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5章好戏开场
    “大…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

    夏枫刚刚允诺要去国师府提亲,迎娶乔霜过门。

    原本在后者想来,有了爷爷的扶持,夏枫虽说不至于一步登天,但好歹也成了太子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而以他的天赋,就算最后错失王位,最终也必然是屹立天巅之人。

    可为何,好端端的夫婿,就成了魔?

    “搞错了?”

    凌霄抬脚,从皇位走下,站在乔霜身前,“你这么说,我突然感觉,可能真的搞错了。”

    凌霄伸手轻轻抚摸着乔霜的俏脸,“放松,别紧张,不论他是不是魔,我都不会伤害你的。”

    “谢谢大人…”

    乔霜俏脸微红,缓缓低头,眉宇间有些慌乱。

    大人的手,有些凉,摸在脸上,有些酥酥麻麻的感觉。

    可…人家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只是以大人的身份,如果真的想做点什么…人家该怎么拒绝?

    拒绝会不会给国师府招致灭顶之灾?

    “你长得不错。”

    凌霄捏住乔霜的下巴,将她俏脸抬起。

    四目相对,乔霜只看到一汪深海泛起涛浪,在那海上似有黑月升腾。

    紧接着,她的魂海中便传来了一声恐怖嗡鸣。

    “果然有法器庇护。”

    凌霄眼眸微凝,一眼化作血色。

    而乔霜刚刚恢复清明的眼眸,瞬间又陷入了茫然。

    “一件神器,也敢拦我?”

    乔霜魂宫前,凌霄神魂显化,身外魔芒翻滚,手中魂光凝聚,直接化作大印,轰然朝着其上一道青色流光砸落。

    “铛!”

    乔霜娇躯狠颤,嘴角瞬间溢出血丝。

    与此同时,那庇护其魂海的清光,突然破碎出无数裂痕,而凌霄的嘴角,亦扬起一抹凛冽弧度。

    “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知道了,主人。”

    乔霜红唇紧抿,眸中似有恐惧,可最终却被一股莫名力量驱使着朝着殿外走去。

    “大人,就这样放她离去了?”

    直到乔霜走出夏宫,夏皇方才走进殿中,有些诧异地道。

    “不然呢?夏枫是魔,我们可不是,这乔霜明显知道不多,就随她去吧,我已抹除了她方才的记忆,此事不可暴露。”

    凌霄有些玩味地看向夏皇,“夏宫有真魔,这件事若是传扬出去,怕是以你现在的身份,定会有人借此机会来诛魔啊。”

    “大…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说实话,夏皇此时很慌!

    原本他这帝位就是窃来的,若是被人找到机会,怕是他这帝位…不!连他的命,都难保住!

    尤其是圣教,对待真魔,那向来是宁杀错也不会放过!

    什么?你说你儿是魔你不知道?

    你自己信么?

    “哎,原本是不想沾染此界因果,看在你祖夏辰忠心耿耿,我便勉强…收你为奴吧。”

    凌霄似有所为难。

    闻言,夏皇眼眸微凝,全身因为激动而隐隐有些颤抖!

    终于!!!

    终于等到这一日了,以这位大人的身份,一旦收自己为奴,这圣州巅峰怕已不是自己的仙路尽头了!

    开夏族万古大业,一统西疆,随天尊大人飞升上界,比肩先祖!!

    后辈子弟再提我夏盛之名,当敬畏如祖!!

    人活一世,为了什么?

    修仙问道,图的什么?

    突然间,夏盛觉得…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升华!

    日后西疆,当有我传说。

    圣教?

    呵呵,有我主在,圣教算个锤子!

    “当本尊的奴,你…”

    “大人!!我懂!!”

    夏皇张开双手,放开心神,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这几日,他早已被凌霄的手段所震慑。

    似这等开辟了世界,衍化了道则之人,成奴已是无上尊荣!

