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3章托付嫣然
    “什…什么?”

    夏嫣然俏脸微凝,还不及反应,江羽的手掌,已经握在了她脖颈之上。

    “你们不要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江羽…你…”

    夏嫣然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慌。

    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位方才还发誓,带她君临天下的夫婿,转眼竟拿着她的命,当作要挟!

    “江羽,你敢!”

    见此一幕,蒋岩等人同样面露诧异。

    只是还不等他们张口威胁,江羽眼中,突然闪过一丝迷茫。

    我淦?

    天地俱寂,化为无尽黑夜。

    隐有黑月自虚空升腾,透露无尽诡异。

    再然后,他便是眼神茫然地看着,夏嫣然的身影被一位白衣少年揽在了怀里。

    而他只感觉脑袋一疼,整个人竟被蒋岩擒拿了下来。

    “大人!!”

    夏嫣然抬头,看着那一张清俊淡然的面孔,一颗心狠狠一颤。

    虽然,她也不知,这位大人是如何将她救下的。

    可…此时被他蛮横地抱在怀里,竟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滴!天命之女心生感激,对天命之子失望透顶,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200点,反派值2000点。”

    “嫣然公主受惊了。”

    凌霄眸光平静,看着那神色渐渐狰狞的江羽,轻声喝道,“江羽,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杀齐德强,在我看来,乃是好男儿所为,杀了也便杀了,我自会保你,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拿嫣然公主的命当作威胁,简直无耻!”

    “我…”

    江羽身躯颤抖,最终却无力辩驳。

    是啊!

    这位年轻大人教训的…极是!

    我这是怎么了?

    就算再绝望恐惧,也不该伤害嫣然啊!

    这般想着,江羽竟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大人,江羽有一事相求!!”

    江羽豁然抬头,眸中蕴含决绝。

    “说吧!”

    “若我此行遭遇不测,希望大人替我照顾好嫣然,不要叫她再受今日之苦!!”

    江羽狠狠咬牙,如今大夏,他所能信任依仗的,唯有这位正直超然的大人了。

    有他一诺,嫣然定不会再有挫折。

    “哼!算你还有些良心,放心吧,我自然会庇护嫣然的。”

    凌霄冷哼一声,抱起夏嫣然,朝着华元宫方向掠去。

    自始至终,江羽脸上都未生出半分妒意。

    如今,他前路未卜,若有什么放不下,也就只有夏嫣然了。

    嫣然,答应我,要快乐!

    若我还有机会,改日带你君临天下!!

    华元宫,后殿。

    凌霄轻轻地将怀里少女放在软塌上,脱下她身外江羽的衣衫。

    有那么一刹,夏嫣然心底荡起了一抹涟漪。

    如果…大人想…我是该拒绝矜持一下,还是…配合他?

    好像都不太合适呢!

    我虽未与江羽有夫妻之实,却终究是挂着一个夫妻之名。

    可若是拒绝,大人生气了怎么办?

    就很烦!

    “嫣然,你今日受了惊吓,就好好休息吧,放心,江羽那边,我会与你父皇说的…我知道,其实你心底是在乎他的,只是大齐也需要交代,我会保他性命。”

    只是!!

    令夏嫣然感觉失落的是,凌霄只是拿起榻上软褥给她盖上,便转身离去了。

    自始至终,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大人!!

    您不愧是心系天地之人,又怎会把时间浪费在儿女感情之上!!

    是嫣然…狭隘了!

    果然,能够成为一方主宰的,皆不是贪色的小人!

    直到凌霄身影消失,夏嫣然窝在榻上,眼中竟是一抹极复杂的神色。

    今日之事,于她而言,起伏波折。

    好在她没有被齐德强那个畜生糟蹋了身子,可…

    一想到江羽,夏嫣然就有些迷茫不解。

    他展露的天赋是真的,残杀齐德强时的霸道也是真的。

    像他这样的绝世妖孽,本该受万众瞩目,为何甘心待在她身旁,隐忍三年?

    还有…西疆似乎没有姓江的皇族,难不成,这是他的化名?

    可他究竟在图谋什么,又隐瞒了什么?

    那种漆黑邪异的火焰,令人很是惶恐。

    似乎是一种魔炎!

    难不成…这江羽是魔?

    还有,他说的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化开阴元?

    最终,夏嫣然想不清楚,沉沉睡去。

    此时她什么都不愿多管,不管江羽是魔也好,是帝也罢,从他拿自己性命做威胁的时候,两人之间那本就不算牢靠的信任,就已经破裂了。

    终究是…生命诚可贵!

    可,就像大人说的,或许她心底,一直有一丝不愿承认的感情吧。

    三年朝夕啊…

    华元宫外,凌霄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大殿,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主上!”

    天殿之前,叠影站在凌霄身旁,目露敬畏。

    “你训练的那几名死侍,如何了?”

    凌霄抿了一口叶青婵递来的清茶,脸色始终平静。

    线已拉好,鱼儿已入瓮。

    也差不多该收网了。

    毕竟,天命之子这东西,实在是夜长梦多。

    诸如林锡、夏辰之流,哪怕被凌霄拿捏的死死的,可还是会有些不可预知的异变发生。

    当然,如果一切皆按照凌霄所想进行,那天道庇护这四个字,就着实太苍白无力了。

    如今江羽气运将尽,只需再给他致命一击,这棵韭菜,差不多就该收割了。

    至于什么能称作致命一击?

    呵呵,小嫣然是他的软肋,那元体的美妙,也当真不错!

    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我为天下先!

    “悟性都算不错,不过真正独自执行任务,怕是还要一段时间。”

    叠影如实禀报。

    “挑一个不成器的,今晚有大用。”

    凌霄嘴角扬起,而叠影眼中亦闪烁一抹森芒。

    “是!”

    入夜。

    白日发生的事情,早已传遍大夏帝都。

    只是出奇的,夏皇并未处死江羽,而是把他关押在了天牢之中。

    当然,这里面也有凌霄的一丝深意。

    毕竟,无上大人说了,江羽此子,身具魔意,说不定,有什么惊人的身份,暂且不着急诛杀,或许能揭开他身上更大的秘密。

    夏皇虽眼馋那少年身上的灵火,可大人都开口了,他能怎么办,当然是关起来严刑拷打了。

    大夏天牢,江羽被捆缚双手,吊在牢中。

    在其身前,蒋岩冷眼看着眼前的少年,手中一根皮鞭上沾满鲜血。

    “驸马爷,还不张口呢!说,你在这龙运城,还有哪些同伙?”

    方呈消失的诡异莫名,因此夏皇也是亲令这位禁军大统领负责审讯江羽,以防不测。

    “呸!我要见夏皇!我要见那位大人!”

    江羽神色狰狞,眸间蕴含死意。

    他突然很后悔,为何非要去装这个逼?

    杀齐德强也就算了,他为何要挟持夏嫣然,彻底断了自己的后路?

    如果当时能稳健一些,以那位大人的正直大义,见自己一心为妻,或许还会出手相助吧?

    可现在…

    自作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