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13章让给你了
    直到清晨,夏枫茫然醒来,此时屋里早已没了乔霜的身影,而他则是躺在地板之上。

    只是软塌上的血痕,却仿佛在印证着昨夜的狂欢。

    可…

    就很莫名的,夏枫看着自己整齐的衣衫,总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我做了么?

    大概是做了!腰还疼着!

    可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其实也不是不真实啦,就是…为何我都停下了,乔霜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响彻?

    好像是…响了一晚上?

    罢了!

    大概是太累了,出现幻听了。

    与此同时,国师府外。

    乔霜行至门前,故意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与衣衫,脸上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落寞。

    “大小姐?!”

    门外,两名侍卫眼眸微凝,尤其是小姐此时的神情状态…

    难不成大皇子…真的…

    “不许声张,不许…告诉爷爷,还有…天冷了,你们夜里当值…记得穿厚一些…”

    乔霜眼中含泪,语气疲惫,抬脚走进府中,径直朝着自己的行宫走去。

    下人嘛,给点毫无价值的关心,就该死而后已了!

    “大小姐…当真是仁善和蔼…体恤下人!”

    “此生能护小姐安危,某死而无憾!”

    “可…到底要不要报之国师,大小姐定是受了欺负!”

    “国师如今正在闭关的关键之时,若是此时打扰…”

    “可大小姐…”

    “哎!总归是要嫁入夏家的,若是那大皇子日后敢负了小姐…哼!真当我等不知道,那所谓的妖蛟,是他夏盛自导自演的吗?”

    域界之中。

    凌霄站在天殿之上,身前宁儿一板一眼地在打着一套拳法。

    短短半月的时间,这小丫头的境界竟然踏入了魂海层次,身上的气运,也增加到了一千五百点。

    不愧是天命之女,生来不凡,只要按部就班地修炼,总能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

    此时这片天地的灵气,已经浓郁到了一种堪称恐怖的境地。

    刑族、火族的几位神帝神王,近日也连有突破。

    “宁儿,你有喜欢的灵宝么?比如…剑啊,刀啊什么的?算了,你自己挑吧。”

    凌霄拿出乾坤戒,随手一挥,只见漫天灵光闪烁,一堆堆的灵宝瞬间出现眼前。

    浓郁的灵气氤氲而开,在半空荡漾起层层涟漪。

    “吼!”

    花花的身影瞬间从天际浮现,那一双狗眼中闪烁着异彩,嘴边似有晶莹闪烁。

    “啊!”

    宁儿吓了一跳,凌霄眉头轻皱,凭空一掌扇出,直接将花花扇飞出了百丈距离。

    “吓我宁儿,我吃你啊!”

    “没事宁儿,是哥哥养的宠物,在这方域界,你即是主宰,若看谁不顺眼,只管拔刀,你慢慢挑,不着急,有喜欢的就拿起来。”

    凌霄淡然一笑,转身走入殿中,叶青婵正闭目盘坐,似在修炼。

    此时她的周身,有一股极恐怖的冷意蔓延。

    整座大殿,如同寒冬,凛冽刺骨。

    突然间,大殿上空,隐有雷云汇聚。

    无数黑色雷霆蜿蜒天际,欲要将下方少女撕碎。

    “突破了?”

    凌霄眉头轻挑,身外雷芒璀璨。

    可下一刹,那原本落下的劫雷,却突然静止了下来。

    再仔细看去,却见其上似有冰霜凝聚,短短半息的时间,竟自行破碎。

    凌霄眼眸微凝,心底对于叶青婵的实力愈发了解了一些。

    这丫头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真正的战力,怕是已经超出了神将范畴。

    就单单方才那种极冰之力,以凌霄神侯境界,都感觉有些…忌惮啊。

    “嗡。”

    叶青婵美眸睁开,一抹幽蓝一闪即逝。

    只是此时,她似乎并没有感觉很开心,眼底深处,隐有些失落。

    “公子!”

