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6章祝你幸福
    “你回来的倒是时候,我准备这几日去国师家提亲呢。”

    夏枫淡然一笑,轻拍了拍司空珲的肩膀。

    “珲弟,大婚当日,你可要随我去迎亲。”

    “大哥说什么呢!这是我应该做的!”

    三人转身,朝着皇城方向走去。

    古街两旁,无数大夏百姓纷纷鼓掌欢呼,宛如盛典。

    尤其是此时,那被夏枫与乔霜拥在中间的司空珲,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你们有没有觉得…司空将军与霜儿小姐更般配?”

    “你不想活了!!这话若是让大皇子听到,你是要被灭九族的!”

    “怎么会,大皇子生性温良,怎会因为一句戏言迁怒于我?我倒是希望他们三人能像如今这般亲密无间!”

    “是啊!如此,我大夏国运必将昌盛。”

    “呵呵。”

    听到路人所言,司空珲顿时摇头一笑,转头看向夏枫,“大哥,你不会介意的吧?”

    “怎么会!我视你为弟,霜儿便是你大嫂,亲密无间这话没错!”

    夏枫淡然一笑,眼神清朗。

    而司空珲身旁,乔霜却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

    直到三人行至镇远伯府,夏枫方才驻足,“珲弟,你此番回都,定是要加官晋爵的,你且先回府休息,父皇吩咐我等定好宴席,请帝都各族公子与你庆祝一番。”

    “好!大哥!那我先去拜见父亲大人,我们晚上不醉不归。”

    司空珲躬身一礼,就在此时,乔霜却突然紧抿红唇,“枫哥哥,我也许久未见司空伯伯了,我与珲哥哥一起去拜见一下他老人家,你不介意的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那晚上你与珲弟一起来云梦仙楼!”

    夏枫轻笑一声,转身而去。

    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不见一丝阴沉,似乎真的不曾介意乔霜与司空珲的亲近。

    域界之中,凌霄眉头轻挑。

    这夏枫是真的道心无暇,还是未对乔霜动情?

    难道他不知道,这个世上,有种比饺子好吃的东西吗?

    媳妇都上人家里去了,你竟还能如此沉的住气?

    有意思,看来得给你玩点刺激的了。

    不过在此之前,凌霄还是觉得,应该先试试他,上一世里到底知不知道他魔身的秘密。

    “霜儿!”

    直到夏枫走远,司空珲方才温和一笑,伸手习惯地揉了揉乔霜的青丝。

    “三年未见,都长成大姑娘了。”

    “珲哥哥,你不能再这样摸我了,否则若是叫别人看到,容易误会…到时候…”

    乔霜脸色通红,一副想躲又舍不得的样子。

    “哦,我倒是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大嫂。”

    司空珲苦笑一声,将手收回,神色间有些落寞。

    夏盛一脉,虽是亲王,之前却不敢与国师府走得太近,以免引来夏庸猜忌。

    所以,幼时真正与乔霜关系近的,确实是司空珲。

    可彼时的司空一族,也非位高权重,而乔云礼却已是国师身份。

    本心里,司空珲觉得自己配不上乔霜。

    可如今,新皇继位,司空族有护龙大功,方才成了如今大夏鼎盛的一族。

    佳人依旧,我功成名就,可偏偏…深爱不及出口,她竟成了我的大嫂!

    我淦!

    可时至今日,司空珲已经释然。

    夏枫为人正直,低调,又天赋异禀,方方面面都比他司空珲强出一些。

    霜儿,值得。

    “大嫂?珲哥哥,你当真是这么想的?”

    乔霜嘴角似有些苦悲,而司空珲沉寂的心,突然莫名荡起一丝涟漪。

    “近日你回帝都受封的消息传回,好多有心之人开始散播谣言,说你…心底有伤,才选择去边疆征伐,他们说…说你一直对我有意…是真的么?”

    乔霜银牙紧咬,玉手不安地揉搓着衣角,一副紧张模样。

    “胡说!!这简直是谣言!是谁说的,我杀他满门!!你视你为妹,视大皇子为兄,你二人喜结连理,我自心底开心,又何来心伤之谈!!”

    司空珲显得很激动,声音里充斥愤怒。

    而乔霜只是平静地看着他,最后,竟笑着点了点头。

    可她眼神里不经意的凄楚,瞬间令司空珲心底又一颤。

    霜儿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失落的?

    还有,我有说错什么吗?

    她为何…眼神里有些寂寥苦涩?

    “珲哥哥,祝你能找到真正的良缘。”

    最终,乔霜并未再说什么,眉间似有所悲,抬脚朝着府外走去。

    “霜儿?霜儿?”

    司空珲越是呼喊,乔霜走的越快,最后竟一手捂住朱唇,飞奔而去。

    “霜…儿…”

    怎么会?

    什么叫真正的良缘?

    霜儿到底怎么了?

    难道…夏枫对她不好?

    “珲儿,你回来了?”

    远处大殿中,突然传来一声欢呼。

    紧接着,一股磅礴帝威弥漫而来,镇远忠义伯司空昱身影从虚空掠来,目光欣慰地看向眼前少年。

    “嗯?珲儿不开心?”

    只是待看到司空珲眼中的那抹阴沉,这位如今大夏如日中天的重臣,突然皱了皱眉头。

    “父亲!我回来了!”

    司空珲躬身一拜,而司空昱则是挥手降下一缕灵辉,将整座府院笼罩。

    “珲儿,现在可以说了么?”

    “父亲觉得,大皇子此人如何?”

    司空珲毕竟三年未回帝都,当初他与夏枫于疆场相识,共同杀敌,经历生死,成为莫逆。

    可…

    若是他真的有负乔霜,他自然是不许的。

    “大皇子?夏枫?”

    司空珲眸光一沉,周身不自觉地散出一缕大势,如江海翻腾,震慑苍穹。

    “此子…心性极其深沉,我认为,大夏最终怕是会落到他手中的,珲儿,我知晓你两人情谊深厚,但为王为帝者,又怎会真心与你相交,不过是贪图我司空家如今的地位罢了。”

    司空昱深深看了眼前少年一眼,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儿还年轻,有些事情你暂且不用考虑,夏枫主动结交于你,证明我司空家强大,只要我们足够强,皇族亦不足为惧。”

    “父亲的意思是,夏枫是想借助我司空一族的力量,登临帝位?”

    就很莫名的,司空珲心底突然生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否则你以为,他为何千里迢迢跑去边疆,又那么巧合地出现在你的军中?当初你从军,我可是花费了好些手段保守这个秘密,为的就是让帝君看看你的将才。”

    司空珲冷笑一声,帝王心术,他为官百年,又怎可能看不破?

    为帝者,钻研的是御人之道。

    为官者,钻研的自然是处世之道。

    这是朝堂与宗门的不同,实力确实是站在顶端的根本。

    可若想成就千古霸业,朝堂之上,就必须…弄懂人心!

    “父亲…如果…我不想让夏枫当太子呢?”

    司空珲眼中,突然扬起一抹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