为妻?”

    “无魄…你是说…”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这世上,除了你的至亲,谁都不能相信!那秦羽不过是担心大秦会乱,方才选了最稳妥的方式来掌管大秦,你若嫁他,倒也省事了,你若不嫁,怕是我们姐弟…”

    秦无魄深深叹了口气,只是眼角却隐含笑意。

    秦羽,不,现在该叫你凌霄是吧?

    你不是想娶秦无双么?

    做梦!

    “无…无魄!我只相信你,可是,如今萧北伐已经投靠了他,我们该如何是好?”

    秦无双虽然不知道,弟弟是怎么总结出了如此深刻的经验教训。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难道弟弟他…经历过?

    不应该啊。

    “姐,你别着急,他有血龙卫,我们手中又不是没有底牌,不过看这情况,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

    “无…无魄,还是再等等吧,现在杀他实在太过明显了,一旦令血卫察觉,怕是大秦必乱,再容我考虑考虑。”

    秦无双轻叹了口气,黛眉间尽是冷意。

    秦无魄久居深宫,不知晓凌霄的可怕。

    她可是亲眼见过那少年一刀一个斩杀神帝的。

    而且,最令秦无双忌惮的是,那个少年,似乎拥有穿梭虚空的能力!!

    这样的人,要么别招惹,要么就…一击必杀。

    否则,必定是后患无穷。

    “姐!!!”

    而看到秦无双眼中的犹豫,秦无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再等,你就不怕他杀了你我?”

    “没事,无魄,我先假意答应他的要求,订下婚约,将他稳住,然后我们再徐徐图之。”

    秦无双美眸微凝,寒光流溢。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经过秦无魄这么一分析,此时她也觉得凌霄很不对劲。

    可想要杀他,绝不能大意仓促,必须要制定一个详细周密的计划。

    比如,大婚当日下药,洞房之时出其不意捅他腰子,甚至!!

    只要能为镇南王府、为父王报此血仇,就算让她献身,她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据说,男人在最快乐的时候,才是最放松的时候?

    如此…想要诛杀一个能随意穿梭空间的少年妖孽,当然是要选择最稳妥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