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91章本帝说的
    夏嫣然缓缓闭上眼眸,感觉到那距离她越来越近的丑陋嘴脸,眼角似有泪水滑落。

    “嘿嘿嘿,嫣然公主,要不要我现在将你那夫婿请进大殿,在旁欣赏?”

    齐德强眼神阴邪,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你不是冰清玉洁,一心向道么?

    怎么这会儿,又一副任我采撷的模样?

    夏嫣然红唇紧咬,沉默不语。

    她知道,这齐德强是在故意羞辱她。

    可…又如何?

    终究她已没有反抗的余地。

    虽然江羽就在殿外,但这会儿,怕是已经被这齐德强的护道者给抽晕了吧?

    “轰!!”

    就在此时,大殿殿门突然被巨力破开。

    只见一道消瘦挺拔的身影缓步踏来,周身似有黑炎缭绕,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嗯?”

    齐德强与夏嫣然的脸色同时一愣,再转头看去时,江羽的身影已到了面前。

    “你…你他妈怎么进来了?我还没请你呢!!”

    尤其是齐德强,原本脱了一半的裤子又重新提上了。

    我淦!!

    老子刚有点感觉,这下子全被你吓回去了。

    “也好!你既然想看,我便让你亲眼看着!”

    “嫣然,过来!”

    江羽深吸了口气,语气充斥坚决。

    “江羽!!你来做什么!难道你还嫌我不够丢脸么?”

    夏嫣然抬脚,走到江羽身旁,玉手挥出就欲扇下。

    可这一次,却没能扇到青年脸上。

    只见江羽一手握住她的玉手,轻轻一拽,瞬间将她拉至身旁。

    而夏嫣然甚至还未反应过来,娇躯已扑到了江羽怀中。

    “从今日起,世间将再无一人能够逼迫你。”

    “什…什么?”

    说实话,此时夏嫣然是懵的。

    尤其是感觉到江羽怀里那种令人恐惧的炙热,她美眸中的茫然方才渐渐消散。

    “灵力?你的境界…你…你是神将?!”

    惊呼声响彻古殿,夏嫣然一手捂着红唇,眼眸圆瞪。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是神将?

    放眼大夏,除了她那个痴迷仙道的大皇兄迈出了这一步,整个龙运城里的天骄妖孽,至强也不过破妄后期。

    就…很突然的。

    夏嫣然人生第一次,在这个夫婿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

    难道…他真的大有来历?

    “你…你…江羽,你敢坏本皇子好事?你不想活了?”

    齐德强神色阴沉,眸中杀意流转。

    神将又如何?

    总归这江羽毫无背景,他竟敢与自己作对?

    “坏你好事?你敢抢本帝发妻,今日便叫你形神俱灭。”

    江羽脸上一片冰冷,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得到了升华。

    饶是夏嫣然,此时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逸脸庞,心底都忍不住生出一种错觉。

    这还是她的那位废物夫婿么?

    怎么突然间,自己竟有些认不出他了?

    还有…本帝?!

    他…他究竟是谁?

    凌霄站在殿外,看着那装逼流畅的天命废婿,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不错,就该这样。

    想要将这棵韭菜彻底收割,还得从夏嫣然身上下手。

    毕竟,每一位好废婿的人设,都是忠贞痴情的。

    换句话说,女人是他们的弱点。

    而凌霄要做的,就是给江羽机会,让他在夏嫣然面前小露两手。

    如此美人心动,赘婿自然更加死心塌地。

    然后,再想办法,将夏嫣然心底的那丝期待掐灭。

    甚至令她对江羽产生误会,无法解释的那种,让我们的天命赘婿心碎,崩溃,觉得人间不值得。

    这时候,我们大概就能满足他的愿望,送他离开人间了。

    啧,我凌霄,正道之光,助世人完全心愿!

    颂我真名者,我便渡你轮回!

    “你…你说什么?江羽…你疯了!!”

    齐德强眼中闪过一抹恐惧,此时他自然感觉到了这位大夏废婿身上涌荡的可怕灵威!

    神将境界啊!!

    怎么可能?

    要知道,他堂堂大齐二皇子,如今也不过破妄中期,一旦这江羽对他动手,今日他必会陨落。

    “我是大齐二皇子,你敢杀我,大齐绝不会放过你的!!甚至会引来两朝大战!!”

    反派嘛,临死之前,标配就是我爹是谁,威胁两句,无伤大雅,该死还是得死。

    可这话落到江羽耳中,却令他脸上笑意愈浓。

    “两朝大战?你大齐若想战,本帝便陪他一战,只是不是两朝,而是…三朝!”

    “什…什么!!你究竟是谁!”

    终于,齐德强心底开始生出一丝不安。

    方老哪去了?

    他堂堂三品神帝,为何此时竟不曾现身?

    就算刚刚,他也没有感觉到太剧烈的波动。

    可…有谁能够悄无声息地抹杀一位三品神帝?

    难道这江羽真的…大有来头?

    “江羽…要不算了吧?杀了他,大夏会有麻烦…”

    夏嫣然的声音,莫名有些温和。

    那位无上大人是很香,但距离她实在太遥远。

    反而是江羽,这三年里任劳任怨,对她忠贞痴情。

    如今他又展露了逆天天赋,若是再有那么一丝丝背景…

    这是一位良婿啊!

    我可不是贪慕他的身份背景,实在是这三年里,我被他的真情打动了!

    噗嗤。

    你笑什么,讨厌啦!

    人家最开始就说了,就算是一条狗也会有感情呢。

    “嫣然,我说了,自今日起,圣州无人可欺你。”

    江羽冷笑,迈步朝着齐德强走去。

    “来人!!来人!!有人要杀本皇子!!快来人啊!!”

    齐德强绝望惊呼,大殿外顿时有大夏侍卫掠来,“大胆…何人在我驿站生事?”

    “嗯?五公主?驸马…”

    来人一身铠甲,修为同样在神将层次,乃是驻守此处的皇族禁军。

    “驸马想要做何?”

    方才江羽的举动,他自然看到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位大齐神帝去了何处,但很明显,他绝不能让齐德强死在驿站之中。

    否则帝君怪罪,他们这些侍卫皆难逃一死。

    “今日谁来都无用,齐德强必死,本帝说的。”

    江羽周身,突然有魔炎滔天而起,蕴含浩荡凶威。

    而那神将侍卫还未反应过来,却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而那齐德强竟直接被江羽握住脖颈,举在了半空之上。

    “驸马!!不可!!”

    “敢辱我妻,该死!”

    “轰!”

    无尽魔炎翻滚,只见那齐德强身外,突然有烈焰灼烧,而他的脸色,几乎瞬间扭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