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83章我儿曰天
    “什么?!!”

    无论是太后、皇后,还是那几位皇子、公主,此时看向凌霄的眼神里,皆带着一抹浓郁的震撼。

    大夏先祖夏辰的传说,他们从小就听过无数次。

    真龙之人,偶得上古龙运,成帝当日,破碎虚空,成就大夏无上传说。

    甚至他随手丢下的一半龙符,都成了大夏传承至宝。

    呃…

    那枚龙符好像跟江羽手里的那枚古戒一样,虽蕴含一缕古龙圣威,却也…没什么毛用!

    可,那是先祖身份的象征,是他夏族辉煌所在!!

    这样一想,怪不得先祖方才会庇护江羽,原来…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就很莫名的,众人看向江羽的视线里,突然多了一些敬畏。

    只是!!

    先祖这会儿应该有六百多岁了吧?

    怎么这少年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

    “谁跟你说,我是你夏家先祖?”

    就在众人躬身跪拜之时,凌霄眉头轻挑,嘴角似带着一抹玩味。

    “嗯?”

    原本就要跪下的夏皇神色一凝,转而有些呆滞地看向上方的少年。

    你他…

    不是先祖?!

    那你敢跑来我大夏装逼?

    还有,这枚龙符是哪来的?

    难道是假的?

    不可能!!!

    其中那缕古脉龙气,与大夏那一枚同根同源!!!

    这…

    “你们大夏先祖,不过是我在上界饲养的一条狗而已,知晓我一缕神魂下界,特意给了我这龙符,说有子孙后辈将奉我为主。”

    凌霄淡然一笑,周身似有仙霞弥漫,八种道则之力化作神影重重,说不出的神异浩瀚。

    “尔等可曾听闻吾之真名:大忽由真神辟罗往生尊。”

    “什么!!!”

    夏皇脸色一变,只感觉头盖骨上传来一缕澎湃寒气,整个人竟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一道神魂下界历练?

    怪不得此人身上的威势只在神帝境界!

    如此,他的本体又该强大到了何等境地!

    怪不得!!

    他会诛杀夏庸这位夏族正统,或许在他眼里,正统不正统的,根本没有半分区别吧?

    又怪不得,他不让我喊他先祖!

    原来!!!

    他竟是先祖的主人!!

    可笑,我竟还想当他孙子!!

    在这位眼里,我只是他养的狗的孙子,身份搞差了!!

    太可怕了!!

    简直太可怕了!!

    至于这一切是真是假…

    总归那龙符假不了,先祖飞升上界也假不了。

    这位必然是从上界而来,又手握龙符…

    如果不是先祖献上,怕是…就是被他诛杀了。

    嘶嘶!

    这样的人物,绝不能招惹!

    “听过听过!原来是大人您!!”

    “大夏王,盛,拜见老天尊!!”

    “拜见天尊!!”

    一众夏族之人纷纷高呼,脸上是一种激动震撼的神色。

    就好像…他们真听过凌霄真名一样!

    “当然,我来下界,并非是为了贪图什么,实在是上界万族皆已臣服于我,再无一丝乐趣,所以才降下一缕神魂,找一找当初征伐天下的快乐。”

    凌霄叹了口气,眼中似有些落寞。

    而看到他此时的苦楚,夏皇等人心底更震撼了!!

    上界万族…皆已臣服?

    下界就是为了,找一找以前征伐天下的快乐?

    这是…何等伟大的快乐!!

    如果…假若…能否…我大夏作为这位上界至尊征伐天下的犬马。

    待他玩腻了,会不会…将整个西疆赠予我等?!

    嘶嘶!!

    好快乐好快乐!!

    “天尊!!!我大夏…”

    “闭嘴!!我说一个数!!一年,我这道神魂化身只能在此逗留一年,一年后,我要此地化为一朝,世人念我真名,得我庇护!!”

    凌霄冷喝一声,而夏皇眼中的激动,已经无法遮掩。

    一年!!!

    他只能在此界一年,换句话说,他在意的,根本不是天下!!

    而是征伐天下的快乐!!!

    到时候这天下…

    哼!!我看到时还有谁说我是假帝!!

    我夏盛,将开万世之疆土,成就千古之霸业!!

    西疆一统!!

    “而且,到时候…我或许会带几个天赋不错的忠犬,飞升上界,成为我的仆。”

    看到众人反应,凌霄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能,这群夏族之人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先祖,确实下界了,却不幸死在了自己手中。

    至于他留下的血脉,既然是深仇,当然要斩草除根。

    征伐天下,是要死人的。

    我看这夏盛什么的,就很有短命相嘛。

    “什么?成为大人的仆!!”

