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8章幸有大人
    “神侯境界!”

    万顷劫雷,缓缓散去,天空重现清明。

    凌霄眸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破碎的山岳大地,眼底非但没有半分喜色,反而带了一抹莫名阴沉。

    如果他所料不错,那追着江羽等人出城,隐藏在山脚下的气息,应该就是那个秋清寒。

    只是此女身上虽有气运,却无生机,属实诡异。

    圣教神使已至四疆,难不成这秋清寒是圣教中人?

    可她的修为,未免有些太低了吧?

    不过如今,江羽已死,而他为魔的消息,恐怕不日便将传彻西疆,暂时够圣教忙活一阵子了。

    可留给凌霄的时间,也算不上多。

    神使出没,探寻魔踪。

    恐怕下一步,圣教就将遣出强者,诛杀真魔。

    至于江羽的身份…

    从其记忆中,凌霄也已知晓。

    当初这位大秦嫡皇子,生来便有仙霞护身,被秦帝视为大秦下一任帝君。

    可彼时大秦动荡,朝局不稳。

    因此,为了安全起见,秦帝也是秘密将其送出宫外,只有少数心腹知晓他的去处。

    丹帝者,乃大秦赫赫有名的神帝强者,一身丹术通天彻地,相当于凌霄母亲在东疆的地位。

    而江羽正是其亲传弟子。

    可天不遂人愿,江羽成年之际,本该回秦朝继承储君之位。

    谁承想,朝堂中有奸人得知消息,布下惊天阴谋。

    不仅诛杀了秦帝,更是暴露了丹帝隐藏最深的秘密。

    一道,天地灵火!

    丹帝并无宗门,常年隐居世外,如此也就注定了他少了几分威慑。

    仇家追杀,强者环伺。

    那江羽师尊倒也果决,竟直接以毕生修为化印,将那一道天地灵火封印了江羽体内,并将那一枚象征身份的古戒交到了江羽手中。

    萧北伐,秦帝结拜兄弟,亦是大秦护国战将。

    他将会是江羽卷土重来的唯一机会。

    而三年时间,更是足够江羽逃脱仇人视线,也足够萧北伐率领大军归来,诛灭奸臣。

    一切,毫无破绽。

    可丹帝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上,有一个穿越者。

    如今江羽身死,灵火与象征身份的古戒尽数落到了凌霄手中。

    他的身份,旁人根本无从知晓。

    甚至就连如今大秦的执掌者,那位无双女帝,怕也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堂弟,却不曾亲眼见过堂弟真容。

    如此,凌霄的机会便来了。

    可唯一让凌霄有些拿不准的是…那位女帝,究竟愿不愿意让出皇权?

    毕竟这个世上,很难有人真正做到退位让贤。

    西疆大地,八朝鼎立。

    其中却分上四朝与下四朝。

    而这秦朝,据凌霄所知,却是上四朝中排名第二的皇朝。

    换句话说,当初秦朝内乱,非但没有削减其国力。

    甚至据说那秦朝女帝,平定内乱之时,杀伐果决,通宵妖术,常化草为兵,屠戮敌寇。

    当然,这样的说法,大多是民间流传,修者自然知晓,此非妖术,怕是一些奇门、幻术。

    可由此而见,那秦无双,也不是泛泛之辈。

    这样率兵征伐天下的女人,会乖乖地将皇朝归还他人?

    凌霄不信,但…朝我可以不要,但堂姐什么的,怎么能便宜了别人?

    如此,谁坐在帝位,又有什么关系?

    嘿嘿嘿。

    “看来得快一些收拾了大夏残局,去会一会那位无双女帝了。”

    凌霄嘴角扬起,眸中尽是森冷。

    宁天策还在云方城等着自己号令,到时北境战起,周皇必然不会再让他困于帝都。

    到时…借机攻下周朝,大夏与大周在手,试问其余六朝,还有谁敢抗衡?

    不过,这大夏的龙脉…

    如今九龙囚天大阵,已有两龙为眼,虽杀不了神帝,却足以抗衡神帝一击。

    圣教神使必已留意到西疆魔踪,凌霄在等一个机会,将其诱出,方才能…探一探圣教的底细,也能窥一窥,圣教隐藏的秘密。

    北疆,十万大山。

    九尾狐族族地所在,只见一道黑衣倩影从天而降,站在那青丘之前。

    在其身后,一道浑身花纹的彪形大汉紧紧跟随,周身气息竟已达神王九品之境。

    “幽王,这里便是九尾一族所在。”

    “所以说,那位天狐族大公主,曾是圣教神主的婢女,两百年前被贬回了族中,再未现身?”

    黑衣倩影黛眉轻簇,一双狭长美眸中似有妖炎闪烁。

    “不错!这件事并不算秘密,整个北疆妖族皆知!不过九尾狐族向来避世,不仅这位大公主不曾现身,其族中子弟也很少现世。”

    “这样么,派人守在此地,一旦有狐族出没,立马擒下。”

    “是!”

    …

    大夏皇宫。

    夏皇目光阴沉地看着殿下的诸多臣子,脸色难堪。

    他大夏驸马江羽是魔,此事根本无法遮掩。

    虽然江羽重伤而逃,但他残杀大齐二皇子之事,却是事实。

    如今莫说与大齐结盟,怕是用不了几日,两朝必起纷争。

    “你们倒是说啊,此事该如何是好?”

    夏皇冷喝一声,而殿中众臣却沉默不语。

    说你个锤子说。

    人都死了,要么割地,要么就淦呗。

    “嗡。”

    就在殿中气氛渐渐压抑之时,虚空突然破碎,凌霄身影掠出,站在了大殿之上。

    “大人!!”

    夏皇浑身一颤,赶忙起身让出皇位。

    “大人…如何了,那魔可诛?”

    若是江羽被诛,此事倒也简单了。

    可若是…那魔跑了…大齐必然会以此为借口,趁机发难。

    “那魔气候已成,身旁强者众多,手段极其恐怖,甚至衍化了本命魔炎,被他逃了。”

    凌霄狠狠咬牙,一脸的杀意。

    “什么!!”

    夏皇身躯一颤,他突然发现,好像相比于大齐发难,他的狗命似乎…要更重要一些。

    连这位天尊大人都无法将那魔及其手下诛杀,一旦等他卷土重来…

    “嘶嘶!”

    “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慌什么?我留给你的龙符可还在?过几日,我便要离开大夏,征伐天下,顺便追寻那魔踪迹,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在此处布置手段,只要他敢来,定叫他身死道消!”

    凌霄冷喝一声,而夏皇脸上的惊慌方才消散了一些。

    幸亏啊!!

    幸亏大人在此,否则我大夏,怕是会有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