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20章征伐西疆
    直到天际,有妖气袭卷。

    飞龙城所有将士皆是眼眸震撼地看到,一道九龙金辇御空而来,停在了乔云礼身旁。

    其上,一位身穿白袍,面容清俊的少年手握玉盏,轻抿着酒水。

    怀中,竟然还抱一位青衣少女。

    只是那少女…

    嘶嘶!!

    好美!!

    仙颜如画,黛眉倦懒,一双深邃眼眸中透露冰霜寒意,如同九天雪女,误入人间!

    可…

    此乃边关,血战疆场。

    站在城里的,皆是保家卫国的热血将士。

    这纨绔少年究竟是何来历,竟能引国师俯首?

    莫不是帝君的私生子,来此历练,积攒战功好回朝受封的?

    大夏帝都中发生的事情,虽早已传彻西疆。

    可凌霄的身份,却被众人守口如瓶。

    所以,此时就连李阔,眉宇间也带着一抹疑惑。

    只是无论如何,能令六品神帝俯首,可见这少年,定是大有来头!

    “恭迎大人!!”

    乔云礼拜下,迟迟不曾起身。

    凌霄漠然点头,从辇上走下,看了一眼城中将士。

    “准备发兵,攻打大周。”

    “什么?!!”

    李阔等人面面相觑。

    我淦!

    你懂不懂行军打仗?

    这连作战计划都没商议,就贸然发兵了?

    “你们聋了么?这位大人,手握龙符,乃是我大夏至高之人,凌驾皇权!还不快去准备!”

    乔云礼冷喝出声,威严震慑云霄。

    而李阔等人眼中疑惑愈浓,心底却忍不住暗暗揣测。

    至高之人?

    凌驾皇权?

    莫不是…此人乃帝君之爹?!

    就很莫名的,众人眼中突然生出一抹惶恐激动。

    是啊!!

    以国师六品境界,都要恭敬伺候,想必这少年的实力,定还在他之上。

    什么行军布阵,什么计划战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如儿戏!

    不对!!不对!!

    这是闪电战,这是闪电战啊!!

    出其不意,不给大周准备的时间!

    如今国师与大人初到边疆,旁人定无从得知!!

    此时率军出征…

    妙啊!!

    “咚咚咚!”

    战鼓敲响,飞龙城一片铁蹄踏地的声音。

    就连那其他几朝的将领,此时也是目瞪口呆地立于城上,朝着此处看来。

    大夏这是…要作死么?

    皇子驸马化魔,帝君窃朝。

    如今的大夏,本就是风雨摇曳,居然还敢在此时主动出兵?

    只是又很莫名的,众人心底皆感觉到一丝不安。

    他们这是要,打谁?

    直到乔云礼一人当先,携风云之势,率领大夏三位守将兵临大周边关,北境之地方才彻底沸腾。

    大夏这是…直接朝大周皇朝宣战了?

    北境雄关,天策城。

    原本此城并不叫这个名字,后因宁天策封神,方才改名天策。

    只见那插入云霄的百丈城墙,早已被鲜血浸染成漆黑之色。

    此时在那城墙上方,五将并肩,目视远方。

    那里,有千军压来,漆黑战甲如洪水猛烈,令人一眼就觉震颤。

    “将军,刚得到消息,大夏国师乔云礼率一万铁狼骑今日赶到,立马便率兵出城,朝我天策城奔来!”

    五人身后,有暗探来报。

    “哼!大夏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主动来犯?!”

    为首一人,虎背熊腰,方脸浓眉,周身气息竟达到四品帝境。

    宁天策被召回都,北境名义上的统帅,乃是帝都空降而来的兵马大将军张辽。

    可实际上,在北境万千将士心中,眼前这位将军,方才是天策之魂。

    而他,亦是战神宁天策最忠心的旧部,上将袁飞!

    神木道则,曾以一己之力,铸万丈木牢,镇杀敌朝三万铁骑,一战成名。

    宁天策走后,他率领北境大军,死守天策,卫一朝安危。

    “乔云礼居然亲自来了。”

    此时袁飞脸上同样流露凝重。

    说到底,皇朝征伐,统帅至关重要。

    兵行诡道,可汇万人之力于将一身。

    可若是这将本身实力不济,又如何破千军之势,阻万马之威?

    乔云礼虽不曾领悟道则,但一身实力已达六品,正面交锋,袁飞虽无畏惧,却占不到上风。

    而且,皇朝已经一年未送军粮,北境士气已跌入冷谷。

    此时出战,不符兵道。

    “将军,我等该如何是好?”

    “死守天策城,我就不信,他们能破我雄关!!”

    袁飞冷哼一声,眸光凝重。

    若…战神在此,他们何须龟缩,只要战神一声令下,这边疆谁人敢犯?

    可惜,一转眼,他已离开十余年了。

    宁神,不知你在帝中,可曾怀念,边关岁月?

    “报!!”

    就在袁飞暗暗叹息之时,城中又掠来一道身影,躬身拜下。

    “袁将军,统帅下令,开城,迎战!”

    “什么?!”

    袁飞眼眸圆瞪,一身灵威横压天际,险些令虚空崩碎。

    他恨,恨这张辽从不在惜他北境将士性命!

    他无奈,此举当然是周皇刻意所为。

    目的,正是为了将众将心底对于宁天策的敬畏抹平。

    十年征伐,北境百万雄兵死伤无数。

    皇朝不仅从不抚恤嘉奖,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克扣军粮。

    可…

    战神仍在帝都,他们不敢轻动!

    “告诉张统帅,此战,打不了。”

    袁飞深吸了口气,目光突然平静了下来。

    如果,城门大开,大周迎战,或许北境今日就将沦陷。

    乔云礼一人,可撼两名神帝。

    而李阔等人,足以诛杀他北境剩下的两名帝境将领。

    到时,即是命与名皆失。

    当然,自从追随宁天策,袁飞等人早已将性命交付疆场。

    可平白看着将民遭人屠戮,这种感觉对于众将而言,堪称…奇耻!

    “将军!!!”

    袁飞身旁,众将脸色狰狞,显然也是不堪此辱。

    那张辽,根本不将北境将士的性命放在眼里啊!!

    “打不了?袁将军,我劝你一句,这是军令,你这是要违抗军令么?”

    来人起身,脸上似带着一抹不屑。

    “不敢!只是我乃北境守将,虽受张统领调遣,却有镇守边关之职责,此战若打,我大周必败,如此丢了城池,敢问张统领负的起这个责任么?”

    袁飞狠狠咬牙,眼中熊火燃烧,身后似有一株通天古树显化,透露无尽神妙。

    十年压抑,他似乎已到了崩溃边缘。

    “哈哈哈哈,袁将军此言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