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40章不用走了
    “公…公子?”

    叶青婵美眸圆瞪,看着凌霄脸上的温和,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灿烂。

    仿佛只要他在,这世间就再无一丝挫折可言。

    是…心安的感觉呢。

    “青婵,我可以帮你解决掉古魂的问题,但是…你要知道,一旦我出手,或许你的修为,就再难恢复到巅峰了。”

    凌霄叹了口气,脸上似有些犹豫。

    呵呵,开玩笑呢。

    这叶青婵身上的气运,都快有四千之数了。

    就算没法彻底觉醒,未来也必然是震慑一方的存在。

    此时凌霄只是为了让她从本心里接受,是她诛杀了另外一个自己,而非是凌霄!

    “公子!!只要你不嫌弃青婵,就算散去一身修为,青婵也甘心守在你身边!”

    叶青婵明眸含情,俏脸上是一抹决绝之色。

    修炼,不过是为了与你并肩。

    可如果这仙途的尽头是忘了你,我修这仙有何意义?

    倒不如做个凡人,陪你日出日落,不也很快乐吗?

    “好!既然你决定了…”

    凌霄点了点头,嘴角却扬起一抹阴邪。

    散去修为?

    我的宝贝儿,你想啥呢?

    而此时,叶青婵魂海之中,那古魂却突然有些莫名的凉意。

    “叶青婵!!你疯了!!你若没了修为,他必然会将你舍弃!!他是魔,根本没有感情,他只是在利用你!”

    叶青婵丝毫不为所动。

    利用?

    有价值的人,才能被公子利用呢。

    我只求他,能利用我久一些。

    这样,我就能陪在他身边久一些了。

    “叶青婵!!我答应你,我不恨他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答应你,就算我们融合,我也愿意帮他,行了么?”

    “叶青婵!你倒是说句话啊。”

    古魂声音里有些颤抖,而叶青婵却只平静地摇了摇头。

    为了不让凌霄受到一丝伤害,她连生命都可以舍弃,又怎么敢承担两者融合的风险。

    到时候,她将不再是她,又有什么信任可言?

    “叶青婵!!你不要逼我!!我不信他有手段可以抹除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强行融合了你?”

    古魂绝望咆哮,可…她能强行融合个屁啊,如今这具肉身,叶青婵才是主导。

    一切说辞,不过是为了令叶青婵妥协而已。

    “青婵,将此物融合进你的魂海,然后炼化那道古魂,就算你实力无法恢复到巅峰,但多少会有所帮助的。”

    就在此时,凌霄身前,突然有股氤氲血光弥漫。

    原本横亘在半空的血月,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坠下,静静地悬浮在了凌霄面前。

    嗜魂鬼珠,上界鬼族至宝,品阶不详。

    换句话说,此珠的设定,已经超脱了圣州范畴。

    对于任何残魂而言,此宝都堪称禁忌。

    当然,以凌霄的手段,直接神魂侵入叶青婵魂海,将那古魂吞噬融合,倒也不是不行。

    可…谁他妈知道那魂什么来历什么修为,一旦她隐藏了手段,凌霄的下场就是…强什么不行反被什么了。

    不值得啊!

    叶青婵自己融合,修为必有突破,甚至还能凭此揭开这古魂身上的秘密。

    总归她是如今凌霄身旁最忠心的女人,她越强大,对于凌霄的作用自然越大。

    “来吧!青婵!融合它,吞噬掉那道古魂,从此之后,你就是你,再也不必担心被人取代了。”

    凌霄的声音里充斥诱惑,而叶青婵亦是狠狠咬牙,直接将那嗜魂鬼珠融合进了魂海之中。

    “不!!!这珠子怎么会在你手里!!!”

    这一刻,古魂终于明白了,为何区区一个十七少年,竟有如此自信,可以将自己融合。

    嗜魂鬼珠!!!

    青沧界鬼族至宝!!

    传言这件宝物,乃是鬼族兴盛的关键所在。

    历来只有鬼族血脉最纯正者方才能够传承。

    可…它怎么会在圣州出现,又怎么会落到一个人族少年手里?

    “叶青婵!!你快住手!!此珠邪异无比,他是在害你!!你一旦融合此珠,必受鬼气影响,坠入鬼道!!”

    然而此时,古魂的嘶吼已没有了任何意义。

    叶青婵一双眼眸悄然变得血红下来,而那嗜魂鬼珠亦出现在其魂海之中,直接化作滔天血芒,朝着那古魂笼罩而去。

    “不!!!叶青婵,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叶族迟早会察觉到此界异常,到时候…你跟他都将举世不容!!不…是九天不容!!!”

    “嗡!!”

    刺耳的嗡鸣声轰然响彻,凌霄冷眼看着那脸色由狰狞到平静再到漠然的叶青婵,手中魔刀横握,身后雷翼绽放风雷两则,显然是在暗中戒备。

    时间缓缓流逝,直到两个时辰后。

    域界上空,突然有劫云聚拢。

    无数蜿蜒劫雷从天而降,那般深邃的黑色,看的界中众人皆头皮一麻。

    可就像上次一样,还不等那雷霆从天落下,便连同整片天地彻底凝固了下来。

    “哗。”

    漫天冰雨洒落,如同一场盛世烟火,虽短暂,却象征新生。

    叶青婵缓缓睁开眼眸,第一眼有些茫然的绝冷之意。

    可待看到身前那一张温和坚毅的脸庞时,一双清眸中的泪水,再难压抑。

    BGM,起!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叶青婵抬脚,化作一道青影,掠入凌霄怀里。

    两人都未言语,只是紧紧抱着。

    再然后…

    叶青婵抬头,主动将红唇印在凌霄嘴上。

    虽有些冰冷,但气氛却渐渐热切。

    “簌簌。”

    青衣划落,露出那一抹动人的雪白。

    凌霄身外帝袍散去,将叶青婵从地上抱起,然后…

    万军从中,入无人之境。

    叶青婵俏脸上扬起一抹娇羞,再到痴迷。

    “嗖!”

    可…

    就在两人忘我之时,远处天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破风声。

    凌霄眼眸微凝,目视远方。

    域界之中,有他铁律。

    非是召见,不可窥测天殿,否则杀无赦。

    是何人有此胆量,敢擅闯此地?

    叶青婵亦有些惊慌地想要从凌霄怀里挣扎下来,可后者却依旧死死地将她压在身上,亲密无间。

    “嗯?!”

    远处虚空,寒清秋脚步陡然一窒,美眸惊忌地看着天殿上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人,狠狠咽了口口水。

    只是就在她转身欲要逃开之时,却觉一股灵力将她身影包裹,朝着那殿前落下。

    “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