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81章普通石戒
    “家传至宝?”

    夏皇深吸了口气,默默地点了点头。

    怪不得!

    你就是个废物,毫无背景,毫无修为。

    你家的传承宝物,是一枚石头戒指,倒也合理了。

    那位老祖!

    你脑子里到底进了什么,会给嫣然安排了这样一门堪称耻辱的婚事?!

    也罢,正好趁此机会,弄死这个废婿。

    嫣然怕也就死心了吧?

    “呼。”

    夏皇深吸了口气,眼眸中隐隐闪过一抹杀意。

    而似是看出了父皇的想法,夏嫣然俏脸一凝,赶忙走到江羽身旁,狠狠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啪!”

    整座大殿,寂静无声。

    而江羽眼中亦含着一抹惊诧,“嫣然你…”

    “都说了!别来丢人现眼,你为什么老是不听,你非得让我跟着你丢人,才肯罢休么?江羽!!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夏嫣然眼中含泪,亦有些绝望。

    此时她的愤怒是真的。

    你既是废物,就安安稳稳地当个废物不好么,干嘛要学人家装逼?

    家传至宝?

    一枚石戒?

    可…

    她心底同样清楚,这枚戒指,对于江羽而言可能真的很珍惜。

    否则平日他也不会时常捧着注目沉思了。

    如今献给太后,只是不想被人看不起,不想自己跟着他受鄙夷。

    夏嫣然懂,就算一条狗,无微不至地陪伴她三年,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到,不心痛?

    对不起,江羽!

    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不是的嫣然…这枚戒指…是…”

    “哎,你是当我们瞎么?还有什么好毕毕的,传家之宝,你怕不是在大街上捡的吧。”

    “哈哈哈哈!也不一定,也可能是卖血攒钱买的。”

    “还是个石头的呢,噗嗤,感觉年代好久远的样子。”

    齐德强等人顿时讥讽出声,尤其是此时夏嫣然脸上委屈,更是令他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哼!江羽,你竟敢戏耍本帝,若不是今日太后大寿,我定斩你狗头,来人,给朕拉出去,杖刑五百,驱逐出宫,自今日起,他再不是我大夏驸马!!”

    夏皇冷哼一声,眼底却闪过一抹喜色。

    如果嫣然够聪明,就能明白,我不杀他,已是恩赐。

    若是再不乖乖答应与齐德强的婚事…

    “不…帝君!我…”

    江羽脸色一白,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愤恨!

    他体内的封印,将于今日解开。

    天地灵火,破妄后期,丹道奇才的身份,令他有足够的自信,成为大夏之光。

    可现在…一旦他被驱逐,怕是嫣然立马就会落到那齐德强那个畜生手中!!

    “嫣然,你相信我么!如果你信我,我在夏宫外等你,没有公主的身份,我照样能让你受世人尊崇!”

    江羽深吸了口气,语气突然有种莫名的低沉。

    而看到他那一双似乎变的深邃无比的眼眸,夏嫣然竟…有些动摇了。

    只是转瞬,她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无论你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又怎么可能抗衡两大皇朝?

    “走吧,江羽,离开大夏,找个安静的古城…远离这处是非之地。”

    夏嫣然笑着,可神色却有些凄楚。

    原本,她以为自己并未动情,可为何一想到日后没有他,心底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虽然有时候,她觉得江羽或许身体上有什么缺陷,否则这三年也不会…没有任何需求。

    可他的体贴、关心以及无微不至,早已潜移默化地令她有了一丝依赖。

    “不,嫣然,你不走,我哪也不会去,谁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江羽仿佛变了一个人,冷眼看着殿上的夏皇,“帝君,我与嫣然的婚约,乃是我祖与夏家老祖定下的,难道你真的不顾两家约定…”

    “闭嘴,还不给我拖出去!”

    夏皇眼中闪烁一抹阴沉。

    淦!!

    老子一个窃国者,你跟我谈约定?

    我看你就是故意羞辱我!

    不行!

    得找个机会,弄死这个混蛋,断了嫣然念想。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嫣然公主,我这酒水凉了,你还不回来给我温一下?”

    齐德强阴森一笑,显然是在故意羞辱江羽。

    “等一下!”

    可…

    就在殿上侍卫朝着江羽走去时,那端坐皇位,一直并未开口的凌霄,突然轻声道。

    “嗯?”

    夏皇眼角轻颤,一脸茫然地转头看去,“大人…您…”

    “把那枚戒指,拿给我看一下。”

    凌霄盯着夏皇手中的石戒,嘴角却隐有笑意扬起。

    一个被天命之子称之为传家之宝的古物,绝不可能是一枚普通的石戒。

    毕竟,这天命之子现在废是废了些,可气运摆在那。

    此戒,多半与他的身份以及体内封印的那道灵火有些关系。

    这江羽之所以将其拿出来,恐怕也是…真的不知道它的用途。

    毕竟,不经意间装的逼,才足够酥爽!

    什么!!

    那枚戒指现世了?少主还活着!!

    噗嗤!

    现在还活着,待会儿就不好说了。

    “嗯?大人…这…就是一枚…”

    夏皇似有些犹豫,而凌霄眼中只闪过一缕魂光,竟骇的那大夏帝君身子一颤,险些瘫软在地上。

    本身,他心底对于先祖就充斥畏惧。

    更何况,他这帝位来的…实在名不正言不顺。

    这先祖连夏庸正统都诛了,显然对于子嗣血缘什么的,看的并不太重,一旦惹恼了他…

    可…先祖怎会对这样一枚普通戒指感兴趣?

    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这戒其实真的是一件至宝?

    就很突然的,夏皇很慌。

    “大人。”

    夏皇躬身将那石戒递到凌霄手中,后者只分出一缕灵力汇入其中,却并无任何异变发生,魂力亦是如此。

    直到凌霄指尖有一丝灵火之力缭绕,那石戒上刻绘的龙首,突然亮起一丝隐晦血光。

    只是还不等其彻底点亮,凌霄指尖的那一丝灵火已经瞬间消散了干净。

    “哦,果然是一枚普通石戒。”

    凌霄点了点头,而夏皇等人脸上的愤怒终于不再压抑。

    该死的江羽,又害我在先祖面前丢脸!!

    “来人!!!!给我将江羽…”

    “不过…”

    还不等夏皇把话说完,凌霄的脸上却突然扬起一抹森意。

    “这是一枚普通石戒又如何?这少年既说此物乃是他家传之宝,我相信,它一定蕴含着一种精神,一种象征,一种执着,怎么,你是觉得,这等宝物,不算宝物?”

    “嗯?”

    说实话,此时夏皇是懵的。

    先祖绕了半天,说的不还是…这戒指是个垃圾么?

    什么精神什么象征?

    有个毛用?

    “所以,你觉得…此符也无用喽?”

    凌霄随手,将那金色龙符丢到夏皇面前,一双眼眸中,杀意流转。

    整座大殿,突然传来无数“扑通”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