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42章成仙秘密
    “等我回来再说吧,青婵,你且安心等在此处,我去去就回。”

    凌霄叹了口气,深深看了叶青婵一眼,抬脚朝着下方掠去。

    叶青婵的身世,或许是他破开圣教壁垒的关键。

    而他之所以犹豫,叶青婵的安危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兵行险招的代价。

    只要他能一统四疆,暗中积蓄实力,到时再对抗圣教自然有所依仗。

    叶青婵待在他身边,总归会慢慢成长。

    可…

    若是她当真能彻底觉醒修为,无异于凌霄身旁又多了一道恐怖底牌。

    总之,就是各有利弊。

    罢了,还是先解决了寒月仙宫再说吧。

    凌霄从天而落,站在寒清秋身旁,又唤来一位破妄境界的小天骄,以及刑深,抬脚朝着界外而去。

    西疆中央,一座千仞高山之上。

    此处灵气化雾,金殿彼伏,隐有仙鹤灵雀于半空飞掠,一副仙家之景。

    而在那山巅一处古殿之前,一位身着月白长袍的中年美妇负手而立,远眺苍穹。

    在其身后,还站着一位白袍老妇,一场脸庞上尽是岁月雕痕。

    两人就站在那,却仿佛震慑天地,连灵风到此都无端散去。

    “宫主…那魔竟有如此胆量,敢擒我寒月仙宫传人?”

    老妇名叫谭静水,乃是寒月仙宫大长老,一身修为早已踏入神帝六品境界,距离七品也仅剩一步之遥。

    “近日西疆并不太平,大夏先后有两魔现世,我想清秋应该是追踪魔迹时被擒下的吧。”

    寒月宫主一张绝美的脸庞上尽是寒意。

    五件道器,百件神器,占据了寒月仙宫近一半的底蕴。

    原本…她是有些犹豫的。

    毕竟以魔行事,就算她给了赎金,也未必能救回清秋。

    可…那位大人却说,寒清秋于圣教有大用。

    这些年,她又何尝不知晓,神主暗中搜寻领悟了道则的天骄强者。

    而寒清秋天赋异禀,身傍两种道则。

    这样的妖孽,神主自然极其看中。

    “可…派云儿一人前去,万一那魔动了杀心,岂不是…清秋和云儿皆要…”

    谭静水脸上有些阴沉。

    如今寒月仙宫,最妖孽的一人,乃是寒清秋,同时她的来历也颇为神秘。

    就连宫主,也不知晓她究竟来自何朝何地,仿佛凭空出现在了寒月山下,拜入了宗门。

    入宗时,虽无半分修为,却已两则傍身,堪称神异。

    而吕云,原本乃是宫主嫡传,亦是原本寒月仙宫传人的不二人选。

    以三十之龄,成就神将二品境界。

    更重要的是,此人精通丹道,天赋极佳。

    谭静水不明白,既是赎人,这等危险之事,宫主为何要派他前往?

    “那位大人回信了,他就在大夏边境,会亲自去救下清秋,至于云儿…乃是那魔点名要的人…”

    寒月宫主自然也有顾虑,可神使大人亲至,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自然都没有半分活路。

    吕云下山,不过是一场有惊无险的历练而已。

    “什么!!大人亲至…怪不得,倒是我多虑了。”

    谭静水眼眸微凝,缓缓点头。

    以那位大人的实力,倒是也没什么值得顾虑的了。

    “前日宗门招收弟子,可有收获?”

    寒月宫主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谭静水道。

    “有几个天赋不错的,其中一名面容被毁,名叫封夜的青年,修为已达神将,领悟了赤金道则,被月筱收为了亲传弟子。”

    “哦?道则妖孽?”

    寒月宫主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森冷。

    她本就是圣教中人,当年寒月宫主“飞升”上界,立她做了宫主。

    而那名叫月筱之人,乃是寒月宫主同脉师妹,亦是寒月仙宫如今的二长老,西疆有名的冰霜美人。

    倒是没想到,以她的淡漠性子,竟也会主动收徒,看来…那封夜的天赋,确实不错。

    有意思。

    还有一年,那处秘境就将再度开启。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有人找到其中那道成仙的秘密?

    如今的寒月宫主名叫任月盈,乃是圣教长老。

    而她守在此处,可不单单是为了监视西疆局势。

    她还有一个更大的使命,即是找寻那秘境中的一道神物。

    寒月仙宫历来有个不传秘密,只有宫主可知。

    寻常长老只听闻,秘境中蕴藏造化,历经仙宫数任宫主祭炼,成之可踏破大道桎梏,成就天地独尊。

    这便是寒月仙宫被圣教所灭的原因。

    可惜,当初那前任宫主死守秘密,临死前更是自毁了魂海。

    任月盈搜寻百年,最终也只是模糊的知晓,那道秘密隐藏在秘境之中。

    可偏偏,那处秘境有所屏障,以她修为根本不可能进入。

    因此也就有了,西疆天骄进境寻宝之事。

    当然了,就算他们真寻到了宝物,最终的下场…

    呵呵,也不过是一只将宝物带出来的寻宝鼠而已。

    “好了,督促弟子修行,还有不足一年,便是秘境开启之日了,这一次,我可不希望他们再空手而归了。”

    “是!宫主!”

    谭静水眼眸微凝,躬身拜道。

    平阳山岳,高峰之上。

    凌霄隐藏在暗处,冷眼看着下方的诸人。

    只见寒清秋修为被封,站在刑深与那位大夏天骄身前。

    此时两人身上皆有魔意波荡,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修者。

    而在山脚下的地方,一道白衣身影缓步走来,脸上虽有丝紧张,但眸光却极其坚决。

    “嗯?”

    凌霄眼眸微凝,嘴角隐有笑意。

    “一千气运,天生火脉,又是个会炼丹的么?”

    是个意外的小惊喜呢。

    不过也是,这寒月仙宫既为西疆顶尖,想必传承不仅有武学功法,定有丹道一脉。

    否则…呵呵。

    “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圣教为何要找叶青婵了?”

    既然棋局已经布好,此处倒也没了凌霄的事情。

    只见他手掌一挥,那尊囚禁着圣教神使神魂的古鼎顿时出现手中。

    “你休想…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到时候…哈哈哈哈。”

    圣教神使声音中充斥怨毒,而凌霄却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直接将那鼎连同神魂一齐收入了魂海之中。

    你终究只站在第二层,而我却已俯瞰万物生灵。

    虽然凌霄还不确定叶青婵的身世,但…有什么关系呢?

    如今的她,已与前世彻底决断。

    就算她找回记忆,也不过是凌霄手里,又一张对抗圣教的底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