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85章都是命啊
    “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凌霄神色漠然,只是语气却充斥疑惑。

    毕竟咱又不是真的大秦少君,这萧北伐一看就是绝世凶将,身上这股血煞气,不杀十万人不可能聚的出来。

    这样的刀,配上宁天策这位战神,西疆何人能挡?

    这么算算,好像短短几日,已经有三大皇朝有了着落?

    妙啊!

    西疆一统,千年伟业,指日可待!

    “少君!是丹帝留下遗书,说已将您安排妥当,若是此乱能平,三年后您必会现世,到时再接您回秦,继承大统!”

    萧北伐不疑有他,戒指,灵火气息皆在,此人定是少君无疑。

    “哦,丹帝如何了…”

    凌霄哪知道这丹帝又是何人,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这江羽背后之人竟会来的如此之快。

    他还打算将那废婿气运掠夺干净,再送他归西,所以根本没有夺他神识记忆。

    不过…

    如此也好,他就能凭此去忽悠那位天命废婿了!

    “丹帝以逆天之术将那一道天地魔炎封印在了您体内,又以自身修为布下手段,历三年时间将其与您血脉融合,然后…就失踪了…”

    萧北伐微微低头,显得有些沉重。

    “当年动乱,你为何未能及时赶回?”

    凌霄眼眸中闪过一抹冷意,他不是没想过给这萧北伐种下魂印,查其记忆,将其彻底掌控。

    只是如今,他暂时无法脱身前往大秦,若是此人回去,被人看出端倪,怕又是一场风波。

    再说了,这萧北伐没有气运,凌霄无法断定他到底是不是真正臣服。

    一旦贸然闯入其魂海之中,万一有诈,必是凶险。

    两厢权衡,凌霄还是决定,再谨慎一些。

    “少君恕罪!!”

    萧北伐低头,语气已见惶恐。

    “当年大齐帝君亲自领军,前来犯我国威,臣…一心抗敌,并未在意帝都风云…”

    “哦,现在大秦叛乱彻底平了?”

    这才是凌霄最关心的事情,别老子忙完大夏的事情,去见亲爱的堂姐时,再被人设计给诛了。

    江羽是天命之子,自有天道庇护。

    可老子又不是!

    “少君放心,叛乱者,灭十族,上至亲王,下至宫中侍卫,尽屠!”

    萧北伐咬牙,周身似有一股血气冲霄,令天地失色。

    “我暂且还不能回秦,你等先回去,等我号令,还有…但凡是与当年之事有关的人,格杀勿论。”

    凌霄冷笑一声,脸上仙霞散去,而萧北伐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诧异。

    只是紧接着,他就笑了。

    少君,长大了!!

    他常年驻守边关,只在幼年见过江羽一面,虽然少君容貌上有了一些变化,但这股杀伐果决,倒是与当年的主君一般无二!

    “是!!”

    望着那来去匆匆的三大神帝,凌霄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萧北伐,不认识自己。

    可不代表,大秦其余皇族不认识江羽。

    尤其是那位堂姐。

    不过…脸这东西,好忽悠的很。

    当年为了躲避仇家追杀,丹帝以极其玄妙的手段,改变了他的容颜。

    至于有多玄妙,你自己脑补就好了。

    从萧北伐的话里,凌霄大概明白了几件事。

    丹帝并非江羽父亲,那位大秦主君才是。

    不过,他们一脉,如今已被屠戮干净。

    至于那位丹帝的身份,凌霄猜测,八成是江羽的师尊或者护道者。

    或许他知晓江羽神体的奇异,所以才将那道天地魔炎封印在了他的体内。

    等等…

    魔炎?

    凌霄眼眸微凝,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看来这位天命废婿,还有些其他的大用途呢。

    气运一夺,小锅一背。

    神魂一搜,堂姐,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龙运城,华元宫。

    此处乃是夏嫣然与江羽的寝宫,毗邻皇宫。

    大殿中,夏嫣然眸光阴沉地看着眼前的江羽,俏脸上是一种说不出的失望。

    虽然!!

    那位上界大人最终张口,化解了江羽的难堪。

    但…

    “江羽!!你今日简直是丢人现眼!!你竟然拿一枚石戒给太后当贺礼?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夏嫣然银牙紧咬,尤其是想到那位无上存在看她的眼神…

    就很莫名的,这江羽是越看越不顺眼了。

    “嫣然!你真的误会我了!那枚戒指,是我一位长辈临终前送给我的!他…他堂堂六品神帝,怎可能骗我,我猜,一定是他们没看氵…”

    “啪!!”

    还不等江羽把话说完,夏嫣然竟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江羽!!你就不能学学那位大人,坦诚低调一些么?没有就是没有,何必要强行装逼?你以为你糊弄我,就能糊弄得了全天下吗?!”

    夏嫣然深深叹了口气,俏脸愈发阴沉。

    她理解,江羽其实是想证明自己,想让大夏众人知晓,他其实不是废物。

    可…你好歹拿出点像样的灵宝啊。

    一想到那枚破石戒,夏嫣然心底愤怒难平。

    “嫣然!你说的对,那位公子…确实为人正直,做事坦诚,我也很感激他!可我…”

    “五公主,陛下有旨!!”

    就在江羽咬牙,准备像夏嫣然坦诚一切之时,殿外突然走来一位老太监。

    “五公主夏嫣然听令,陛下口谕,命你今夜前往帝都驿管,大齐二皇子有事与你商议。”

    老太监冷眼看了江羽一眼,老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笑意。

    “什么!!!”

    江羽与夏嫣然的脸色同时愣住了,尤其是前者,眼眸中更是有股莫名火焰燃烧。

    “五公主,去驿馆的轿辇就在门外,这华元宫也已被侍卫守住,再有一个时辰,您若还不出来,老奴就要叫人来请了,趁着这一个时辰…您跟驸马爷…道个别吧?”

    话落,那老太监还不忘嘲讽江羽两句,“驸马爷,知足吧,这三年,您软饭吃的差不多啦,再不滚蛋,怕是滚的就是脑袋了。”

    “你!!”

    江羽狠狠咬牙,一个时辰,够了!!

    到时候,他体内封印尽散,天赋展露无疑,大夏帝君就该明白,他该舔的是谁了!!

    只是…

    当初师尊曾说,三年之后,若是大秦叛乱平定,自会有人前来接他回朝。

    不知…自己还有没有成就帝位的一日!

    如果有…哼,我要叫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统统跪在我面前!!

    “江羽…你走吧…”

    夏嫣然眼眶微红,倒不是因为舍不得江羽,而是…

    一旦她伺候了齐德强,也就将彻底失去成为那位无上存在女仆的机会了吧?

    哎,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不!!嫣然…你放心,一个时辰,够了!你不会有事。”

    江羽眼中闪过一抹阴沉,只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