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3章夏枫是魔
    “嗯?大人的意思是…”

    夏皇神色一震,眼中似有欣喜。

    难不成枫儿,真的要成为我夏家骄傲了?

    “如今大夏魔踪四起,西疆局势愈发动荡,夏家想要在此大争之世站稳脚跟,就必须要努力自强。”

    凌霄声音蕴含神威,响彻在夏枫耳畔如同黄钟大吕,震颤心神。

    废话。

    他夏枫就是个神将,虽然气运恐怖,天赋绝顶,又是轮回归来。

    但…他还是个神将!

    凌霄的神魂,早已媲美神帝三品,又有上古盘古石,鬼族嗜魂珠镇守,那般威势,莫说神将,就算是夏皇这位五品神帝,听之亦觉震撼。

    “你且退到一旁,我有事与枫儿说!”

    凌霄看了夏皇一眼,后者顿时躬身退下,行至百丈之外,方才落下身子,一双手掌牢牢捂着耳朵,似是在告诉凌霄,他不敢偷听。

    傻波一,难道你不知道,有种谈话叫神识交流么?

    “这是一株仙瑾,乃是我从上界带来,你我既然有缘,我便赐你一场…通天的造化,将此瑾带在心脉,可护你本命金道!”

    凌霄冷笑一声,随手一挥,只见那一株帝脉灵瑾瞬间化作流光,落到了夏枫面前。

    没错!

    此瑾正是当初凌霄从周敏箬手中骗来的那株,亦是“大夏真魔”诛杀大周公主时抢夺的造化。

    只是似这等神物,莫说外朝之人,就算大周皇朝的强者,也多是只听其名,不见其形。

    如今凌霄随便给他换个名字,赐给夏枫,他自然也不可能猜到其来历。

    真魔这个身份,总得有人背才是。

    江羽是背了,可他不是大夏皇族,无法施展真龙神印。

    就算短时间里能愚弄世人,恐怕时间一长,必然会被人拆穿谎言。

    这时候…我们的大皇子,就该发挥其作用了。

    像这等重生之人,本身气运又高,想要彻底诛杀,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更何况,以他两世记忆,未必不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

    所以,得先赐给他一个举世不容的身份,这样,他再跟人逼逼,谁谁谁是魔…

    我信你个鬼!

    你自己就是魔,还想找人背锅?

    淦!

    况且,这夏枫不在帝都的时间,实在妙极。

    如此,这几日他究竟做了什么…

    乔霜?

    名字倒是很不错,不知道身子有没有名字这么不错?

    凌霄淡然一笑,尤其是此时夏枫脸上的震惊,更是令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快乐。

    “本命金道…”

    说实话,夏枫此时是懵的。

    作为一个信奉苟道的重生者,他向来不喜欢在外人面前炫耀自己的实力。

    之所以暴露神将修为,也不过是为了在父皇心底有些分量,可以换取更多的修炼资源。

    不太出彩,但不能平庸。

    可总归这些年,他很少出手装逼,当然是因为…身份不允许啊。

    皇后,二皇子三皇子一直视他为眼中钉,但凡找到机会都想羞辱他一下。

    父皇更是对他戒备颇多,一旦他太出彩,就很容易挂彩。

    所以,整个大夏,知晓他领悟了赤金道则的,怕也只有镇远伯之子,司空珲。

    没办法,兄弟嘛,交心才见坦诚。

    告诉他自己的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秘密,他当然就觉得自己完全信任他啦。

    哦,不对,我是天命之子,怎么能如此算计!

    我就是觉得司空珲为人正直豪爽,值得信任,所以才告诉了他我的秘密!

    只是!!

    这位大人是如何一眼就看出了我领悟的道则之力?

    这可是人家最大的底牌啊!

    是用来逆风局翻盘装逼用的!

    果然!

    这位大人的境界,怕是已经超出了圣州认知!

    自己在他面前,似乎根本没有秘密!

    “扑通!”

    夏枫茫然跪地,朗声喝道,“多谢大人赐福!!”

    “起来吧!近几日,我大夏龙运正值复苏关键,我掐指一算,还会有魔来犯,你可做好准备,那仙瑾,务必带于心口,关键之时,或可救你性命!”

    凌霄闭目,声音古井无波。

    “是!大人!!”

    夏枫匍匐地上,退出十丈,方才起身离去。

    望着那一道削瘦挺拔的身影,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

    重生的天命之子,又夺了另外一个天命之子的气运,这棵韭菜,确实很香。

    只是五千气运,想要掠夺干净…

    任重道远啊。

    大夏皇城,大皇子府,寂静萧索。

    夏枫嫡母难产而死,符合天命之子不是死爹就是娘失踪的套路。

    所以很小,他就自己搬出了皇宫,一人独居。

    而且,这位大皇子向来不问政事,一心求道,所以门客不多,也无人愿意扶持。

    “大皇子回来了!!”

    夏枫一路返回自己行宫,拿出凌霄赐予的灵瑾,细细研究半晌,最后总结出一点。

    此乃仙物!!

    带在身上,竟有种生机盎然,灵力充沛之感!

    不愧是上界之物!!

    难道是因为自己掠夺了九皇子的气运,所以平白多了这样的造化?

    是了!

    这气运之说,玄妙莫测,气运越多,所得造化越多。

    若是这一世与上一世无异,自己这气运,岂不是白夺了?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只是,有这样的强者在此,总归容易多生变故!

    最近几日,夏枫决定,就老老实实苟在宫里,哪儿也不去!

    等那古龙脉彻底复苏,这位大人走了,才是他展露风采的时机!

    不行,就算大人走了,我也一定要低调处世,一步一步地图谋。

    否则,步子迈大了,实在是容易…扯到!

    苟一苟,按部就班的,稳妥一些不好么?

    先将大夏握在手中,再图谋寒月仙宫那处仙迹。

    等自己有了足够抗衡那魔的实力,这圣州各处,大可去得!

    反正这一世,我是要踏临天巅,成就无上的。

    就算有人骂我苟,最后我赢了,谁又在乎?

    上一世,他虽身死,非是得罪了那个魔头,而是在秘境中偶得魔道传承,方才被那魔给盯上了!

    否则,大家都是西疆之人,你以为我凭什么这么优秀,懂得掠夺他人气运?

    若非那道魔印有所局限,必须要在降生一刻布置,否则…嘿嘿嘿。

    老子只要苟在幕后,多找几个天命之人种上,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气运可夺。

    一直苟到至尊境界也未必不可能啊!

    与此同时,大夏皇宫。

    夏皇一脸恐惧地抬头看向凌霄。

    “大人,您的意思是…我儿夏枫,才是真魔?!”

    此时夏皇眼中有惊恐,有震撼,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