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38章扑朔迷离
    “虽然我不清楚圣教到底意欲何为,但…早在数…年之前,我便察觉到,有人在监视我。”

    寒清秋俏脸上扬起一抹苦涩,看向凌霄的眼神里有些莫名的深意。

    “我想以公子的天姿,怕是也早就落入圣教眼中了吧。”

    “原来如此。”

    凌霄点了点头,眉宇间隐隐带着一丝凝重。

    三百年前,第一位禁忌之体出现,短暂地搅乱了圣州风云后,又消失了踪影。

    三百年前,九幽一族被满族诛杀,而杀他们的,却是世人敬仰的圣教。

    而从九幽仅存的记忆里,当时被灭杀的,不仅仅是她瞑凤一族,还有诸多强者,种族。

    如此说来,好像圣教从三百年前就开始做着跟自己一样的事情了?

    就很突然的,凌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冷意。

    专杀领悟了道则的妖孽,强者?

    是为了控制圣州局势,还是为了…修炼?

    可,当年传言,那第一个出现的禁忌魔体,明明已经踏入了三转境界。

    况且梁翊也说过,他或许是融合了一道天魔真骨。

    等等…

    莫不是!!

    他的天魔真骨散出的气息,误让梁翊产生了错觉?!

    凌霄眼眸一凝,周身似有一股凉意弥漫。

    如果是真的,岂不是说,那圣教神主…

    我…淦!!

    这等手笔魄力,简直比自己还要无耻啊。

    圈养一域,只为…强大己身?

    可圣教强者众多,那人又是如何瞒过世人的?

    “所以,你仅仅是为了保命,所以就想要反抗圣教?”

    凌霄低头,看向那俏脸微凝的寒清秋,眼神充斥森芒,周身一股无匹大势轰然落下。

    还不等后者反应过来,眼前的世界竟突然化作漆黑。

    这寒清秋既有做棋子的潜质,凌霄自然不愿将她轻易诛杀。

    可不搜魂,他又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血月禁域,可幻化人心最恐惧的梦魇。

    如此,看看她究竟在恐惧什么,也就能知晓,她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了。

    黑暗的世界里,一轮血月渐渐浮沉。

    寒清秋眼中涌出一抹绝望,只是嘴角却有种复杂的苦涩。

    她猜到了,凌霄绝不会轻易地放过她。

    毕竟天魔真身这事儿,一旦暴露了,就是举世不容的局面。

    虽说圣教暗中所做的勾当,比魔也差不多了多少。

    但如今,那圣教神主无敌此界,又披着正道之首的崇高外衣。

    所以,世人愚昧,绝不会相信圣教阴暗。

    可凌霄不同,他虽然手段众多,却不过神将境界,若不谨慎,必是万劫不复。

    可就在寒清秋心生绝望之际,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身影,模样绝美,皮肤白皙,一身月光寒袍上,星辰点点,有种脱俗之意。

    “宫…宫主!!!”

    “你为何你还…苟活于世?”

    “宫主!!我!!我只想给你报仇雪恨!!”

    “报仇?就凭你?我辛苦锤炼你两百年岁月,好不容易祭成,却遭遇横祸!说!!是不是你,故意害我!!”

    月袍美妇俏脸突化狰狞,恍如厉鬼,朝着寒清秋横掠而来。

    “不!!不是的!!宫主!!我隐忍百年,努力修炼,只是想为你复仇!!哪怕就算舍弃性命!!我也在所不辞!!”

    寒清秋目露迷茫,面容悲伤。

    只是就在那月袍美妇手掌印来的瞬间,天际却突然亮起一抹玄光。

    然后,凌霄身影飘然而落,整片世界重新恢复了清明。

    寒清秋神色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俏脸上的悲伤还未彻底散去。

    而凌霄只是皱着眉头,死死盯在她的身上。

    末了,却只点头轻笑了一声。

    此时他心底已有了决断。

    隐忍百年,努力修行,偏偏身上没有一丝生机。

    这寒清秋,不简单啊。

    如此衷心绝色的美人,不知能否…助他开启完整的血月禁域?

    如今凌霄的天魔之瞳,虽在念青筠回归本体的一刻,觉醒了第二重禁域,却不完整。

    要想觉醒最终的六道之瞳,凌霄要做的,首先是开启完整的血月禁域。

    自古修行,有情而斩情,从而无情无欲,成就本我天道。

    至于…如何有情?

    呵呵,日久必然生情。

    其实叶青婵也不错,斩之必然道成。

    可她的身份实在扑朔,况且上限极高。

    古魂轮回,身份定是极其恐怖,甚至有可能与上界有所牵扯。

    这一点,从圣教神主不惜代价想要诛杀她就能看出。

    所以,大概叶青婵日后还会陪凌霄走很长的一段路。

    而这寒清秋…

    她的来历,凌霄大概猜到了。

    所以她的结局,或许也就注定了。

    有些事,此时不必点明,否则反而不容易令骄女真心臣服!

    “我可以帮你复仇。”

    凌霄神色淡然地看了寒清秋一眼,“或者说,整个圣州,只有我能帮你复仇。”

    “我知道…之前我帮圣教找寻叶青婵,其实也是为了…”

    寒清秋面露苦楚,欲言又止。

    而凌霄却已明白了她的心思。

    以她现在的实力,怕是还未成长起来,就要被圣教诛杀了。

    而圣教神使亲至,所要找寻之人必然是极有威胁的存在。

    寒清秋的目的,自然是想弄清楚此人的身份,观望能否从中谋得一份机缘。

    “你可知道,叶青婵究竟是何身份?”

    这才是凌霄最关心的事情。

    如果那圣教神主真的就是融合了天魔骨的上一位禁忌体质,那整个圣州,还有谁值得他忌惮?

    他本就是圣州之主,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天魔传承。

    值得他畏惧的,断然不可能是此界之人。

    可叶青婵乃是凌霄从四荒带到圣州之人,她又能拥有怎样的背景?

    上界神女?

    亦或者,上界古宗传人?

    可她又如何知晓神主秘密,值得后者如此大费周折地找她?

    突然间,凌霄感觉到了一丝迷茫。

    难道这其中,还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神主下令,找寻领悟了极冰道则的女子,杀无赦。”

    寒清秋摇了摇头,心底同样有些迷惑。

    以往寒月仙宫倒也帮圣教寻过人,尤其是修魔之人。

    可这一次,却明显不同。

    圣教四大神使亲至四疆,足以看出神主的重视。

    而这,也是她当初心存侥幸,妄图借助那极冰之女的手,复仇的原因所在。

    “罢了,此事我会亲自问青婵的,你先回宗,不要声张,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在西疆布置些手段。”

    最终,凌霄并未再多问什么。

    大雾四起,这圣州当真是…越来越乱了。

    可无论那圣教神主在图谋什么,两人之间,终究会有一决生死的一日。

    至于寒清秋,他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放她离去。

    哪怕她在幻境中的恐惧怨毒都是真实的,可人心这东西,实在叵测。

    更何况,这寒清秋,本就不是人。

    一些考验,还是要有的。

    “公子…其实…你可以利用我,掩饰一下身份的…”

    就在此时,寒清秋俏脸上却突然闪过一抹冷笑,美眸中隐隐带着一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