    可再看到身前的人影,叶青婵俏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灿烂,直接化作一道残影,扑到了凌霄怀里。

    “怎么了!突破了怎么还哭了?”

    凌霄低头,看着叶青婵一双泛红的眼眸,脸色始终平静。

    “没事!就是…看到公子就很开心…公子,青婵一刻都不想离开你…”

    “只要你不想,就没人能让你离开。”

    凌霄淡然一语,而叶青婵却有些诧异地抬头,朝他看了过来。

    真的吗?

    真的没人能让青婵离开么?

    可…为何我总感觉,有种将要分离的悲伤?

    公子啊。

    如果真的有一天,青婵忘了你,你一定不要生气,好么?

    我不怕天道轮回,也不怕魄散魂飞,记忆中没有你,那才叫可悲。

    “嗯!我不会离开公子的!”

    叶青婵俏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只是抱着凌霄的双手却更用力了一些。

    “哥哥…我…啊…”

    “哐啷!”

    殿门处,突然传来一道重物落地的声音。

    凌霄与叶青婵转头看去,却见宁儿小手捂着双眼,身前掉落一朵白色莲花,乃是当初花漾手中的那一道传承道器,太虚白莲!

    可能又担心摔坏了灵宝,宁儿一手捂着眼睛,很快地蹲下身子,将那白莲捡起,又重新捂住了眼睛。

    “噗嗤!”

    叶青婵破涕为笑,而凌霄亦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丫头,真是可爱极了。

    “挑好了?”

    直到凌霄两人牵手走来,宁儿方才岔开小手,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

    “这太虚白莲不错,不过,宁儿,你怎么就挑选了一件?”

    “哥哥!一件就够了,宁儿现在也用不到太多灵宝。”

    宁儿紧抿着红唇,很是乖巧的样子。

    “来吧,我再给你挑几件合适的。”

    最终,在凌霄的执意要求下,宁儿手中又多出了三件灵宝。

    乃是一件道器长袍,一件八角古塔,还有一枚青色玉佩。

    “好了,这三件皆是防御至宝,你带在身上,我也放心。”

    凌霄笑着揉了揉宁儿的小脑袋,后者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笑意,“反正我又不会离开哥哥,有哥哥在,谁还敢欺负我不成。”

    “呵呵,终有一日,你会长大,会去寻找自己的机缘。”

    凌霄摇头,目视苍穹,而宁儿却鼓着小嘴,小声嘀咕道,“我才不要,我就要跟着哥哥…”

    龙运城,大皇子殿。

    司空珲眼神冰冷地看着眼前的夏枫,脸上再不见往日的敬畏。

    他是魔!

    就凭这一点,就足够司空珲与他彻底决裂。

    也好,就顺便约你去比个武,在当面揭穿你的虚伪面容!!

    “珲弟,叫你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夏枫苦笑一声,轻轻叹了口气。

    “有什么话就说吧,正好,我也有件事,想跟你说。”

    司空珲脸色始终漠然,他恨啊!

    恨自己去边疆三年,不曾陪在乔霜身旁。

    可想而知,霜儿这三年是如何度过的。

    整日跟在一个魔身边,肯定是…度日如年吧!

    魔啊!!人人得而诛之!!

    “哦?好吧,那我先说吧,珲弟,我思虑良久,觉得…其实你跟霜儿才是最般配的。”

    “轰!!”

    司空珲身外的波动,无端汹涌了一瞬。

    紧接着,他以一种近乎呆滞的目光看向了夏枫?

    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将乔霜…让给我?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司空珲有些懵,有些激动,但理智告诉他,要克制!

    毕竟魔的心思,实在阴险,一不小心,就可能落入他的圈套。

    “珲弟,我知道,你觉得我懦弱,无胆,不像个男人,可你真的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夏枫仰头,看向大殿之外,眼眸中竟见了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