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7章1场宴席
    “嗯?珲儿…你说什么?”

    司空昱眉头紧锁,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司空珲。

    “珲儿,你要知道,皇后两子,在朝堂势力极大,而你与夏枫关系密切,如今在这帝都已不算秘密,你若是此时另投新主,不是明智之举,况且…若夏枫得国师相助…怕是太子之位…”

    “呵呵,父亲,我就随口一问。”

    司空珲点头一笑,方才令那忠义伯的脸色稍稍有些缓和。

    他如何不知晓,于司空一族而言,助夏枫成就帝位,将会是从龙大功。

    司空家再强,也尚在皇权之下。

    尤其是现在,夏盛一脉窃来江山,本就毫无底蕴可言。

    他司空家若能助夏枫登临帝位,就变成了后者手中的底蕴。

    天下是图谋不了,但…皇权之下第一世家的名头,也足够司空一族昌盛数百年了。

    “你刚回来,最近帝都频有大事发生,宫里更是传出消息,来了一位大人物,但身份却极其神秘,你千万不可招惹,否则司空家,会有灭顶之灾。”

    司空昱叮嘱两句,撤下府顶灵幕,这才朝着堂中走去。

    “大人物?”

    司空珲眉头轻挑,能被父亲称为大人物的,难不成是中疆之人?

    入夜。

    龙运城东,一座恢弘古楼前。

    无数世家天骄,重臣之子汇于楼前,神色恭敬,目露激动。

    周围不少城中百姓见此一幕,脸上皆带着一抹震撼之色。

    能够令这些跋扈公子如此卑躬的,定是宫里的皇子。

    果然,当大夏三位皇子的身影从街头走来,众天骄方才快步迎上,弯腰阿谀,一副奴相。

    当然,此时众骄舔的,多是二皇子夏成和三皇子夏黎。

    毕竟这两位,乃是皇后嫡子,成就帝位的概率更大一些。

    至于夏枫…

    这位大皇子虽年纪大些,但母后只是妃位,又早早死了。

    如今在这帝都之中,毫无根基可言。

    况且,夏枫性格实在太过软弱,就连夏成与夏黎,也时常直呼其名,根本不曾将他放在眼里。

    当然,对于这一切,夏枫自然不曾理会,甚至脸上依旧是一副和煦笑意。

    司空珲归城,乔霜已是他未婚之妻。

    大夏两大权臣已与他捆绑一起,这帝位还不是唾手可得?

    皇后?

    她的势力确实极大,但还是太过妇人之仁。

    否则,他夏枫又怎能苟活于世?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等那位大人一走,我便告诉你们,谁才是大夏的主人!

    “呵呵!诸位好久不见。”

    可就在三位皇子被众人簇拥着朝着云梦仙楼走去时,街道尽头,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笑声。

    只见司空珲已换下战铠,着一身蓝衣,当真有几分朝中新贵的意思。

    在其身旁,乔霜俏脸淡然,一袭白裙,美不胜收。

    “司空兄!”

    对于这位忠义伯独子,又携战功归朝的司空大公子,就连夏成与夏黎,也是笑脸迎上,一副热情模样。

    乔霜他们是笼络不了了,毕竟她与夏枫的婚约,乃是夏皇亲自定下的。

    可这司空珲,三年征伐,一身血性。

    即便之前与夏枫有些交情,可近日帝都流传的那些传言,他们作为大夏权贵,自然都是知道的。

    八卦嘛,在哪都是达官贵人们的消遣。

    可…如此看来,司空珲与夏枫的感情,也未必像表面看来的那般稳固啊。

    “司空兄,好久不见!”

    夏成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只乾坤袋,“这里面是一件绝品神铠,乃是我之前在一处秘境中所得,成以为,此等神铠,只有司空兄配得上。”

    “呵呵,二皇子谬赞了。”

    “司空兄…”

    望着那围拢在司空珲身旁的众人,夏枫只摇头一笑,神色始终淡然。

    他与前者的感情,绝非一件神器所能衡量。

    甚至当初为了得其信任,夏枫更是用了不少苦情戏码。

    换命的交情,又岂是灵宝所能衡量?

    “枫哥哥。”

    乔霜走到夏枫身旁,脸上是一种温柔笑意。

    只是,这种温柔,却过于礼貌了。

    就很突然的,夏枫觉得,头顶有些痒?

    “霜儿可见过忠义伯了?”

    当然,出于对司空珲的信任,夏枫并未想太多,而是跟随众人的脚步,朝着云梦仙楼走去。

    “不曾。”

    乔霜始终不冷不热,倒是令夏枫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怎么半日不见,这乔霜对他的态度就有了如此大的改变?

    还是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害羞了?

    直到众人走入楼中,各自入席。

    司空珲盛情难却,被二皇子三皇子拉着坐于一处。

    而夏枫本就交友不多,如今又当着那两位嫡皇子的面儿,根本不敢有人跟他表现的太过亲近。

    所以…

    今日这场筵席,大概分了两桌。

    夏枫与乔霜一桌,其余天骄竟皆挤在了二皇子、司空珲等人身旁。

    “霜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太好?”

    夏枫倒是表现的极为淡然,而乔霜脸色却愈发有些阴沉。

    “没事。”

    “(°ー°〃)…”

    难道是…每段时间都要心情低落的那几天?

    “霜儿,要不我给你倒杯热茶喝吧。”

    “…”

    乔霜轻轻叹了口气,竟转头朝着司空珲看了过去。

    “大哥,霜儿,你们怎么不过去?”

    而似是感觉到了乔霜的眸光,司空珲歉意一笑,抬脚从一旁走来,连带着几位天骄一齐追随而来。

    “珲哥哥!”

    而此时,令夏枫脸色呆滞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方才还神色冷漠,心事重重的乔霜,俏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动人的笑容。

    我…淦?

    虽然如今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夏枫的前世记忆。

    可此时他还是依稀感觉到,有些淡淡的不安。

    虽然,乔霜与司空珲,皆是他所信赖之人,可两人此时的亲密,着实…太明目张胆了。

    “霜儿,大哥…”

    司空珲落座,端起桌上酒水,“我方才听二皇子说,江羽驸马竟是魔?”

    “呃,前几日我与霜儿也不在城中,所以并未亲眼见到…”

    夏枫苦笑一声,而司空珲却仿佛陷入沉吟,“我在边疆之时,也曾听闻,大周帝都出现了魔踪,甚至还诛杀了大周的嫡长公主,夺走了大周重宝帝脉仙瑾,据说此瑾,可护人心脉,灵韵盎然,真是想不到,如今西疆竟已混乱到了这般地步。”

    “帝脉仙瑾?护人心脉?”

    就很莫名的,夏枫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方向。

    可很快,他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是不是苟惯了,感觉什么事儿都有危险。

    这天地间灵瑾无数,大人赐给我的这一株,乃是上界之物。

    虽都带一个瑾字,又怎么可能有所牵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