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54章战神之威
    虚空之上,一万血龙卫整齐地跪倒在地。

    甚至为首处,两道神帝身影已经一闪而来,挡在了秦无双的身前。

    大秦血龙卫,虽是大秦最精锐的战力。

    但他们效忠的,不仅仅是大秦帝君,更是手持龙戒的血龙之主!

    当然,以往的血龙之主,都是由秦帝担当。

    可唯独秦无双,始终未能找到这枚血龙古戒。

    所以…龙主不在,血龙卫自然是听命于秦帝。

    可如今龙主归来,他们皆是主最忠心的仆!

    “什么!!!”

    而望着眼前一幕,无论是周皇还是宁天策等人,脸上的神色皆是瞬间呆滞了下来。

    龙主?

    这少年,究竟是谁?

    为何大夏受其掌控,战神向其俯首,如今连大秦最精锐的战力,也朝他跪了下去?

    不过…

    淦!!

    好像是…作死的感觉?

    有了这一万血龙卫,叛军的实力,好像…更强了!!

    “扑哧。”

    终于,有大周朝臣吐血倒地,似乎已经被今日一波三折的剧情逼疯了。

    而剩下的众臣亦是目露绝望,神色凄楚。

    这他妈,一天到晚,能不能别这么刺激。

    给人家希望,又让人绝望,又给点希望,再彻底绝望!!

    连那一生正直,受世人敬仰的老相都被那少年一刀给诛了。

    别说求饶,老相连个屁都没放呢…

    嘶嘶。

    就很莫名的,众臣很想现在跪下,遥遥朝着那少年磕一个,看看他的态度。

    “你…”

    秦无双黛眉轻簇,只是转瞬嘴角便扬起一抹森冷笑意。

    “原来你真的是秦羽堂弟。”

    “堂姐,要不我们还是先联手将大周打下来,日后再商量其他事情?”

    凌霄淡然点头,从血龙卫现身的一刹,他就将古戒带在了手上。

    其中传来的感应做不了假,这枚戒指,似乎能轻易决断血卫生命。

    萧北伐他见过了,所以对于这只血卫的忠心,他并没有半分怀疑。

    如此,区区一个秦无双,又有何惧?

    甚至,若非她身上有一丝令凌霄想不通的气息,此时他已动手,将这女人给诛了。

    罢了。

    先将大周解决,再慢慢剥开这位无双女帝衣衫…不对,剥开她身上的秘密,到时再考虑是杀还是留吧。

    “正有此意。”

    秦无双眸光清冽,轻轻颔首。

    而凌霄只是淡然一笑,旋即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哦,对了堂姐,我记得当初,你我之间好像是有一纸婚约的吧?”

    “什么?”

    这一次,秦无双俏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慌乱。

    “堂姐不知?也是,当初我被秘密送出秦宫,跟随丹帝修行,本就是为了掩盖身份,此等大事,自然是要保密的。”

    “本来…待我成年回朝继承大统,正好迎娶堂姐为后,谁曾想…哎,不过堂姐放心,婚姻之事,父母之命,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有时间我们负距离接触一下,你就会明白,我坚硬如铁的…真心。”

    凌霄声音温和,眉宇坚毅,倒是令秦无双心底悄然颤动了一下。

    自从父王意外陨落,整座镇北王府便被她一人扛在了肩上。

    她的厌世,源自对自己的恨。

    因为时至今日,她坐拥天下,却依旧未能找到杀害父王的真凶。

    可,看着此时凌霄眼中的那抹温和、坚毅,她的心就很突然的疲惫了下来。

    三年征伐,数不尽的杀戮…终究是有些…倦了呢。

    “这可如何是好!!”

    城墙之上,大周众臣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地看向周皇。

    后者眉头轻皱,冷声喝道,“慌什么,有我大周护朝大阵在,他们又能奈我何,等大齐援军一到…”

    嘶嘶。

    好像也没什么峦用了。

    如今大秦很明显投了那少年,他这帝都中就剩几千禁军…

    不,只要再多拖些时间,各地藩王将领必然会领军而来…到时候…

    “堂姐,这阵法你可有方法破开?”

    虚空之上,凌霄目视云方城,神色始终平静。

    “有宁战神在,区区一道阵法又算得了什么?”

    秦无双眸光冰冷,显然并不太想出力。

    “哦,也是。”

    天阵道心,衍兵道则,宁天策最擅长的便是领军、破阵。

    虽说这阵法威势极强,但应该难不倒他。

    “大哥,此阵能破否?”

    凌霄淡笑一声,而宁天策只轻轻点头,脚步迈出,身影傲立虚空。

    “众将听令,布天衍战阵。”

    “轰!”

    可怕的战意,如同灵芒,瞬间撕裂长空。

    宁天策周身,似有仙霞笼罩,绵延千里不绝。

    而随着那百万将士心中战意尽数汇于其一身之上,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怕大势,轰然自虚空弥漫而开。

    此时所有人只感觉,一尊天地战神自九天踏来,静静地站在了宁天策身后。

    那是一尊,身高百丈的古老战影,周身披覆盔甲,透露亘古凶戾。

    在其手中,一柄青色战刀绽放寒辉,将空间尽数搅碎。

    靡靡道音响彻,似有万马千军奔驰而过。

    马蹄声仿佛砸落在人心最深处,令人不自觉地生出一抹寒意。

    就在这时,宁天策动了。

    只见他平静地举起战刀,然后朝着那古阵一处轻轻斩落。

    天地大势,尽汇在这一刀之上。

    千丈刀芒,如青龙腾空,携万古破灭之威,悍然垂落。

    周皇脸色大变,神色震撼地看着洞穿了虚空的无匹刀芒。

    下一刹,天地黑暗,万声俱寂。

    而那金阵之上,神光荡漾,转瞬又重新安静下来。

    “哈哈哈哈,雕虫小技,也敢在朕面前卖弄!这古阵乃是我周族传承道器所化…你…”

    还不等周皇话音落下,头顶之上,突然传来阵阵诡异的破碎声。

    “咔嚓咔嚓。”

    然后!!

    所有人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在那宁天策刀芒落下的地方,突然有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迅速浮现。

    这么快的么?

    我这逼都没装完呢,就开始打我脸?

    不是说好要铺垫,积累,压抑,再动手的么?

    我…淦!

    “众将听令,杀。”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以百万战意挥出一刀。

    方才宁天策的攻势,足以重创神帝高品强者了。

    可…很明显,这种战意的凝聚,需要时间,只此一击。

    不过即便如此,战神之威,也足够震慑。

    “啊!!进来了进来了,他进来了!!大家快逃啊。”

    顿时间,云方城彻底乱做一团。

    可就在凌霄等人脚步迈出,欲要朝着城中冲杀而去时,在那帝宫深处,突然有一道无比恐怖的威压,悄然笼罩了整座皇城。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