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31章白发女帝
    “老相此言差矣!!帝君九五之尊,若是前往北境,云方城谁来镇守?再说了…如今北境看似凶险,实在…只是少一个领军的将!”

    金殿之中,一位神色威严的中年男子踏前一步,朝着周皇躬身拜下。

    “帝君,臣以为…该派宁天策返回北境,平定战乱!”

    “宁天策?是啊,他本就是北境统帅,在北境将士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派他前往,统帅大军,此乱可解!”

    殿中顿时有人出声应和。

    “哦?至高无上?”

    周皇淡然点头,“拉出去,诛九族!”

    “帝君!!帝君!!!”

    “周擎苍!!你荒唐!!你格局小了!!”

    “大周亡矣!!!”

    整座金殿,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朝臣脸上皆带着一抹复杂之色。

    放虎归山,已是无奈之举。

    就算宁天策拥兵自重,也好过北境八关齐破,敞开朝门的好吧?

    况且,北境之地,事关重大,乃兵家必守之处。

    一旦此次八关破开,谁又能保证那大秦与大齐不会趁虚而入,征伐天下?

    “现在,可还有人觉得…宁天策该入北境?”

    周皇面色不变,目光俯瞰殿下。

    闻言,众人再不敢言,甚至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帝君!!!老臣为大周操劳一生,如今已是寿元尽头,哪怕您再不愿,老臣还是想说,宁天策入北境统兵,乃是解我大周燃眉之急的良策!老臣的命,帝君尽管拿去,只求帝君…三思!慎行!”

    众臣之前,那头发花白的大周老相颤颤巍巍地走到人前,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将头顶官帽摘下,久久不曾起身。

    “老相!!你…”

    周皇眼眸一凝,脚步踏出,双手将其从地上搀扶起来。

    他如何不知晓,如今宁天策回归北境,乃是形式所逼,众望所归。

    方才他杀人,不过是为了试探这群朝臣,有无心存诡念者。

    如今既然老相以命担保,看来…宁天策归境,已是刻不容缓。

    “来人!请宁天策入宫!”

    “是!”

    大周皇宫,御书房中。

    周皇负手立于窗前,遥看远空方向。

    在其身后之地,虚空衍化帝运,龙行云随,生生不灭。

    说实话,周皇根本没想到北境局势竟发展到了这步田地。

    大夏动荡,西疆人尽皆知。

    十年前的变故,令这尊皇朝元气大伤,神帝强者陨落数位。

    没想到,那夏盛竟然有如此胆魄,敢在此时出兵伐周。

    当然了,就算边关城破,周皇依旧未觉惊慌。

    北境有百万将士,而大夏只出兵二十万。

    虽有国师乔云礼统兵,但很显然,他们只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优势。

    一旦宁天策回归,大夏必然兵败。

    真正令周皇担忧的是,宁天策被困帝都十数年,周敏箬活着时,他心中尚且有所顾虑牵绊。

    如今孑然一人,还有什么能将其约束?

    而且,七万金羽卫…到底是被何人诛杀?

    亦或者是…朝中出了叛徒?

    他方才试探,却不曾看出端倪,至于那已尽迟暮的老相,更无可能生出二心。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哎。”

    终究,周皇心底还是生出了一丝悔意。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费尽心机,将宁天策调回帝都,致使君臣离心,势同水火?

    “帝君是在担心…宁天策?”

    在其身旁,褚大海沉声问道。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周皇摇头苦笑,而褚大海却微微躬身,“帝君若是放心不下…老奴愿随宁将军走一趟北境。”

    “嗯?”

    周皇眉头轻挑,半晌后方才点了点头。

    以褚大海五品神帝修为,若一心想要诛杀宁天策,虽不能说易如反掌,但也不会太过费力。

    如果…宁天策当真有谋反之心,褚大海杀他,只是个人所为,无关朝堂,也就…不会落人口舌。

    “也好!你便以督军身份,随宁天策回北境,待平定战乱,再将其押回帝都,到时,朕自会派人前往,执掌北境兵权!”

    “是!!”

    “报,帝君,宁天策到了。”

    “快请。”

    周皇转身,朝着殿外看去,脸上阴沉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和笑意。

    “天策。”

    “帝君!”

    宁天策一身白衣,桀骜挺拔,举手投足间,有种杀伐之气流转。

    此时他的脸上,并不见一丝喜悦,亦没有半分波动。

    哪怕他已经猜到,周皇召他入宫所为何事,可…

    霄弟!

    没想到,你竟做到了!

    不论凌霄施展了何等手段,短短一月时间,携万军前来,助他回归北境,这等谋略,都堪称震撼。

    “天策!朕知晓,敏箬意外身陨,令你心神交瘁,如今…机会来了!当日那现身帝都的真魔,乃是大夏皇族中人,现在朕要你回归北境,领军伐夏,你可愿意?”

    周皇深吸了口气,脸色隐隐有些沉重。

    “帝君之命,臣不敢不从。”

    只是此时,宁天策脸上却不见半分波动,依旧平静冷漠。

    “好!朕命你为大周兵马统帅,即刻前往北境,抗衡夏朝,命褚大海为督军,负责抗衡夏朝国师乔云礼,你二人同心,大夏必灭。”

    “是!”

    宁天策点头,只是心底却冷笑一声。

    褚大海?

    一个奴而已,待到北境,叫你知道何为天命!!

    直到两人身影走远,周皇方才抬脚,朝着皇宫深处走去,那里,隐隐有一道隐晦气息存在。

    大周既为上四朝,底蕴国力自然不是如今的大夏可比。

    甚至若单论底蕴,就算大秦也不是其对手。

    唯独八朝之首的大元皇朝,稳压大周一头。

    大夏来犯?宁天策?

    哼,犯我大周者,必诛!

    …

    与此同时,大秦皇宫。

    一道红衣倩影安静端坐在金殿之上,一张绝美的脸庞上,是一抹威严绝冷。

    女子一身红袍,其上绣刻金龙,透露九五霸势。

    那一张如画仙颜,苍白的有些病恹,充斥着一种厌世的慵懒。

    而且,最令人惊讶的是,女子的一头秀发,竟是雪白之色,就连那一双狭长美眸中,都掺杂着一抹灰暗。

    妖异,迷人。

    “帝君…”

    此时殿下,站着一位黑衣婢女,黛眉清秀,隐有犹豫。

    “你是说,大夏兵破七关?”

    “是!如今北境百万大军已尽入平阳城,据说…周皇已派宁天策重回北境领兵。”

    “宁天策回归北境?”

    白发女帝神色漠然,眸中似有沉吟。

    之前周皇曾送来书信,借兵伐夏。

    眼下看来,那大周战神回归北境,应该足以抗衡大夏国师了。

    可不知为何,此时她心底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萧北伐之前去了大夏?”

    “是!帝君,据说萧将军半月前率领血龙殿两使,去了一趟大夏,不过第二日便回来了。”

    “呵呵,看来我那位堂弟,应该还活着啊。”

    白发女帝起身,眸中陡然闪过一抹冰冷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