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16章正道之光
    “滴!天命之子绝望愤懑,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域界之中,凌霄听到耳边传来的系统提示音,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意。

    淦!

    这西疆真是混乱,居然又有魔头现世了!

    只是…那圣教的神使,怎么还不出现?

    凭秋清寒的实力,显然不够资格做那诛魔的神使,多半是圣教安插在西疆的眼线。

    凌霄之所以没杀她,正是想借她眼、口,引来真正的猎物。

    江羽已死,这夏枫气运庞大,一时半会怕是死不了的。

    如此,他只要在其身上做些标记,就不怕找不到神使踪迹。

    妙啊!

    我凌霄,用得着亲力亲为,到处杀人么?

    我只要坐在此处,就能将天下大势,握于一手之中!

    你以为我真的色欲熏心,想碰乔霜?

    我只是不忍心她这么好的姑娘,便宜了夏枫这样的苟子。

    什么?那为何要杀了她?

    用她一人之死,揭穿夏枫真魔的面目,如此,才算是给夏川父子一个交代。

    淦!

    我凌霄,有情有义,正道之光!!

    “什么!!!帝脉仙瑾?!”

    夏皇等人的脸上,瞬间涌出一抹震撼。

    尤其是夏枫心口那朵灵花,着实神异,散发氤氲灵辉,自行衍化仙影沉浮。

    一看,便不是凡物!

    众人虽不曾见过真正的帝脉灵瑾,但…如此神异之物,夏枫又是从何得来?

    况且,若是旁人指证,或许还有污蔑之嫌。

    可司空珲,乃是夏枫最好的兄弟。

    他的话,自然又多了几分真实!

    对上了!!

    一切都对上了!!

    诛杀大周嫡公主,抢其仙瑾,施展了夏家传承武学!!

    只是…他是如何从那一众大周神帝手中逃脱的?

    “你…你胡说,这根本不是帝脉仙瑾,这是…这是大人赐予我的上界仙草!!”

    夏枫怒喝出声!

    相比于逼死乔霜,这真魔的身份,无疑更令他感觉惶恐!

    一旦他背负这样的名头,整个西疆,怕是真的再无其容身之地。

    而且…圣教更不会放过他!!

    司空珲,这个混蛋!!

    居然污蔑他!!

    可他是如何知晓我心口有仙瑾的?

    等等…

    昨夜他与乔霜大战…必然是脱了衣服的。

    虽说后来的事情有些诡异,但…不重要了!

    贱人!!!

    这是想拉着我一起死?!

    怎么会!!明明是一局好棋,怎么就成了这样的局面?!

    我他妈心态崩了呀!!

    大人!!大人你快出现啊!!

    现在只有你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噗嗤。

    你在想屁吃,老子筹谋这么久,一步一步巧妙算计,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我证明你清白?

    那谁帮我去钓圣教神使?

    我自己?

    不不不,那实在太危险了,虽然有道主化身这道无敌的底牌,但人家…真的一点风险都不想冒呢!

    “放肆!!!死到临头还敢污蔑大人!!夏枫,你真是让朕太失望了!”

    夏皇眼角轻颤,心底却充斥鄙夷。

    你以为将事情推脱到大人身上,就能为自己谋求一线生机?

    夏枫!!你天真!!

    “父皇,我…”

    夏枫欲哭无泪,这仙瑾明明就是大人赐我的。

    你们一群凡夫俗子,不认识也就罢了,凭何认定我就是魔?!

    直到此时,夏枫也不曾怀疑,他心口的这道灵瑾,其实真的是大周重宝,帝脉仙瑾。

    毕竟在他想来,大人何等身份,又是神帝修为,想要诛他,何必如此费尽心机?

    “滴,天命之子对反派魔头盲目信任,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住嘴!夏枫你背叛大夏,罪无可赦,当诛!!”

