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82章意外惊喜
    “扑通!”

    大夏皇宫,落针可闻。

    众臣以及各朝来使,皇子公主此时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跪在地上的夏皇,以及其他几位亲王,脸庞上尽是震撼之色。

    只见此时,夏皇身前,一枚金色龙符闪烁金光,却无半分灵韵,看上去…好像也是一件寻常之物?

    “大大大…人,我等惶恐。”

    夏皇双手捧着那龙符,身躯隐隐有些颤抖。

    “大夏向来以仁立国,以礼开疆,实在没想到,到了今日,竟堕落到了这般境地?江羽是吧?你很不错,这枚戒指我很喜欢,我能看出你的诚意,你比这殿中许多人都要真诚细心。”

    凌霄冲着江羽点头一笑,后者脸上的狰狞瞬间凝固了下来,转而化作一抹惊慌之色。

    “滴,天命之子对反派产生感激之情,迈出作死第一步,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300点,反派值3000点。”

    “滴,天命之女彻底臣服,恭喜宿主获得额外奖励,天命之身铸就值2%,道则圆满机会一次。”

    “嗯?”

    凌霄脸上的神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怎么就…天命之女彻底臣服了?

    难道,是自己用善良和爱感化了谁?

    可这大殿里,除了江羽这一棵韭菜,也没有其他韭菜了啊?

    怎么回事?

    是系统崩了还是我幻听了?

    就在凌霄暗自惊讶之时,在其魂海之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波动。

    然后,一道陌生魂念便出现在了他脑海之中。

    与此同时。

    圣州中疆,青苍山巅。

    白灵娇躯颤抖地看着眼前一位白发老者。

    那老者的脸色,有些莫名的呆滞,一身神帝波动悄然弥散。

    “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白灵似乎有些茫然无措,只是最终小脸上却泛起一抹冰冷杀意。

    凌霄哥哥…果然猜对了!!

    这一切竟然全是血魂圣主布下的局!

    他们残杀林家满门,就是为了让我心中有恨,又无牵挂,好专心杀道!!

    好残忍的手段,好残忍的…师尊啊!

    林锡哥哥,林东爸爸,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亲自为你们报此大仇。

    “嗯?灵儿…你…你方才做了什么?”

    半晌之后,那白发老者的眼中,方才散出一缕神光,眼底深处顿时闪过一抹浓郁的惊恐。

    就在刚刚,这血殿圣女要他打开魂宫,说是要给他看一段十分奇怪的记忆。

    白灵是他看着长大的,又仅在破妄之境。

    所以,他根本没有丝毫防备。

    可…

    为何此时,他竟感觉到了一种被人掌控的无力感?

    “齐爷爷,这件事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哦,你可不要告诉师尊。”

    白灵眼中,阴森一闪而逝。

    而齐屹只是茫然地点了点头,似是根本无法拒绝这丫头的任何要求。

    “师尊,你怕不会像齐爷爷一样信任我吧。”

    白灵叹了口气,虽然这种算计令她有些失落。

    毕竟,眼前这位血殿强者,是真的对她毫无防备,完全信任。

    可她…却利用了这一点。

    这种感觉,很不好。

    只是无论如何,林家被屠之事,终于有了答案。

    哥哥说的对。

    不论再邪恶的功法,也要分用在何处!

    对付血魂圣主这等阴邪之人,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不过,以那位的心思,怕是不会像这齐屹一样好对付。

    看来,得先在殿中找几个帮手。

    到时候,计划不成,就正面将其诛杀!!

    大夏皇宫,凌霄脸上的呆滞渐渐散去,转而化作一抹笑意。

    妙啊!

    他实在没想到,白灵那丫头竟然如此顺利了给那位负责分发血殿任务的齐长老种下了魂印。

    如此一来,他岂不是知晓了血殿所有部署在圣州的暗子?

    我的好妹妹,你终归是没有令哥哥失望呢。

    加油吧!

    待你将血魂圣主搞定的那一日,我定登青苍山,贺你成血殿新主!

    不过…

    在此之前,哥哥可不能轻易暴露哦,毕竟那血殿圣主,实在是太阴险可怕了。

    我可不是贪生怕死,我只是要做你最后的靠山呢!

    “大…大人…”

    夏皇此时连头都不敢抬,一直跪在地上。

    这一幕,令得殿中诸人皆是一脸的错愕。

    隐约间,他们似乎发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秘密。

    只是具体是什么,他们又说不清楚。

    “起来吧,贺礼嘛,自然是心意最重要,我劝你们都好自为之。”

    凌霄挥了挥手,而夏皇这才躬身,将那龙符还到凌霄手中,转而看向江羽,“还…还不快给驸马赐座!”

    “多谢帝君…多谢…公子!”

    江羽抬头,看向凌霄,眼眸中是一抹发自真心的感激。

    他虽不知道眼前这少年究竟是谁,但今日若是无他,他多半是命与妻皆失。

    虽然!!

    夏皇早晚有一日会后悔,但看那齐德强的模样,八成今晚就会把嫣然给…

    如此,他这三年的努力就彻底白费了。

    而嫣然,也将彻底沦为废物!

    其实他每晚给夏嫣然准备的药浴,不仅能增强灵力,还能解决夏嫣然极元之体的麻烦。

    凌霄此恩,对于江羽而言,简直如同再造!

    “滴!天命之子心又生感激,恭喜宿主掠夺300气运值,3000反派值。”

    “公子?你他…”

    夏皇眼眸微沉,这是我祖,你叫公子?

    我是不是该喊你二祖?

    淦!

    可…先祖明显觉得那江羽诚心感人,这会儿再为难他,怕是会引来先祖反感?

    只是…大齐盟约,绝不能轻易错过啊。

    如果江羽主动离开嫣然,离开大夏…

    呵呵,先祖就不会怪罪了吧?

    “哼,江羽,就让你再得意一段时间…”

    一场寿宴,因为各种插曲而显得有些沉闷。

    直到日暮,来访使臣方才各自退去。

    而那齐德强临行之时,更是深深看了夏皇一眼,寓意明显。

    不论,凌霄是谁,夏皇为何会对他如此卑躬,那也是他大夏的事情,跟他有个毛关系。

    只要他得不到夏嫣然,大夏就将失去大齐的结盟,其中利弊,夏皇自会决断。

    “江羽…你先回去吧。”

    夏嫣然深知江羽待在此处,说不定父皇又会想出什么幺蛾子,赶忙朝他使了个眼色。

    后者躬身一拜,随众人退去。

    而夏嫣然的眸光却有意无意地瞥向凌霄,眼底深处,有些难言的情绪。

    原本在她心底,大皇兄就是仙姿模版。

    可今日她发现自己错了。

    这位,才是一切骄女贪恋的盛阳!

    璀璨,夺目,叫人…自惭形秽。

    自始至终,夏皇都未张口。

    或者说,在没弄懂先祖对江羽的态度之前,他根本不敢轻下结论。

    “现在也没有外人了,朕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

    见大殿中仅剩下大夏皇族子弟,夏皇脸上突然涌出一抹凝重,起身朝着凌霄深深拜下。

    “我大夏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