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50章老相谏言
    “有这道体在此,吞天地灵韵修炼,我的境界,应该很快就能突破神王了,而且…”

    凌霄脸上露出一抹阴森,那道体相当于他的第二条生命。

    就算有朝一日他魔身被诛,只要神魂不灭,就能原地重生。

    而且,这道太古道体最玄妙的地方在于…可吞噬天地灵韵,无限制地融合灵力紫气。

    换句话说,道体修炼,没有桎梏。

    呵呵…谁是魔?

    老子先天无垢无欲道身,乃是仙人资质。

    你说谁是魔,你全家都是魔!

    最终,有宁天策在此,凌霄并未敢明目张胆地去将那十万将士的血灵吞噬。

    而是在深更半夜,悄悄走出域界,将魔刀插入了那城池废墟之上。

    随着十万残魂鲜血被吞噬,太古魔刃中,那丝诡异的波动愈发澎湃。

    想来用不了多久,这魔刃中的器魂,就该彻底苏醒了。

    一日时间,眨眼即过。

    第二日天色刚亮,百万大军重新出征,绕过残城,朝着大周帝都横掠而去。

    双山城本就是大周最后一道关隘,一路行军,再没有一丝阻拦。

    很快,当那座雄伟帝城的轮廓出现在凌霄视线尽头,少年的脸上,终于带了一抹阴森笑意。

    在其身旁,宁天策与乔云礼一左一右,恭立两侧。

    “大哥,嫂子的仇,今日能报了。”

    “嗯。”

    宁天策的脸色,莫名有些阴沉。

    周敏箬,于他而言,是梦亦是痛。

    虽然这个女人,算计了他十年,但终究…她的命运,确实不曾被自己掌控。

    周皇。

    你该死。

    …

    大周皇宫。

    周皇目露森冷,俯瞰朝臣。

    双山城破,消息早已传回。

    二十万大周将士,死于一战。

    这对整个大周而言,堪称致命的打击。

    可如今,周皇已经顾不了太多了。

    就算过后,其余皇朝趁机发难,那也是过后的事情。

    今日,若云方城破,他大周江山,就将彻底葬送。

    说实话,这一刻周皇心底,是悔恨的。

    宁天策…

    他曾经最信任、倚仗的大周战神,终究成了夺他天下的敌人。

    “报!!”

    殿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只见一位身穿铠甲的禁卫,神色慌张地跑来,“扑通”跪在了地上。

    “帝君,宁天策领兵百万,已至云方城外百里之地!!!”

    “什么。”

    刹那间,众臣脸上的神色皆惊悸了下来。

    百万雄兵,已至城下。

    虽然周皇早已开启了护朝大阵,可阵法这东西,就像一层龟壳,只要坚持不懈地砸,迟早有砸碎的一日。

    此时他们,犹如瓮中之鳖。

    甚至有几个心智不坚者,已经在暗暗盘算,要不要…做些什么,来讨好那位大周新帝?

    王朝更迭,历史定数。

    如今看来,大周…怕是气运已尽。

    “这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完了完了,我大周…亡了!!”

    百臣恸哭,朝野一片哀嚎。

    “都给朕住口!!!”

    周皇怒喝一声,周身帝威浩然垂落,险些将整座金殿掀翻过来。

    此时这位大周帝君心底,同样有些慌张,只是脸庞上,却强装出一副镇定模样。

    虽然这一日,他早就料到了。

    可真正面对北境百万雄兵,他仍旧是…有些不知所措。

    “慌什么!朕早已传信,命大秦、大齐两朝派兵驰援,想来不日便会到了,再说…区区一个宁天策,就算携百万兵至,又能如何?”

    “只要杀了这个乱臣贼子,百万雄兵不征自溃!!”

    “帝君英明!”

    众臣俯首,可心底却暗暗鄙夷。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您还在这吹牛逼呢!

    不征自溃?

    整个大周皇朝,谁不知晓,北境众将乃是宁天策死忠。

    杀了他?

    怕是这百万将士更难平息怒火!

    更何况,这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都是吹牛逼的。

    大周神帝,基本上死的死投的投。

    如今在这帝都之中,除了周皇,禁军两大统领,近侍大总管褚大海,就只剩下一个寿元无多的老相王太甫以及早已赋闲在家的护国公任忠是神帝强者了。

    禁军两大统领修为仅在神帝二品,出城那必然是送人头的。

    而老相和护国公…

    “轰!!”

    就在众臣心中苦楚,神色落寞之时,金殿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整座云方城,似乎都在此时颤抖了一瞬。

    卧槽!来了!

    “哼!来的好,宁天策!朕必诛你!!”

    周皇怒喝一声,抬脚就欲朝着殿外而去。

    就在此时,那一直沉默不语的老相,突然踏前一步,阻拦在了周皇身前。

    “帝君!”

    “嗯?老相…你…”

    周皇眼眸一凝,有些不解地看向那躬身拜下的老相王太甫。

    “帝君!如今…已是我大周生死存亡之际,可这一切,皆是因为…当年你囚宁天策于云方城引起的。”

    “你!!”

    整座朝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皆是目光惊恐地看向王太甫,眉宇间充斥疑惑。

    这老东西,是嫌命长么?

    还是…他想反?

    虽然宁天策叛朝,确实是因为周皇不信任在先。

    可推罪于帝君,这不是…找死么?

    “帝君,宁天策忠心,日月可鉴,如今叛朝,怕是心有怨忿,他被困帝都十年间,与老臣有一份交情,您…若能放下龙颜…或许老臣可以做个说客,命他迷途知返。”

    王太甫叹了口气,苍老的脸庞上流露一抹决绝。

    如今皇朝,风雨摇曳。

    什么龙颜帝威,都没有意义了。

    如果周皇还念着皇朝社稷,此时就该有所决断。

    当然了,王太甫之所以敢如此谏言,自然也是对宁天策的品行有着足够的了解。

    镇国战神,忠义无双。

    若他想反,当年便不会舍弃北境尊荣,一人回朝了。

    如今周敏箬身死,周皇却潦草葬之,怕是彻底寒了这位战神忠心。

    可…终归,他心底定还存着道义。

    只要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场灾祸,必能破解!

    “是啊!宁战神忠心为国,怎会真心谋反!定是受了夏朝挑唆!老相乃是周朝脊梁,寒门重柱,宁天策出身卑微,定对老相心存敬畏!”

    “若是能不费一兵一卒,破除此乱,于大周国运而言,堪称造化啊。”

    “帝君!!”

    众臣纷纷俯首,朝着周皇躬身拜下。

    而周皇的脸色,早已阴沉如冰。

    放下龙颜?

    自古以来,哪方皇朝帝主向臣子请罪?

    这他…就很气!

    可…

    看着那整齐拜下的众臣,周皇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终究是涌出一抹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