    “你很不错。”

    凌霄淡然一笑,并未以神魂入夏皇魂海结印。

    他既有如此觉悟,自己又何必再遮掩冒险。

    只见一缕魂光闪烁天际,凭空化印,朝着夏皇识海落去。

    直到那印消失,后者脸上依旧带着一抹激动满足之色。

    “就是这种感觉!!通天造化!!通天造化啊!!”

    “大人!!大恩无以言报,此乃我大夏兵符,国库钥匙,望大人能看在奴一片赤诚地份上,将其收下!”

    “哦?”

    凌霄淡然点头,手掌一挥,只见夏皇手中两物瞬间消失。

    夏枫的身份,他已经清楚了。

    两世记忆,同一肉身,也就是传说中的,重生归来。

    只是,若是仙王重生,在此下界,绝不会如此苟。

    很明显,这夏枫应该是此界之人。

    看来,得抽个时间,试他一试。

    毕竟,自己天魔的身份,还是不要太早暴露的好。

    三日时间,眨眼即过。

    在这期间,夏枫也曾想去看看五妹夏嫣然,毕竟两人都非皇后嫡出,还算有些感情。

    可一想到如今大夏局势,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总归江羽化魔而逃,夏嫣然已无太多用处。

    他又何必让自己陷入这场漩涡?

    第四日。

    整座龙运城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镇远忠义伯之子,司空珲,镇守边关三年,立战功无数,今日…归朝受封!!

    与此同时,帝都之中,突然流传出许多蜚语。

    说是这司空珲钟爱乔霜,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原本乃是天造地设,婚约也已被先皇夏庸看好,可惜最终却因为夏盛窃朝无疾而终。

    后来,乔霜身为国师嫡孙,被夏枫看上,定下了婚约。

    而司空珲虽与夏枫交好,但心中却有伤痕。

    之所以去边关守疆,其实是为了…疗心伤。

    当然,这些传言,一半真一半假。

    司空珲与乔霜确实从小一起长大,却以兄妹相称。

    至于两人究竟喜不喜欢彼此…

    大概,是喜欢的吧。

    毕竟,哥哥妹妹什么的,没有血缘,不就剩下好感了么?

    凌霄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命乔霜散出了谣言。

    我可不是故意挑唆,我只是想叫有情人终成眷属!

    “珲哥哥!”

    城门处,乔霜一身白衣,如莲清秀。

    今日的她,略施粉黛,本就绝美的容颜,更添几分妩媚。

    在其身旁,夏枫淡然而立,脸上不见丝毫怨意。

    世人之口,捕风捉影。

    如今司空珲回朝受封,难免不会被人嫉恨。

    因此那些传言,想来是朝堂中一些视夏枫为敌之人恶意宣扬。

    甚至夏枫都猜到了,多半是二皇子与三皇子所为。

    只是!!

    他与司空珲,曾于战场并肩,这份情谊,又岂是流言能摧?

    更何况,乔霜之流,不过是他眼中的棋子。

    一个世家之女,如何配成他的妻?

    他真正喜欢的一人,确在西疆,却不在大夏!

    “霜儿!!大皇子!!”

    远处古道,一将身穿银铠,飒爽英姿,在其身后,有数千亲卫相随。

    而在看到城门下站着的两人,那将策马而来,眼中充斥喜色。

    “你终于回来了!”

    司空珲从马背跃下,与夏枫紧紧相拥。

    只是在看向乔霜时,他的眼眸中顿时流露一抹温柔。

    “霜儿!哦不,是不是该改口叫大嫂了!”

    司空珲摇头苦笑,他虽三年不在帝都,但帝都发生的事情,却了如指掌。

    尤其是近年,乔霜与夏枫的婚事,更是传的沸沸扬扬。

    他并没有一丝嫉恨,因为他是真的将夏枫看作兄长。

    父亲曾言,护龙者,终被天下尊!

    身为司空嫡子,他是有觉悟,也有雄心的。

    况且,乔霜是他的妹妹,他又如何不知晓,她喜欢的,从来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