    夏皇等人的脸色再度一凝,这可是比一统西疆更大的造化啊!!

    飞升上界!

    圣州哪个修者不梦想有朝一日,可以崩碎虚空,去见识天地真正的辽阔?

    这一界,神帝已是桎梏。

    可上界…

    嘶嘶。

    而境界的划分,又何尝不是寿元的划分?

    “天尊!!!我儿大夏储王,曰天,有大帝之姿,我愿叫他追随大人,做大人忠仆!!”

    人群中,突然有夏族神侯朗声高呼,神情激动。

    “嗯?大帝之姿?诛!”

    凌霄眉头轻皱,冷声道。

    “什…什么?”

    所有人脸上皆扬起一抹呆滞,尤其是此时说话者,乃大夏亲王,帝君三弟,夏泽山!!

    怎么就…诛了?

    “如今我为帝者,你儿算什么东西!想篡位么?”

    “大…大人,我说的帝姿…”

    “储王曰天?我乃天尊,制定天地规则,你儿居然名曰天?我看你就是在故意针对我!灭,九族,女的送去边关充妓,老人阉割,壮年五马分尸,头颅摆在城墙上凝蜡,点烛!”

    凌霄冷哼一声,语气威严,身后似有仙辉洒落,透露无尽玄妙。

    “是!!”

    夏皇眼眸一凝,转头深深看了一眼那呆立原地的雍亲王,心底却忍不住冷笑一声。

    叫你装逼,叫你乱吠,你儿有什么资格成为大人的仆?

    如果我夏家有人有这个资格,那也是朕!!

    况且…这雍亲王修为不高,影响却极大,向来不将自己这个假帝放在眼里。

    原本窃朝时,夏皇倒需要倚仗于他。

    可如今,有天尊在此,他夏泽山算个屁啊!

    “不!!你…你不是天尊,此般行径,与魔何异…”

    “嗯?”

    凌霄眉头轻挑,眼中魂芒陡然汹涌。

    众人只见他看了那神侯一眼,后者头顶陡然有印落下,竟生生将其…砸成了一地烂肉。

    曰天之父,卒!

    “嘶嘶!”

    整座大殿,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着那端坐殿上的神影,眼底深处皆涌荡敬畏。

    眸光镇杀神侯,这是何等…天威?

    呵呵。

    不露上那么一小手,总归是少点震慑。

    要怪,就怪这夏泽山位高权重,还偏偏是个废物。

    什么朝堂威望,在凌霄眼里,有个屁用。

    “好了,关于本尊的身份,不可宣扬出去,我怕一旦有人知晓,就会主动来投,那样…我又怎能体悟到…”

    “征伐天下的快乐!!”

    还不等凌霄话音落下,夏皇已经张口抢答道。

    “大人放心,我懂我懂,此事除了我夏族嫡系,谁也不会知道!”

    “如此甚好!对了,嫡脉之人都在此殿了?”

    凌霄眼中闪过一抹阴邪。

    不应该啊。

    按照他所想,这夏族之中,应该是有一位天命之子的。

    也就是掠夺了那位九皇子气运的那位。

    可眼前这群臭鱼烂虾…

    “我大儿夏枫未在皇城,大人放心,我会尽快将他唤回,好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夏皇神色一凛,生怕凌霄怪罪。

    “哦,这几日我会住在自己的世界中,你无需派人跟随,我想见你,自会召唤。”

    凌霄话落,身后突然有金漩现世。

    其中似有高山神宫矗立,说不出的雄伟浩渺。

    甚至!!

    在那金漩深处,还有一道黑色龙影腾空,恐怖的龙威盖压天地!

    可…

    就在它看到凌霄的瞬间,竟吐出舌头露出了一副讨好的模样!

    淦!

    怪不得!!

    这位说…我大夏先祖是他养的一条狗。

    原来…这不是比喻!!

    真龙都被这位圈养在世界之中,我大夏先祖又算个屁啊!!

    “这是!!!”

    这一刻,夏皇等人心底的最后一丝怀疑,彻底消失了。

    衍化世界!

    这是何等伟力?!

    这等神迹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算圣境,据说都无法自成一界!

    唯有那天地至尊,方才能在魂海中构建天地,成就本我天道!

    淦淦!

    天地至尊!!

    这竟然是一尊无上存在!!

    我大夏,要发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