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2章貌合神离
    大夏皇宫,夏枫一路畅通无阻。

    虽说他变幻了容貌,但手里的皇令做不了假。

    至于一个陌生人怎么会有如此尊贵的龙令?

    淦!

    我们就是一群站岗的,这么高深的问题你问我我问谁?

    兴许是哪位皇亲国戚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呢?

    直到夏枫脚步停滞,人已到了御书房前。

    可不知为何,今日他总感觉,这夏宫里的灵气,似乎格外的稀薄。

    错觉么?

    这大夏龙脉,乃是夏朝历代先祖开疆扩土,征伐百年方才寻到,放眼西疆也是顶尖之列。

    尤其是那一道困龙阵,更是将那龙脉灵气聚于夏宫一处,在此修炼,堪称事半功倍。

    可此时…

    “何人在门外!”

    殿中传来夏皇的声音,夏枫当即不再多想,深吸了口气,朝着殿中走去。

    “嗯?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皇宫禁地!!来…”

    “父皇!是我!”

    还不等夏皇话落,夏枫已伸手扯去脸上面罩,露出真容。

    对于夏盛,虽说父子两人向来貌合神离,但夏枫却早有手段。

    大夏气运,如今在他一人。

    父皇绝不敢轻易叫他陨落!

    “嗯?枫儿?!你…你回夏宫,何故要遮掩容貌?”

    夏皇神色一愣,愈发地感觉自己这个大儿子…神神叨叨的,令他不安。

    在别人眼里,夏枫谦卑温驯,一心向道。

    可唯独夏皇知晓,当初若非他步步算计,这大夏江山,绝不会落入自己手中!

    那时他才多大?

    五岁?还是六岁?

    原本之前,夏皇也觉得此子乃天命所归,将是他大夏一统西疆的希望所在。

    可当他真正坐上了这个九五之位,夏盛方才明白,一统西疆是伟业,但前提是…他得保住自己的地位啊。

    我想给你了,这江山才是你的。

    我不想给你,你会不会…把你老子也诛了?

    就很莫名的,不知从何时起,夏皇开始提防这个助他得了天下的大儿子了。

    “父皇,近日宫中发生的事情,我听说了…”

    夏枫眸光有些阴沉,尤其是那位突然降临的大人物,更是令他感觉到一丝不安。

    “嗯,江羽那个混蛋,居然是隐藏在我大夏的魔,朕听闻…你与他平日私交甚密?”

    夏皇冷冷看了夏枫一眼,语气里蕴含怀疑。

    毕竟!!

    大夏建朝至今,从未听说有人能强夺他人气运。

    更何况,夏枫好像提前知晓了九皇子降生的时间。

    这一切不合理的事情,令他惶恐。

    难不成…他也是…

    “父皇,那位大人…是何来历?”

    夏枫并未理会夏皇的不满,在他眼里,自己这个父亲,不过就是个唯诺鼠辈。

    上一世只知饮酒作乐,不仅仙途无望,最后竟被夏庸遣去边城,了此残生。

    如今若不是他运筹帷幄,他如何能坐上这九五之位?

    “嗯?你回来的正好,随我去拜见那位大人吧,这几日,大人以无上伟力,将我夏族古龙脉封印在了夏宫之中,此等大恩,当刻像奉香,受世人信仰!”

    夏皇冷哼一声,抬脚朝着御书房外走去。

    “父皇…大人可是…夏辰先祖?他…他对我脉夺朝之事…”

    在其身后,夏枫似有所犹豫。

    只是从父亲口中,他也猜到了一些事情。

    假若那位大人当真在意夏朝易主,怕是如今他就见不到父亲了。

    可…苟道嘛,当然是要万无一失的。

    “哼!夏辰先祖?先祖不过是这位大人手中的一条狗!明白吗?我们都是大人养的狗孙子!!待会见了大人,切记不可乱言!要卑微,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

    夏皇转头,狠狠瞪了夏枫一眼。

    而后者脸上的神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不能够啊!!

    剧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啊!!

    上一世大夏唯一降临的大人物,就是夏族先祖夏辰的转世身。

    哪曾有过什么…先祖的主人?

    就很莫名的,夏枫现在就想离开皇宫。

    “嗯?枫儿?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我走!”

    夏皇伸手,握住夏枫肩膀,朝着后殿行去。

    他有意让那位天尊大人看一眼这个大儿究竟是不是魔。

    当然,如果他不是,以夏枫天姿,确实是夏族希望所在。

    若是有幸成为大人的仆,对于大夏而言,亦是幸事一件!

    “父皇,我今日刚回宫中,贸然前去…”

    “大人气度,如海澎湃,岂会在意这些小节?废话少说,跟我走!”

    直到两人来到夏宫后殿那座封印龙脉的高山之前,眼眸皆是狠狠一凝。

    只见在那山巅之上,一轮金日绽放神辉,隐隐有些苍莽浩瀚之气散发出来。

    金日之中,一道身影安静盘坐,虽看不清容貌,却透露无上威严。

    “拜见大人!!”

    夏皇眸中涌出一抹喜色。

    虽说此时他并未感觉到那金日中有龙气弥散,但这般架势,一看就不是凡物!

    很明显,那古龙脉还未苏醒,但其形已现。

    想来用不了多久,大夏国运便会扶摇直上,问鼎西疆。

    “拜见…大人!”

    夏枫同样俯首,脸色卑躬,只是眼中却充斥一抹诧异。

    不是先祖,不是那魔,又会是谁?

    他记得很清楚,那魔头修的是万道魔功,手段极其凶残,就连身外气息,都是一种冰冷阴森之意。

    可眼前这人,周身虽未有一丝灵力散出,但那种高踞九天之势,却绝非那卑鄙魔头可比。

    如同神明俯瞰蝼蚁,不自觉的一个眼神,都足够令人惶恐。

    上一世,夏枫记得,那魔头之所以能遮掩禁忌身份,与他修炼的魔功有关,也与他平日里张扬的性格有关。

    太嚣张,引来太多关注,反而让人放松了警惕。

    可眼前,这位大人坐于山巅,如同一尊上古磐石,永恒亘古,锋芒内敛!

    举手投足皆是淡然,仿佛存在了无尽岁月。

    这一刻,夏枫突然有些信了,此人或许…真的来自上界!

    可,这样的人物,缘何会驾临大夏?

    他究竟,在图谋什么?

    “不错!此子有慧根,我看好他。”

    凌霄漠然一语,仙霞遮掩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冷笑。

    “五千气运,赤金道则,神将二品。”

    按理说,领悟了此等道则之人,本该锋芒无匹。

    但看这夏枫的眼神…怎么越看越觉得…有点苟呢?

    那种看似温和,实则阴沉的眸光,像极了隐藏在山野里的蛇蝎。

    有意思,该怎么让他发挥出,最炙热的光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