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5章爷爷是魔
    “不…不要!!不要杀我!!”

    夏嫣然眼中泪水闪烁,可此时她修为尽失,根本无从反抗。

    只见那魔手掌伸出,朝她狠狠握下。

    “不!!!”

    “轰!!”

    可…就在那魔手掌到了她面前数尺之地时,天地陡然一颤。

    原本漆黑的世界,开始有光明绽放。

    然后,夏嫣然便是看到,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目露威严。

    “大…大人!!!”

    “滴!天命之女心生敬畏,奉真魔为神,恭喜宿主掠夺200气运值,2000反派值。”

    “天命之女气运已失,但本身气运过低,不符合击杀奖励规则。”

    “江羽!原来你是魔!!”

    来人自然是幻化成凌霄的叠影,此时她的脸上同样透露震撼,然后手掌挥出,一印镇下。

    “江羽”脸色一变,周身魔气翻涌,可最终还是在那一印之下,崩碎了半边身子。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掠出古殿,留下夏嫣然一人呆楞在床塌之上,神色木讷。

    原来…江羽是魔!

    原来,他早已看出了我的体质特殊,这三年…不过是在图谋我的修为。

    怪不得!!

    他每日尽心地给我准备药浴,助我突破!!

    他并不是在帮我化解体内阴元,只是为了…将我养肥再吃?

    夏嫣然轻声笑着,最终嚎啕大哭。

    可就在此时,大殿之外,凌霄重新走来,脸上带着一抹苦涩悲痛。

    “嫣然…”

    “大人!我不纯洁了!!!”

    夏嫣然悲呼出声,眼泪簌簌流下。

    如今她身子已破,修为尽散,成了大人眼中实足的废物。

    她的仙途,至此已到了尽头。

    “没想到,以我阅历,都不曾看出那江羽真身!不过嫣然你放心,他插翅难逃了。”

    凌霄叹了口气,抬手将夏嫣然揽在怀里,只是脸上却闪过一抹冷笑。

    神将八品了,这夏嫣然的体质,果然玄妙!

    当然!!

    这场计谋之所以能完美上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江羽这三年并未真的与夏嫣然发生关系。

    不仅仅保住了后者的阴元之力,更重要的是…

    淦!

    这世间有谁比我更威猛?

    若是夏嫣然尝过江羽的滋味,岂不是很轻易就识破了我的身份?

    “走!我会帮你把他擒下,你来亲手诛他!”

    “谢…大人!!”

    夏嫣然穿上衣衫,脸上已无神色。

    如今她还活着,也不过是为了…亲眼看到江羽死!!!

    大夏天牢。

    江羽神色诧异地看着眼前一位黑衣少年,眼眸中有些疑惑。

    “你…你是何人?”

    “驸马,我是来救你的,快跟我走!”

    黑衣少年手中匕首斩落,将江羽手上锁链斩碎。

    “驸马?你是…嫣然派来的?”

    “驸马,再不走,待会儿就来不及了!公主说,此生无缘,只能来世再见了!公主救了你,此事怕是包不住的,公主…怕是…哎。”

    黑衣少年轻叹了口气,“驸马!快走!我送您出城!”

    “不!!我要去救嫣然!!我要带她走!!”

    江羽原本失落绝望的内心,重新泛起涟漪。

    原来…嫣然还是爱他的!

    没错,嫣然就是这样的人啊,外冷内热,从来不将感情表现在脸上!

    想得不可得,才是…最难割舍的。

    “驸马!!不可!!如今你越狱在先,怕是很快就会有强者觉察!我还是快点送您出城去吧!”

    黑衣少年眉头紧锁,神色极为焦急。

    可此时,江羽却仿佛打定了主意一般,狠狠甩开那少年手掌,朝着天牢外跑去。

    嫣然,我伤害过你一次,绝不会再伤害你第二次!!

    只是!!

    就在此时!!

    那早就等在暗处的刑深,突然挥出一印,朝着江羽怒印而去。

    “不好!是神帝!!”

    江羽神色大变,身外魔炎滔天而起。

    可他毕竟只是神将之人,又被那蒋岩折磨许久,早就是强弩之末。

    因此!!

    一印落下,竟生生轰碎了他半边身子。

    “驸马!!!”

    黑衣少年悲呼一声,瞬间朝着刑深掠去。

    “孙儿快走!!!”

    虚空中,再度传来一道熟悉苍老的声音。

    “嗯?是爷爷!!!”

    江羽眼眸微凝,口中鲜血滴落,只是此时却不敢再有一丝犹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爷爷!!

    您终究是放不下孙儿的吧!!

    在最关键的时候,您还是回来了!!

    “嫣然!!我来了!!你别怕,趁着无人注意,我会带你离开的!!”

    “嗡!!”

    只是!!!

    就在江羽身影出现在华元宫中时,原本漆黑的深夜,突然亮如白昼。

    只见天地间,仿佛有一轮雷日升腾,横亘半空,散发刺目辉光。

    江羽本能地抬手挡在眼前,迷茫中,他似乎是看到,在那大殿之前,数道身影缓步走来,将他围在了中央。

    “嗯?大人…嫣然…帝君…”

    说实话,此时的江羽有些懵。

    尤其是夏嫣然看他的眼神,更是充斥着一抹恐怖的怨毒。

    难道…她在怪自己自投罗网?

    是了!!!

    该死,这夏皇几人怎么来的如此之快?

    我明明才刚从天牢中逃脱出来,他们怎么就好像…守在这里许久了?

    “滴!!天命之子心生恐惧,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大人果然神机妙算,这天底下,最危险的地方,乃是最安全的地方,江羽自知逃不掉,还是想躲在华元宫中。”

    夏皇阴森一笑,眼中神光流转,透露威严。

    “这里,是他最熟悉地方,或许早已留有后手,只是不知道那几头魔躲去了何处。”

    凌霄眼中有些凝重,看向江羽的目光里蕴含心痛。

    “魔?”

    江羽眉头轻皱,他们在说什么,好像很高深的亚子?

    “江羽…为什么…”

    夏嫣然清泪滑落,呢喃自语。

    而江羽却苦笑着叹了口气,她果然还是放不下我啊。

    可是嫣然,你就算送我出城,助我逃脱,我又怎么可能独活?

    罢了!!

    既然此生无缘,事情已暴露,就让我们,共赴轮回,来生再见吧?

    嗯?

    等等!!!

    嫣然…你的修为哪去了?!

    突然之间,江羽眼眸圆瞪,心底突然生出一抹浓郁的不安。

    “嫣然…你的修为…”

    “告诉我!!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开始对你心动了,大人明明已经答应要保你性命!!为什么!!”

    夏嫣然悲呼嘶吼,泪水汹涌。

    “什…什么?嫣然你在说什么…”

    江羽神色愈发迷茫,而远处夜空,却突然有强者掠来。

    “报!帝君,大人!天牢被屠,囚与将皆陨,手段极其残忍,目测是魔所为!”

    “什么!!!”

    就,很突然的。

    江羽觉得,心底有一丝浓郁的不安。

    不仅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好像…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难道…爷爷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