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30章7关连破
    “杀!!!”

    裴擒豹眼眸血红,尤其是感觉到那箭矢上蕴含的灵力,心底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憋屈。

    若是正面交锋,纵使对面有二十万雄兵,他也凛然无惧。

    可偏偏此时,敌在上,金羽卫在下,只见那箭矢洞穿虚空,狠狠落来,绽放无数血花,顷刻便收割了数千将士性命。

    魂海战力又如何,此时那挽弓之人,皆是凌霄挑选出来的大夏强者。

    单凭一个裴擒豹,又怎可能抵挡十万道攻势。

    “该死!!神王强者,随我出手,破开大阵!!”

    裴擒豹眼眸血红,身影当先踏出,朝着半空灵阵撞去。

    此阵不破,他们便是瓮中之鳖,受人拿捏。

    只是就在他身影出现在半空的一刹,只见乔云礼脸上顿时闪过一抹讥讽,脚步迈出,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单单一个裴擒豹,自然再没有半分威胁。

    而凌霄手中,太古魔刃陡然绽放猩光,凭空一刀斩下。

    虚空之上,开始有灵山崩陨,沧海倾覆,宛如灭世。

    “轰!”

    无尽血气翻涌如潮,凌霄一步踏出,出现在那金羽卫中,身旁,两尊战傀紧随,替他挡下身后攻势。

    “杀!!”

    李阔冷喝出声,欺身拦下两位神王。

    原本气势汹涌的大周金卫,瞬间被杀的溃不成军。

    尤其是这七万金卫,皆持长戈,本是杀伐利器。

    可如今困于一城之中,七万长戈根本挥舞不开,反而误伤了诸多金卫将士。

    只见此时,凌霄手中黑刃横斩,所过之处,尽是断肢残体。

    血腥之气冲天而起,将天空映作一片血红。

    一群玄清破妄之人,在凌霄眼中如同待宰羔羊。

    甚至他每一次出手,都能收割上百条人命。

    “该死!!”

    虚空之上,裴擒豹眼眸绝望,尤其是此时,在乔云礼面前,他根本没有半分还手的余地。

    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一刻,裴擒豹终于明白了古人的悲哀。

    杀戮不止,整座龙山城瞬间化作血狱。

    “混蛋!给我停下!!”

    有大周神侯撕空而来,瞬间出现在凌霄身前,妄图阻止他的脚步。

    只是还不等那神侯身影落下,金甲战傀手中神锤砸落,竟连同他身外战甲,砸成了一地肉饼。

    “乔云礼,我跟你拼了!!”

    裴擒豹仰天嘶吼,面如沉水,全身灵力汇于一掌,朝着乔云礼横空落下。

    灵掌照耀苍穹,遮掩天地。

    其上神威纵横,符纹流转,幻化一头绝世凶兽,撕空而出。

    乔云礼冷哼一声,在其身旁,李阔眼中亦闪过一丝冷意。

    两人同时出手,一印一刀,崩裂虚空。

    无匹刀意纵横天地,百丈灵印道音轰鸣,将裴擒豹身外百里之地尽数镇压破碎。

    短短一刹,只见那裴擒豹所施展的凶兽攻势瞬间崩碎。

    而他的身影,亦被那灵印刀芒从半空砸落,周身骨骼尽碎。

    “咕噜。”

    就很突然的,无数金卫眼中,开始闪烁绝望,然后调头拼命地朝着城中逃窜。

    此时任谁也没有想到,大周最精锐的军队,竟以如此憋屈的方式,被歼灭在了这初临北境的第一日。

    凌霄负手站在城下,看着那从半空跌落的身影,身后雷翼闪烁,眼中黑月升腾。

    而那原本便已重伤锤死的裴擒豹甚至都未反应过来,整个人竟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这是…何处?”

