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401章贯彻苟道
    “什么!!!”

    夏枫足足愣了三息,方才反应过来。

    此时他的脸上,有震撼,有疑惑,有惊慌,总之很复杂。

    怎么可能?!

    江羽那个废物,确实隐藏了修为身份。

    但夏枫如果没有记错,他应该是已薨的大秦帝君独子,躲在大夏是为了逃避追杀。

    三年后,天赋觉醒,展露无双战力,又得大秦护国战将萧北伐拥护,回朝继承了大统!

    夏枫之所以故意与其交好,正是为了他成帝一日,好记住自己的恩情。

    当然,作为一个信封苟道之人,夏枫自然不可能将此秘密告诉其他任何人。

    否则,还如何凸显自己欣赏江羽,鼓励江羽的好大哥人设!

    再者,一旦他揭穿了江羽身份,且不说会不会引来大秦余孽的报复,若是有人问起他是如何得知的…自己又该如何解释?

    圣教是以仁慈治理圣州四疆!

    可一旦他是重生者的秘密暴露,会不会成为他们想要掌控的棋子或者说…寻宝小兽?

    他是苟!

    但不想真的当狗啊!!

    “什么!!驸马居然是魔?”

    乔霜玉手轻掩朱唇,俏脸上同样有些诧异。

    而夏枫却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重生,强夺了九皇子的气运,所以,无意间改变了天道运转的轨迹?

    可…江羽那个傻波一,五公主明明是他的妻子,他何必多此一举,强了她暴露了身份?

    就很莫名的,夏枫心底突然涌出一丝不安。

    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三年之期已满,按道理,江羽应该得到了萧北伐的追随才对!

    以他的身份,别说一个大齐二皇子,就算大齐太子,他想诛也未必不可诛!

    那又何必惹出如此多的事端?

    他体内的那道灵火,确实是一道绝世凶炎,甚至在天地灵火榜上,也占据着极高的位置。

    可…那火虽被冠了一个魔字,却跟真正的魔没有半点关系。

    江羽怎么就…化了魔?

    就很突然的,夏枫想到了一种可能,甚至有种想要掉头逃走的冲动。

    “除了江羽化魔之事,我大夏可还有其他大事发生?!”

    夏枫眼中闪过一抹沉吟,而那小统领思索半晌,方才一巴掌拍向了额头。

    “啪!”

    “我…”

    夏枫吓得全身一个机灵,险些运转灵力,朝着天边窜去。

    “你…吓老子一跳!!”

    “大皇子,我想起来了,传闻我大夏好像来了一位大人物,连帝君见了他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而且,就是这位大人,保护了公主,否则…江羽那个魔头,已经将五公主杀害了!”

    “什么!!”

    夏枫脸色一愣,瞬间有些苍白。

    连父皇都要俯首?

    难道是…那一位出现了?!

    在夏枫记忆里,他夏家先祖夏辰,确实曾降临此界!

    只是当时夏庸才是大夏帝君,而后者只是借助夏家祖地里的那道古龙脉,突破了修为,最终消失无踪。

    他的出现极其短暂,却引发西疆无数变故。

    尤其是秦朝一位王侯,竟不惜发兵讨伐了大夏三年,谁劝也不好使。

    可,算算时间,这位先祖出现的,似乎…太早了?

    只是除了他,有谁值得父皇俯首?

    以夏盛五品神帝的修为,就算是那真魔前来,也不值得他俯首卑躬吧。

    毕竟,按照自己的推算,那魔就算比自己强一些,如今顶多也就在神将境界,又怎能蒙骗神帝?

    “看来是因为我的重生,确实改变了一些事情发生的时间,不过好在,那些遗迹都在,而只要寒月仙宫那边不出现问题,过程再变也无关紧要。”

    最终,夏枫似是想明白了什么,带着乔霜,朝着城中国师府邸行去。

    以乔云礼的修为,早已不问政事。

    如今常年在府中闭关,一心向道。

    “霜儿,如今帝都动荡,你且安心等在府中,先不要露面,更不可随意外出!”

    夏枫伸手,揉了揉乔霜的青丝,“不要叫我担心!”

    “嗯!知道了枫哥哥,霜儿就安心在府中等你的好消息。”

    乔霜低头轻笑,红唇轻抿。

    “快去吧!几日不见,你府中的亲族怕是想你了。”

    此时夏枫着急返回皇宫,见见那位大人的真容。

    可又莫名的,感觉有些不安。

    他毕竟吞了九皇子的气运,若是先祖责问,会不会…

    不行,要先见到父皇,弄清楚先祖的态度。

    若他当真介意,夏枫立马就会出城,找处深山古地,不修到神帝绝不现世。

    老子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么?

    只要我苟成神帝,在这圣州之上,还有谁能杀我?

    这般想着,夏枫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带在了自己脸上。

    然后似又觉得有些不放心,又折回身子,找到了方才那位巡逻的禁军小统领。

    “你,过来。”

    “嗯?你是何人…”

    “哼!”

    夏枫拿出自己的身份龙牌,而那小统领脸上的疑惑瞬间凝重了下来。

    “大人有何吩咐?”

    “宫中密令,派你前去车朝,找寻一件我朝遗宝,找不到,不可回朝面圣!”

    “( ̄ ̄;)!”

    就…完了?

    找寻一件…我朝遗宝?

    然后呢?

    你好歹告诉我,是一件什么类型的遗宝,长什么样,大概什么品阶吧?

    那车朝在西疆极西之地,再往西,差不多就到极乐了。

    从龙运城出发,到那里,以他神将二品的境界,不出意外,基本上是有生之年系列。

    更不用说这中间横亘无数皇朝、王朝,战乱不止!

    此时这位不配拥有姓名的禁军小统领已经在怀疑,是不是宫里有哪位大人物看自己不爽,又不好意思直接动手,所以换了一种委婉的方式,派他去死了!

    可…

    我就一个巡街的小统领,且不说根本不值得谁如此大费周折算计,就算想叫我死,给我一个痛快的…不行么?

    “大人…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是谁派我去的车朝?”

    “何为密令?我告诉了你,还叫密令?你且去,父母亲人,我大夏来养。”

    夏枫眼眸微寒,一般说这句话,其实真不是什么好心,而是一种赤果果的威胁。

    “是!!”

    直到那人掠出城池,消失在视线尽头,夏枫心底方才轻松了口气,转身朝着皇宫走去。

    论苟,我不是针对谁,圣州的各位,都是…爸爸!

    不敢怼不敢怼!

    苟嘛,当然不能表露一丝狂妄!

    这是态度!!

    至于他为何不直接杀了那名禁军统领?

    但凡禁军,皆有魂牌,直属帝王。

    杀他,是有风险的!

    如今将他派出,乔霜隐于府中,短时间里,就无人知晓自己回来了!

    如此,是留是逃,还不全在自己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