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43章正道耻辱
    魂海之中,凌霄负手而立,神色漠然。

    之前太玄道主已经说过了,这些圣教强者一旦陨落,必然会被神主知晓。

    而这也是如今这位“神使大人”还活着的原因。

    只是…杀是不能杀,但没说不能折磨他吧?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究竟是继续选择愚忠,还是臣服于我?”

    凌霄看着眼前的道鼎,嘴角扬起一抹阴邪。

    此魂已被道主封印,他想自杀都难。

    换句话说,如今这道神帝八品的神魂,根本施展不了一丝魂力。

    “要我向魔屈服!你做梦吧!!”

    果然,圣教屹立在圣州千年岁月,能够成就神使之位的,都是些心性极其坚韧之辈,一身正气,邪魔不侵。

    “好,不愧是圣教神使,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凌霄点头一笑,将那道鼎放于身前。

    就很突然的,那圣教神使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怖炙热在空间中悄然流转。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等你想清楚了,随时喊我。”

    凌霄莞尔一笑,手中两道灵火之力瞬间汇聚一团,被其丢在了那道鼎下方。

    “这…这是天地灵火!!!”

    “啊!!!”

    仅仅一刹,痛苦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片魂海。

    而凌霄的身影已经凭空消失而去。

    “啊!!!!神主不会放过你的!终有一日,你会举世不容!!啊!!”

    平阳山巅。

    吕云神色冰冷地看着眼前的刑深等人,掌心之中,握着一抹灿金灵符。

    淦!

    这种一看就是送死的差事,他又怎么可能不准备一些后手。

    虽然他也不清楚,宫主为何派他来干这等危险之事,但…

    一旦待会儿这真魔想要诛他,他立马便会施展灵符,逃离此地。

    寒清秋,我所欲也。

    性命,亦我所欲也。

    两者不可得兼,舍秋而保命者也。

    “清秋师妹!”

    吕云站在刑深身前十丈之地,再也不敢挪动一步。

    “师兄!你来了。”

    寒清秋神色淡然,未见一丝波动。

    或者说,她本就无心,如今所做一切,也不过是为了…偿还一段恩情罢了。

    “东西带来了么?”

    那位不配拥有姓名的大夏天骄冷喝一声,眼神有些激动。

    尤其是此时,就连神帝强者都要乖乖站在他身旁,充当喽啰的角色,更是令他内心里,充斥着一种别样的骄傲。

    他没想到!!

    以他的天赋,并不算是大夏天骄中最强的,甚至隐隐是下游水准。

    原本侥幸从那场厮杀中存活下来,已经算是万幸。

    可短短几日,他的人生似乎…就达到了巅峰!!

    今日主上召见,直接委派给他一项如此光荣的使命!

    带着神帝,绑架寒月仙宫传人,敲诈吕云这位仙宫真传!!!

    这说明了什么?

    淦!

    当然是说明大人器重我啊!!

    不然为何他不挑选别人,偏偏选我来执行这个任务?

    不行,这个比,我一定要装出高深莫测的感觉。

    如此,大人满意了,肯定会给我更多装逼的机会!!

    “哼!东西带来了么?”

    那大夏天骄脸上充斥冷意,甚至有种俯瞰众生的绝傲。

    而吕云只是点了点头,将怀中一只乾坤袋朝前丢了过去。

    “你,清点一下,看看是不是大…我们要的东西。”

    那大夏天骄很自然地将乾坤袋丢给刑深,负手站在原地,冷声喝道。

    嘻嘻,好爽!

    以破妄境界,指使神帝做事,这种尊荣,试问整个西疆有几人能够拥有。

    虚空之上,凌霄冷眼看着下方的几人,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玩味。

    过了啊,小老弟。

    我叫你出来露个脸,没叫你装逼吧?

    你这典型是,想尽快地结束自己潦草的一生啊。

    “东西都在。”

    刑深点了点头,脸上同样是一抹绝冷之色。

    “哼,杀了吧。”

    那大夏天骄冷哼一声,周身魔芒冲霄,宛如真魔。

    而刑深亦迈出脚步,欲要朝着吕云扑去。

    “果然!!”

    见此一幕,后者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森芒。

    可就在他身外灵芒涌荡,准备施展灵符逃走之时,半空中,突然有金光澎湃。

    然后!!

    只见一道神穿金袍的老者身影突然凭空显现,挡在了刑深之前。

    “大人!!是大人!!”

    吕云眼眸圆瞪,原本脸上的惊慌瞬间消散而去,转而化作一抹狂喜之色。

    我就说!!

    师尊怎么可能派我这位仙宫真传前来送死!

    原来大人一直隐藏在暗中!!

    这是师尊给我的机会,一个在大人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

    幸亏啊!

    幸亏方才我犹豫了一瞬,没有立马施展灵符逃走。

    否则一旦被大人看到,我正道之光的人设岂不是要崩了?

    就很莫名的,吕云感觉到一些庆幸。

    至于寒月宫主为何没有提前告诉他大人降临之事,当然是为了演戏逼真,以免打草惊蛇了。

    能够修至神帝,站在一疆顶峰之人,哪一个不是心思深沉之人?

    与他们博弈,自然要万分谨慎,否则一招大意,就可能满盘皆输。

    而随着“神使大人”凭空落来,一掌印出,刑深的身影瞬间倒飞出去,口中鲜血喷洒,看的吕云险些激动高呼。

    不愧是来自圣教的大人,虽然他的气息看上去并不算太过强横,想来多半是为了低调行事。

    单就这平平无奇的一掌,简直有开天之势。

    否则你看,那修为达到神帝层次的魔头,气息都萎了,头也不回就跑路了!

    “主上,走!!”

    刑深惊呼一声,手握乾坤袋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那大夏天骄眼眸微凝,假装惊慌,转身就欲逃走。

    此时他心底一点都不慌,因为他知晓,这一切都是主上故意布的局。

    可就在此时,他分明是看到,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狠狠一脚将他准备起飞的身影踹在了地上。

    然后,根本不给他张口的机会,竟直接一刀,插在了他心口的位置。

    而当那大夏天骄看到来人面容时,一张脸庞更是瞬间扭曲了下来。

    怎么会?!

    主上怎么会对我下杀手?!

    之前计划不是这样的吧?

    难道是我…哪里做的不合适,惹得主上不开心了?

    终究,那大夏天骄并未想明白事情的缘由,不甘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而此时,那圣教神使却微微点了点头,朝着凌霄道,“不错,诛魔的少年!你叫什么?”

    “在下凌霄,见此地有魔气冲霄,遂来一探究竟!没想到竟见有魔在此,诛魔乃是天下修士己任,我只是做了我份内之事!”

    凌霄转身,脸色一片凛然,周身似有霞光弥漫。

    就连语气,都无端令吕云感觉到一丝惭愧。

    方才,他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诛杀邪魔,可据说真魔向来凶戾,手段诡谲恐怖。

    他区区神将,贸然上前,风险极大。

    可…

    没想到,这世间竟真的有如此正义之士!

    这名叫凌霄的少年,修为明显比自己还要低了一些,可他方才却未有一丝迟疑。

    跟他相比,吕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人渣,败类,正道耻辱!!

    最重要的是…

    淦!!

    谁他…能想到那魔这么弱?

    还有,寒师妹看那少年的眼神都变了,虽然那个凌霄是有点帅有点潇洒,可寒师妹是那么肤浅的人么?

    她这明显是被诛魔少年的正直所打动啊!

    早知如此,我犹豫个锤子。

    这种美人与名皆得的好事,怎么就被我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