    头顶,天空血红,一轮黑月缓缓升腾,然后,裴擒豹仿佛看到了世间最邪恶的景象,一张脸庞开始扭曲,惊恐,最后化作一抹毛骨悚然的绝望。

    “咔嚓咔嚓。”

    “大人,剩下那些金羽卫…”

    李阔与乔云礼站在凌霄身旁,看着那洒落在城中的无数金铠身影,眼眸微凝。

    这龙运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今七万金卫仅剩数千,躲入城中如同…石沉大海,一时倒是难以搜寻。

    “自欺欺人罢了。”

    凌霄摇头一笑,提起裴擒豹的头颅,丢给李阔。

    “挂在我大夏战旗之上,出发,攻打下道城关。”

    “是!”

    大军出行,整座龙运城瞬间寂静下来。

    只是…

    令人感觉恐惧的是,近七万将士被屠,这城中竟没有一丝血气,一道尸体。

    简直荒谬!

    难道方才一切,只是错觉?亦或者幻境?

    只是还不等众人想明白其中缘由,只见整座城池,突然晃动起来。

    再然后,所有人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顶了起来。

    脚下,一根根百丈神木并排成阵,将整座龙运城掀起,朝着那半空灵阵砸去。

    “轰!!”

    两者碰撞的瞬间,天地倾覆,断石残落。

    而那侥幸活下来的数千金卫,终于没能逃避厄运,被生生碾压成了肉泥。

    龙运城外,百里之地。

    李阔等人回头看着那突然崩塌的雄城,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

    只是待看到身前少年脸上的平静,心底猛然有了些许猜测。

    “咕噜。”

    自始至终,他们虽不曾知晓这位年轻大人到底是何来历。

    但他的手段以及心性,却莫名让人觉得…敬畏甚至恐惧。

    一连七日,大周北境七座城关连破。

    剩下最后一关,平阳城,独矗在大周腹地。

    此关一破,即是万马平川,大周将再无力抵挡夏朝铁骑。

    北境百万雄兵,如今尽汇一城。

    可偏偏,无一人敢领兵抗敌。

    前面七关尽破,鸡犬不留,就连城池,也皆被大夏强者连根拔起。

    更令人惊恐震怒的是,大周精锐七万金羽卫,前日奔赴战场,连同朔北大将军,神帝四品的裴擒豹,都如同泥流入海,消失了踪迹。

    甚至连尸骨都未找到!

    整座云方城混乱一团,大周皇朝数百年传承,仿佛已到末路。

    周皇坐于皇位,冷眼俯瞰着下方众臣,周身帝气喷涌,脸色却莫名有些苍白。

    原本,他以为,凭北境百万雄兵,怎么可能抵不住大夏二十万铁骑?

    可偏偏,北境将心动荡,早已没有半分血性。

    七关城破,死伤数十万将士。

    这个损失,对于大周皇朝而言,堪称灭顶灾祸。

    “帝君!!不能再迟疑了!一旦平阳关破,我大周危矣!!”

    殿中有忠臣老泪纵横,眉宇间尽是哀愁。

    宁天策被困帝都,众人皆是知晓的。

    没办法,功高震主,哪怕这位北境战神一心为朝,但当初却无人敢为他谏言一句。

    毕竟,帝王心术,路人皆知。

    可如今,皇朝倾覆,仅在一夕之间,什么功高,什么威胁都不值一提。

    再不决断,大周将彻底崩陨!!

    “帝君!!”

    “住口,尔等有谁敢为天下先,率军抗击大夏?”

    周皇狠狠咬牙,双眸开阖间,有金光迸现,玄化神宫,透露无尽威严。

    只是随着他话音落下,原本群情激愤的众臣却纷纷陷入了沉默。

    您,开什么玩笑呢?

    连朔北大将军裴擒豹都抵挡不了大夏铁蹄,七万金卫,一日陨落。

    我们去?

    去送么?

    淦!

    “帝君!为今之计…怕是只能您御驾亲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