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14章乔霜之死
    “你的感受?”

    司空珲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那个边关的雨夜。

    那日他冲杀敌营,落入圈套,是夏枫率领百骑,从天而降,将他救出。

    那一刻,说实话,司空珲是感动的。

    尤其是夏枫身上的无数伤痕,更是令他心底暗暗发誓,不论日后他变成什么样,自己都会…誓死追随!

    不为护龙,不为功名,就为今夜这一场血战。

    大概那个年纪的少年,都是热血、心存大义的吧。

    哪怕父亲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帝王之家,无真心。

    可司空珲心中,还是对夏枫存着一份感激。

    只是!!

    他做梦也没想到,今日夏枫将他召入皇宫,竟是为了…

    “我之一生,艰难困顿,所言所行,皆不由己,谨慎卑微,步步为营,为了什么?”

    夏枫苦笑,目有所悲。

    “我十岁丧母,隐忍发奋,身在皇宫,处处被人针对,就连父皇,也对我提防戒备!!!”

    夏枫越说,情绪越激动,“你觉得,我能像你一样,肆意妄为,凭本心做事?”

    “我若得不到天下,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而你,有司空家撑腰,永远不会落入绝境!!”

    “司空珲,你以为我不想给霜儿幸福么?我…做不到!”

    “这帝都中有多少人盼着我死?我若对霜儿太在意,她终究会成为别人眼中的棋子!!”

    “罢了!与其三人痛苦,不如就让我一人承担吧!你是我弟,她是我所爱,将她托付给你,我很放心,如此,我也能心无旁骛,一心…争帝!”

    “轰!”

    夏枫身外,突然有灵芒冲霄,整座大殿的温度,都在此时无端寒彻了几分。

    司空珲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嘴唇轻颤,竟久久不曾说出话来。

    “大…大哥!!”

    原来!!!

    大哥的内心,竟是如此的复杂辛酸!!

    他是魔又如何?

    谁又说魔全都是无情狠辣的?

    我看大哥就很不错!

    为了霜儿的幸福,背负着自己的苦痛,竟要将她…托付给我!

    这样的人,成魔只是为了…更加强大,如此才能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吧。

    人生第一次,司空珲感觉,魔,与自己想象的不同。

    “珲弟,你悟了么?”

    夏枫轻叹了口气,只是眼底却有些异样的阴沉。

    司空珲,终有一日,我必将司空家连根拔起。

    “大哥!!我悟了!你放心,日后我定会举司空一族之力,助你登临帝位!!”

    司空珲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夏枫的目光里,充斥着感激。

    都说通了,一切都说通了!

    夏枫入魔,怕是为了实力,他故意表现的对霜儿冷漠,其实是在保护她!

    可…他为何诛杀那大周嫡长公主,夺那一株帝脉灵瑾?

    莫不是大哥的身体…有恙?

    对!一定是这样的!

    修魔者,境界提升虽快,可心境却常常不稳。

    这便是世人常说的,魔,随心所欲的原因,实在是他们,很难控制本心!

    而这灵瑾乃是大周重宝,据说能温养心脉,静气凝神…

    “大哥!你…”

    “不好啦不好啦!!”

    就在司空珲眼神苦楚地想要询问夏枫之时,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道惊慌声音。

    “嗯?”

    夏枫眉头轻皱,转头却见一名禁军侍卫慌张掠来,在看到司空珲时,明显愣了一瞬。

    “何事如此惊慌?”

    “大皇子…”

    “但说无妨,司空将军又不是外人。”

    “是!大皇子…乔霜小姐…死啦!”

    “什么!!!”

    一瞬间,夏枫与司空珲脸色同时一愣,紧接着化作一抹浓郁的震撼愤恨。

    卧槽?

    我他妈好不容易忽悠的司空珲为我所用,准备发动总攻,一举登临帝位了,结果…筹码没了?

    而且!!

    不知为何,此时夏枫心底竟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我以为我站在第十层,可现在为什么我感觉十一层有人?!

    “到底怎么回事!!!”

    司空珲一把拽住那侍卫的铠甲,嘶声喝道。

    “小人不知,但听说大国师已经出关,如今乔家人人恸哭。”

    “嗖!”

    司空珲狠狠咬牙,根本不顾身后的夏枫,瞬间朝着宫外掠去。

    怎么可能?

    他方才幻想了两人大婚的场景,乔霜居然就死了?

    昨日分开,她虽憔悴,但明明是开心的!!

    是谁!!

    是谁杀了我的霜儿!!

    自始至终,夏枫都未再开口,只是神色凝重地看着那消失在远处的司空珲,心底暗暗沉吟。

    到底怎么回事?

    乔霜明显是喜欢司空珲的,否则昨夜也不会去梨香苑找自己。

    可为何一夜时间,她竟死了?

    国师府守备森严,又有大国师乔云礼这位六品神帝坐镇。

    莫说寻常人,就算是神帝强者也不可能轻而易举进府诛杀乔霜。

    除非是…

    夏枫眼眸微凝,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可没有道理啊,那位大人何必要杀乔霜?

    只要他想,整个大夏都能在弹指间灰飞烟灭。

    是皇后?或者二皇子他们?

    最终,夏枫从乾坤袋里找出两枚灵符,握于手中,朝抬脚朝着殿外走去。

    如今的乔霜,名义上还是自己的未婚妻。

    她死了,自己若不现身,怕是会招来更多非议。

    那两枚灵符,是他自一处古迹中寻到的。

    一枚可挪移空间,一枚可抵神帝一击。

    不论,乔霜是被谁杀死,总归是有人要对他下手了!!

    国师府,一股神威冲霄。

    所有侍卫、婢女皆是神色惶恐地跪在地上。

    大殿中央,乔霜的尸体被摆放在一张玉榻之上。

    在其身前,一位头发花白的黑袍老者静静而立。

    一缕磅礴大势,如同山前骤雨,即将倾泄。

    “轰!”

    “霜儿!!!”

    直到司空珲从殿外闯来,才将殿中沉寂压抑的气氛打破。

    乔云礼眉头轻皱,看着那扑通一声跪倒在乔霜灵棺前的青年,一双苍老眼眸中,深邃流转,似有星辰衍化。

    “你是…司空家那小子?”

    “乔爷爷!!霜儿,究竟是怎么死的!!”

    司空珲泪眼血红,脸上的狰狞看的乔云礼都是有些心惊。

    他倒是没想到,今日第一个上门的,竟是这位司空少主。

    “霜儿!!!”

    紧接着,又一道悲呼从殿外传来,夏枫身影从天而落,一身黑色蟒袍熠熠生辉,脸庞上同样带着一抹震惊悲痛。

    只是莫名的,那殿中站着的两名侍卫,眼中却突然闪过一抹凛冽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