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15章夏枫要疯
    “大国师!!霜儿到底是被谁所杀?!”

    夏枫眸光凛冽,却不像司空珲那般悲痛欲绝。

    只是此时,乔云礼却未张口,只沉默地站着。

    殿中气氛,渐渐压抑,令人喘不上气来。

    很快,夏皇、司空昱等一众皇朝神帝纷纷降临。

    乔霜毕竟是大国师嫡孙,又是乔家唯一的传人。

    她的死,必然会掀起滔天风波。

    甚至所有与此事有关者,怕都会以命做祭!

    “国师!到底出了什么事?”

    夏皇迈步,走到乔霜尸体前,看着少女脖间的一道勒红,眼眸微凝。

    “今日一早,有下人去唤霜儿用膳,结果却发现,她自尽在了房中。”

    乔云礼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悲,可越是如此,却越让人觉得压抑。

    一位六品神帝的愤怒,就连夏皇都感觉极为头疼。

    “自…自尽?!”

    殿中众人同时一愣。

    好端端的,这乔霜为何自尽?

    乔家传人,大皇子未婚妻的身份,足够尊荣。

    这乔霜天赋虽然不算妖孽,但放眼大夏也勉强称得上天骄二字。

    大好年华,突然自尽?

    阴谋!!

    这是阴谋的味道啊!!

    “怎么可能?”

    没来由的,夏枫心底一寒。

    我淦。

    这乔霜不会是因为昨夜,自己跟她那个后,羞愤自尽的吧?

    可…当时是她主动的,而且欢呼的不也很快乐么?

    虽然直到此刻,夏枫都觉得昨晚的经历有些不真实,可…乔霜的喘息就在耳边,不似作假!!

    “我听闻昨日,霜儿与你们一起在云梦仙楼集会,期间有人逼迫她跳了舞?”

    乔云礼常年闭关,所以不曾知晓凌霄身份。

    虽然府中下人说起,在那位神秘大人面前,连夏皇都谦卑有礼。

    可…即便如此,他乔云礼堂堂六品神帝,乃大夏脊梁,又怎会畏惧一个来历不明之人?

    况且,若是以往,乔云礼自然不会主动得罪,可霜儿若真是因此而死,那么不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是…”

    司空珲眼中冷光闪烁,不应该啊。

    当时霜儿确实羞愤难当,但两人走到石桥之时,她已经平复了心情,还共同商定了对付夏枫的计划。

    怎么一转眼…

    “帝君,试问整个大夏,有谁能逼迫我乔云礼之孙献舞?”

    乔云礼转头,看向夏枫,“而且还是当着大皇子的面?看着自己的未婚妻为他人献舞?”

    “这…枫儿!到底怎么回事?!”

    夏皇冷喝一声,难不成乔霜是被人羞辱致死?

    可…何人有此胆量?

    这夏枫是他妈的脑子坏掉了?

    居然敢羞辱大国师之孙,自己的未婚妻?

    “父皇…是…那位大人。”

    夏枫咬了咬牙,轻声说道。

    “什么!!”

    夏皇神色一凛,他虽被凌霄种下魂印,可神识又未被抹除。

    所以此时的震惊是真的,慌…也是真的!

    为大人献舞…那怎么能说是羞辱呢?

    这明显是你乔家的荣耀啊!

    可,大人交代过了,不许泄露他的身份,如此一来…该怎么安抚大国师呢?

    要不…杀了?

    可这老头是神帝六品,足足比夏皇高出一品,若是动手,怕是大夏国号都要改了…

    还是先回宫中,将此事禀报给主人,由他定夺吧。

    “国师啊…霜儿之死,朕心甚痛,待会儿回宫,朕便下旨,封她…”

    “帝君!!”

    还不等夏皇话音落下,乔云礼已经恨声打断道。

    “我孙儿死的不明不白,帝君就不打算给我乔家主持公道么?”

    “嗡。”

    两股大势,如天地崩陨,瞬间令众人变了脸色。

    尤其是此时乔云礼眼中闪烁的那抹冷意,更是平白令人心底有种莫名的惊悸。

    “主持公道?”

    夏皇神色阴沉,怎么主持公道?

    你是想让我大夏亡朝还是想叫我下去陪你孙女?

    淦!

    “我乔云礼自问一心为朝,忠心耿耿,也曾开疆扩土,为大夏立下汗马功劳,帝君,如今我孙儿惨死,您不该将那罪魁祸首擒来为其雪恨么?”

    此时乔云礼的话,虽字字在理,又何尝不是诛心之言。

    若是今日夏皇不答应为乔霜报仇,势必会凉了朝堂众臣之心。

    人心散了,队伍怕就不好带了啊。

    一时间,殿中众人纷纷变了脸色。

    尤其是那两个夜里当值的侍卫,眼眸中更是闪烁一抹犹豫。

    乔霜之死,疑点重重。

    但罪魁祸首,怕根本不是那位神秘大人,而是…

    一想到乔霜昨夜归来时的落寞绝望,以及对他们的关心,两人对视一眼,最终抬脚走到殿中。

    “国师大人…”

    “嗯?”

    乔云礼眼中杀意流转,一股天威浩荡而出,险些将两人就地镇杀。

    “昨夜小姐…被大皇子唤去了梨香苑,似乎…似乎…”

    “什么?!”

    闻言,不仅是乔云礼脸色一颤,就连司空珲,眼眸中也陡然涌出一抹杀意。

    梨香苑?

    龙运城最大的客栈?

    半夜?

    “哦?枫儿,可有此事?”

    出奇的,夏皇并未觉得愤怒,心底竟隐隐有些欣喜。

    夏枫啊夏枫啊!

    你还真是…做的好啊!!

    若能用你的命,平息国师的怒火,这简直是…一举两得啊。

    “我…我…”

    夏枫眼角轻颤,“你等休要血口喷人!!”

    “我等愿以命证明,小姐昨夜从梨香苑归来,衣衫不整,神色绝望,怕是…”

    “扑哧!”

    还不等那侍卫话音落下,乔云礼突然伸出一手,直接将其擒下,眼中魂光涌动,直接搜了他的神魂记忆。

    见状,夏枫身躯一颤,手掌猛然紧握,显然是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原来是你!!夏枫!!!你这个畜生!!”

    司空珲神色狰狞,周身灵光陡然璀璨,一步踏出,朝着夏枫怒冲而去。

    “我…”

    夏枫根本没有丝毫犹豫,一手轻抬,滔天灵芒幻化成印,狠狠砸向司空珲胸口之上。

    可,令他感觉恐惧的是,此时那司空少主竟仿佛凛然不惧,生生挨了自己一印,身影依旧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下一刹,只见他手掌探出,嘴角鲜血横洒,竟将他胸前衣衫震作粉碎。

    一株灵瑾赫然浮现,护在夏枫心口。

    而司空珲脸上,突然涌出一抹凄厉的冷笑。

    “果然啊!你果然是魔!!霜儿一定是被你逼死的!!一定是!!”

    “什么?”

    众人神色不解,这夏枫怎么就成了魔?!

    “帝脉灵瑾!”

    直到司空珲牙咬切齿地说出四字,众人脸上的茫然方才悄然凝滞。

    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夏枫心口的方向。

    我…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