    夏皇冷喝一声,手中金辉乍现,凭空化作龙印,朝着夏枫当头落去。

    那般囚禁天地之势,瞬间令后者脸色大变,手中一枚灵符陡然闪烁金光。

    与此同时,夏枫周身,滔天魔光开始闪烁,直接凝聚成一头黑蛟虚影,朝着司空珲怒印而去。

    今日不诛你,老子就不姓夏!

    万劫不复!!万劫不复啊!

    我夏枫苟了二十五年,步步为营,小心图谋,最后竟毁在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手中!!

    “这是…果然是魔功!!!”

    殿中众人脸色震撼,尤其是此时那蛟影中弥漫的阴邪之气,更是令他们心底生出恍然。

    果然!!!

    这大夏大皇子,当真是魔!

    龙印与灵符碰撞,浩瀚的神威陡然汹涌而开,将整座大殿碾压破碎。

    只是那蛟影,终究未能落到司空珲身上。

    只见在其身旁,司空昱手掌一握,直接凭空将那蛟握于手中,狠狠捏碎。

    “司空珲,你给我等着!!”

    夏枫眼眸微凝,手中第二张灵符突然亮起一丝金芒。

    而他的身影,竟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淦!!

    原来,这就是他能从大周众帝手中逃脱的倚仗。

    虚空之上,凌霄眉头轻挑,嘴角笑意愈浓。

    原本他还想着,该怎么不露痕迹地帮助一下夏枫。

    像他这样的大好青年,死在龙运城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他应该去更广阔的天地,做一只勤奋的寻宝狗,完成自己的使命。

    当然,凌霄相信,就算他不出手,这夏枫应该也死不了。

    好歹身上还有两千三百点气运呢,自有天道庇护。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夏枫跑的居然如此轻松。

    “灵符么?有意思…去吧,跟着他,将他寻到的遗迹收割一下。”

    凌霄话落,域界中顿时有一道人影掠出,朝着城外极速掠去。

    那一株帝脉灵瑾之上,有凌霄布置的手段。

    所以,不论夏枫跑到哪,变成什么样子,都难逃凌霄的掌心。

    让他蹦跶一阵,顺便收一收西疆各处的遗迹,再适当地震慑一下,将他那枚保命的灵符消耗干净。

    到时候,凌霄就会从天而降,带着满身正义金光,为天下,诛此魔!

    完美!

    剧情跌宕,布局缜密,一环一环,顺理成章。

    我,凌霄,不愧是最佳导演!

    戏怎么演,我给你排好,你只管按照我的剧本,一路走到死就行了。

    “嗡!”

    凌霄身影从虚空迈出,出现在乔府大殿。

    在其头顶,隐有世界衍化。

    其中仙霞弥漫,龙影浮沉,一轮金日,绽放万千辉光,说不出的神秘霸绝,令人心生臣服。

    “嗯?”

    饶是乔云礼六品神帝,此时看到那突然出现的人影,苍老的眼眸中都是涌出一抹浓郁的震撼!

    衍化世界?!

    这是何等恐怖的修为手段?

    难道…这位就是,众人口中的那位…神秘大人?

    “大人!!”

    夏皇躬身拜下,脸色一片赤诚。

    而乔云礼与司空昱犹豫一刹,同样弯腰拜了下去。

    开玩笑!

    夏皇又不是傻子,如果此人不是大有来头,他堂堂皇朝之主又何必如此卑躬?

    就很莫名的,乔云礼觉得,霜儿幸亏不是因此人而死。

    否则,怕是他乔家,真的要在大夏除名了。

    “跑了?”

    凌霄语气森冷,夏皇竟“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大人…是我无用!!”

    卧槽?

    乔云礼与司空昱脸色一变,心底对于凌霄的身份更加敬畏疑惑了。

    至于么?

    这人究竟什么身份,值得帝君下跪?!

    就很突然的,此时两位大夏国柱有些为难。

    跪…还是不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