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2章大起大落
    “啊!!”

    痛苦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整座驿站。

    殿外陆续有人走来,朝着此处观望。

    看热闹嘛,哪里的龙套都一个德行。

    所有人望着那在江羽手中苦苦挣扎的大齐二皇子,皆狠狠咽了口口水。

    很明显,江羽是故意在折磨他。

    而那种散发着邪异的火焰,此刻正在齐德强周身流转,灼烧,侵染。

    很快,他的身体渐渐变得干枯。

    这凶焰,竟能灼烧人的血脉骨骼?

    “啊!!杀了我!!!快杀了我…”

    齐德强痛苦哀嚎,眼中尽是绝望。

    此时死对他来说,竟是一种奢望。

    夏嫣然看着那站在殿中,神色始终淡然的江羽,目光渐渐呆滞,震撼,最终带了一丝淡淡的畏惧。

    原来,这才是这位大夏废婿的真实模样么?

    杀伐果决,凶狠霸道。

    就很莫名的,夏嫣然冰冷了三年的心,突然涌出一丝温暖。

    他做的这些,皆是为了我啊!

    “求求你…杀了我…”

    “扑通。”

    江羽随手,将那齐德强丢在地上,而此时的后者,早已没有了人形,就像一块蠕动死肉,散发着恶臭。

    “今后,谁敢辱本帝发妻,下场与此人无异。”

    江羽转头,目光平静地看了一眼大殿外围拢的各朝使臣,语气冰冷决绝。

    总归,他马上就要回归大秦,继承帝位了。

    这些区区小朝,有何畏惧?

    齐德强抢他发妻,此恨,大齐当给他一个说法。

    否则,我大秦雄兵不日将至。

    既是回归,那就要…驾临巅峰,叫七朝来贺。

    “扑哧。”

    直到江羽脚掌抬起,狠狠踏在那齐德强头颅之上,大殿之中,方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一缕魔气悄然弥散而开,震慑人心。

    “咕噜。”

    “这江羽…什么时候…如此霸道了?”

    “不知道,不过那种火焰,好像蕴含…魔意啊。”

    “闭嘴!你不想活了!!”

    殿外众人纷纷散去,生怕待会这大夏废婿想起之前他们的嘲讽,把他们一并给诛了。

    “嫣然!我们回宫吧。”

    江羽走到夏嫣然面前,将身外衣袍脱下,披在少女身上,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笑意。

    “还有…嫣然…我们是不是也该…行一下夫妻之道了?”

    “什…什么?”

    夏嫣然一愣,尤其是看到江羽脸上的那抹渴望,心底咯噔一跳。

    就很突然的…她觉得江羽变了。

    “你身体不好,这三年里我一直在用药浴改变你的体质,如今我修为恢复,也该着手将你体内的阴元化开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

    江羽眸光看向夏嫣然胸口,语气里有种不曾掩饰的灼热。

    “我?身体不好?改变体质?”

    夏嫣然黛眉轻簇,若是以往,江羽说出这番话,她是一万个不信的。

    可现在,待看到少年展露的天赋以及霸道,她心底已有了些迷茫。

    他到底…是谁?

    “回宫再说。”

    江羽淡然一笑,伸手握住夏嫣然的玉手,抬脚朝着驿站外走去。

    可就在两人身影走出殿外,远处街道上,却突然有身穿铠甲的侍卫跑来,将两人团团围拢。

    “大胆江羽,敢在驿站行凶,还不束手就擒?”

    为首的,乃是大夏禁军统领,蒋岩,修为已至神帝一品。

    “蒋统领,你确定你要擒我?”

    江羽临危不乱,或者说,如今的他,已不是三年前那只丧家之犬。

    区区一个禁军统领,也敢在他面前逞凶?

    只要我亮出我大秦帝君的身份,尔等皆得给我跪下!

    “江羽,你杀我大夏来使,帝君震怒,严令我等将你擒拿归案,好给大齐一个说法,你最好不要反抗,否则…就别怪我等出手无情。”

    蒋岩冷眼看着那神色自若的少年,心底同样有些疑惑。

    这江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敢在大夏驿站杀人?

    而且还是当着各朝来使的面儿,杀了大齐皇朝的二皇子?

    不过…此子隐藏的倒是极深。

    神将三品,这等天赋,足以媲美西疆最顶尖的天骄了。

    “呵呵呵…”

    江羽摇头冷笑,只是就在他欲张口自曝身份时,虚空中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孙儿!!”

    “嗯?爷爷!”

    就很莫名的,江羽脸色一变,心底突然生出一丝不安。

    此时爷爷的声音…似乎…好像…有些焦急低落?

    “出…什么事情了?”

    “我方才得到消息,我为你准备的那一方无上道统,被萧北伐率人给灭了!这个叛徒,原来他已投靠了大秦新帝!!!”

    “什么!!!!”

    江羽眼眸圆瞪,一口心血直接溢出嘴边,险些当场晕倒。

    你kin…你擦!!

    所以,您老的意思是,大秦我回不去了?

    朕的江山,朕的帝位,泡汤了?

    “扑哧!”

    终究,还是没能忍住。

    “滴!天命之子心生绝望,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300点,反派值3000点。”

    “孙儿莫慌,我此次前来大夏,并未有别人知晓,所以…你暂时还未暴露,你只需再隐忍三年,爷爷一定会再帮你建立一方道统,夺回江山的!不说了,大夏有强者注意到我了,我先跑路了!!”

    “爷爷!!爷爷!!!”

    江羽内心茫然咆哮,眼中泛起泪光。

    卧槽!!

    这人生…当真是大起又大落?

    乐极生悲了么这不是!

    您早说啊…我人都杀了,逼都装了,又被困了,你自个儿跑路了?

    不是,你好歹把我捞出去啊!!

    这下我没了身份,又诛了齐德强,又暴露了底牌,你猜夏皇会不会放过我?

    淦!!

    “江羽…你怎么了?”

    似是感觉到江羽身上散出的绝望冷意,夏嫣然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诧异。

    “嫣…嫣然,你相信我么?”

    江羽苦笑,眸中似闪过一抹阴沉,“我可能暂时不行了,但是…你能帮我逃出龙运城么?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江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一方帝君么?放心吧,父皇不会太为难你的,到时我就说,你是为了救我。”

    夏嫣然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心底似有些失落。

    这江羽…怎么一惊一乍的。

    难道他方才所说的话,都是骗我的?

    “不是,嫣然,我不能待在龙运城,否则将有性命之忧,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你只需配合我演一出戏,我出了城就放你回来!”

    开玩笑!

    老子连灵火的底牌都暴露了,一旦夏皇心生贪念,我还有半分活路?

    若我为帝,夏皇毕竟是要顾虑一下的。

    可现在…

    溜了溜了。

    再不走,怕是狗命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