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9章魔塔4层
    “大人!龙符在此!”

    夏皇从怀里掏出一枚金色龙符,恭恭敬敬地递到凌霄手中。

    “嗯,带我去你大夏龙脉所在,我要以此灵脉,布上古九龙囚天阵!”

    凌霄神色淡然,而夏皇等人的眼眸却狠狠一凝。

    好残忍的阵法!

    这大阵一听,逼格就极高!

    连天都能囚,还怕个鸡儿的魔?

    “大人请随我来!”

    夏皇赶忙从前带路,引着凌霄朝着皇宫深处一座险峻高山行去。

    “大人,此脉便是我大夏龙脉所在,其中有我大夏老祖布置的一道困龙阵。”

    夏皇站在山下,目光敬畏地看着那山顶一张金色灵符。

    “哦,狭隘了啊!皇朝根基在民,民盛则朝旺,龙困于此,怎能庇护天下?”

    凌霄淡然一语,瞬间令夏皇脸色一变。

    大人说的,极有道理啊!

    自小到大,父辈先祖都曾教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他日若为帝王,需以民重!

    这龙脉被锁,只顾眼前,怎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怪不得啊!

    怪不得夏庸一脉被自己诛灭,原来竟是因为无龙运庇护!!

    “大人…那可如何是好?”

    “放心吧,此脉被困太久,已无灵气,只剩戾气,我会将此脉擒出,然后放入你夏辰先祖留下的古龙之脉,不过…想要古脉复苏,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凌霄手掌轻挥,只见那两枚龙符瞬间出现手中。

    与此同时,天地间突然有股恐怖龙气浩荡苍宇,竟将那大夏龙脉压的隐隐有些溃散的迹象。

    “是古龙圣气!!!”

    夏皇脸色大变,一双眼眸迸射激动。

    这股气息,他曾在夏家祖地感受过一次。

    那是夏家天骄成年之际,都要举行的仪式。

    古龙圣脉灌顶!!

    原来!!!

    这大夏传承龙符中,竟然蕴藏古龙圣脉!!!

    “哼!待会我撕去金符,掌控这古龙之脉,你将那大夏龙脉给我擒下。”

    以凌霄神侯之境,并不一定能将那龙脉轻易擒下。

    到时若是出现纰漏,难免不会令这夏皇起疑。

    这个傻波一,如今已对他五体投地,凌霄之所以没有给他种下魂印,还是因为…此贼窃国,心性必然阴沉。

    谁知道他魂海里有没有什么防御之器。

    而且,那位大皇子还没有出现,而从江羽的记忆中,凌霄也是大概猜到了,夏枫的模版应该是…极强的那一类!

    这,就容不得他不谨慎一些!

    若他是此界之人,倒也还好说,可若是上界之人…手段必然恐怖。

    摄魂古术虽是禁术,谁他妈知道上界有没有类似的功法。

    反派嘛,当然是谨慎再谨慎!

    “好!”

    夏皇不疑有他,身外一股帝威滚滚涌荡,化作金辉,似是龙影在其头顶显化。

    只见此时,凌霄手掌一挥,凭空化印,一掌将那龙脉上的金符扯下。

    “轰!!”

    仅一瞬,那原本死寂的山岳突然崩碎,发出刺耳龙吟。

    然后凌霄便是看到,一道金色龙影直冲云霄,似要逃去。

    “给我下去!!”

    夏皇脚步踏出,身影腾空而起,周身灵力汇于一掌,朝着那龙脉虚影狠狠印下。

    “轰!!”

    一位五品神帝的全力一击,自然蕴含天地盛威。

    尤其是此时当着这位上界大人的面儿,夏皇更是将血脉灵力施展到了极致。

    “嗡!”

    灵印化龙,正是夏族成名功法,真龙神印。

    只见半空之上,两道龙影轰然碰撞!

    天地在这一刻如镜崩碎,空间涟漪绵延千里不绝。

    龙运城中,所有人望着那自半空跌落的龙影,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

    “轰!”

    大夏龙脉自半空坠落,百丈身躯瞬间暗淡。

    夏皇负手而立,金袍咧咧,威严无两。

    “不错,你且退去,本尊会将那龙符布置在此,衍化古龙圣脉,庇佑你大夏国运。”

    凌霄淡然一语,趁那龙脉虚弱,直接将其收入域界之中。

    而夏皇只是躬身一拜,并未言语,只是就在转身的一刹,嘴角却溢出一缕刺目血痕。

    淦!

    装逼这事,确实挺爽,就是容易死!!

    若非他身上穿着大夏重器,真龙道铠,怕是那龙脉一击,必然要伤及脏腑了!

    望着那仓皇离开此地的夏皇,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嗡!”

    域界之中,凌霄立于虚空,看着那落入山脉之中的第三道龙脉,脸色始终平静。

    九脉已聚其三,天地已有道韵衍化。

    原本荒芜的大地,如今已是绿草成茵。

    江河里亦有鱼儿戏水,青虾浮游,俨然一副生机盎然之景。

    只是稍稍令凌霄有些失望的是,花花待融合了那一道圣龙精血后,修为倒是突破到了神将五品,却依旧不曾化形开口。

    当然,越是恐怖的妖兽血脉,化形越难,这个道理凌霄懂。

    所以大概这也是花花如今还是一条龙,而不是一顿火锅的原因。

    “嗡。”

    凌霄心念一动,身影出现在镇魔塔三层之中。

    只是如今,叠影负责训练死侍,无孽与弥雍化身寻宝小分队,在东疆各地游荡,这座塔倒是显得空旷了许多。

    只是…好像四层可以开启了?

    凌霄眼眸微凝,唤出金魔傀儡,朝着四层入口方向走去。

    以他如今神侯境界,寻常神王强者倒也不足为虑。

    可这塔来历莫名,封印的又皆是上古凶魔,谁知道第四层又有何物?

    随着灵阵上荡起万千涟漪,凌霄脚步迈出,瞬间出现在了四层之地。

    头顶一轮雷日升腾,将整片空间照映的亮如白昼。

    只是!!

    令他稍稍有些奇怪的是,这第四层中竟然空空荡荡,不见半分魔气,亦不见一道魔影。

    “又是幻境?”

    凌霄眼眸微凝,一眼化血月,一眼化黑夜。

    可即便如此,四层空间中依旧空无一物。

    “难道这塔中的魔物被彻底炼化了?”

    “这第四层的东西,被人拿走了。”

    就在此时,在其身后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清脆声音。

    凌霄转头,有些疑惑地看向风铃,“东西?什么东西?被谁拿走了?”

    “不知道,当时我还无法穿梭九层,只记得有道陌生气息闯入塔中,取走了四层之物。”

    封灵的脸色有些茫然,而凌霄却陷入了沉思。

    难道是叶凡?

    不应该啊!

    那货到死也不过蝼蚁一只,根本不可能走到四层之地。

    更何况,风铃虽看上去是个幼童,可她亲口说过,已有百岁之龄。

    一百年前?

    难道是…将此塔封印在叶凡体内的,那位九尾族大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