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80章家传重宝
    “呵呵,江羽手里拿的是什么?难道是给太后的寿礼?”

    “噗嗤!”

    “你在逗我么?他身上这件长衫,最少穿了两年了,我就没见他换过,他能有什么寿礼?”

    “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是人家嫣然公主给他,叫他今日拿出来装逼的呢。”

    “倒也有可能!不过,今日过后,嫣然公主怕就不是他的了。”

    “嘿嘿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大殿之中,议论声响彻。

    凌霄眸光平静地看着那站在殿前,略显孤独的身体,神色淡然。

    三千气运,丹韵傍身,火焰道则,破妄后期。

    最重要的是,他的体内,封印着一道,天地灵火!!

    果然,现在的女婿,不会点针灸,炼丹,古医什么的,都不配称作废婿。

    看来这个江羽,是知晓夏嫣然神体秘密的。

    既然没有强行把她吃了,怕是在以本身医术,给她治病。

    等到夏嫣然体质改变,不仅修为保住了,或许还会对他心生感激。

    到时候,适当地亮出一些身份,装个逼,还怕骄女不动心?

    不过…

    我就想不明白,世界这么大,你手段这么牛逼,就非得守着这一个女人,被她羞辱被她虐待被她的家人嘲讽打骂,却心无怨恨?

    最重要的是!!!

    你明明这么牛逼,是怎么忍住不装逼的?

    凌霄摇了摇头,江羽身上的封印,极其玄妙,怕是强者布下。

    若非他有系统傍身,也不曾看出端倪。

    否则,这大夏的诸位反派们,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嘲讽他。

    您嘞,做人还是低调点吧。

    若不是遇见我,在场的各位,怕是多半会被江羽把脸抽烂的。

    可惜,只是一道火焰道则,灵火什么的,送给苏言好了,反正老子是不融合了。

    看来这圣州贫瘠之地,就算有妖孽领悟了道则,也多是些五行小道。

    否则,那白芷溪的虚空道则也不会被认为是九尾一族千年最强天赋了。

    魔体三转,还差一种道则。

    至于第三转会有怎样的惊喜…还真是叫人有些小期待呢。

    而关于这江羽的身世,凌霄其实也大概猜到了。

    毕竟套路就那么几个,写了五六年也都快写烂了。

    要么是一方古宗传人,要么是一尊皇朝嫡系,长辈曾是夏家老祖挚友,甚至有过命的交情。

    两家鼎盛之时,为后辈定下了婚约。

    然后江羽先辈所在的古宗没落或是皇朝争嫡,被仇人追杀,江羽先辈给他指明道路,来大夏隐忍,三五年内不许展露天赋,否则会被人盯上。

    这一类赘婿,接下来大概会遇到以前势力的强者,来接他回宗、回朝。

    二公子,大公子薨了,您成正统了!

    老爷临死前叫我们接您回去,继承家业。

    瞬间走上人生巅峰,成就无上尊容。

    他会走么?

    当然不会了,在这隐忍的三年里,我们的赘婿早已深深爱上了那个羞辱他虐待他,甚至叫他给洗脚的女主。

    所以,他一定会留下来,保护她,完成她的所有心愿。

    痴情人设,感情发展,才是一位好赘婿的标配。

    至于装逼打脸,逆袭什么的,大同小异。

    什么?

    娘子你需要三百万灵石?

    用这张卡去取吧,我已经给你安排好商行管事了。

    没有预约不能取?

    什么,您这张卡…

    嘶嘶!

    快,VIP房间!!!

    江羽,城里贵妇圈举办了一个装逼大会,要求携夫婿同往,你陪我一起去吧?

    虽然我也不想让你去,但是人家要求带着你。

    你可以不去的,什么?你非要去?

    身价过万灵石的坐一桌,修为突破破妄的坐一桌。

    那身价过亿,领悟道则,丹术通天,破妄后期的坐哪一桌!!!

    淦!

    你怕是哪一桌也坐不了了。

    遇到我凌霄,你是躺在席前棺材里的那一个。

    “太后,今日您大寿,孙婿准备了一件礼物,希望太后喜欢。”

    江羽先是看了凌霄一眼,脸上似有些困惑,然后他微微躬身,将手中木盒递到身前侍卫手里。

    只是一双清眸,却有意无意地看向了夏嫣然以及她身旁的齐德强。

    见他目光看来,齐德强更是嚣张地指了指身前酒杯,夏嫣然顿时乖乖给他斟满酒水,像极了婢女。

    不论!!

    那殿上端坐的少年是谁,想来夏皇只要不是个智障,这夏嫣然依旧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江羽?

    噗嗤!

    区区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拥有这等骄女?

    “哦?给太后的寿礼?不知是什么宝物?”

    夏皇脸上隐有不屑,将那木盒接过,当即打开。

    只见其中,乃是一枚古朴石戒,其上雕有龙形,然后…就再无一丝神异。

    竟是…一枚极普通的石戒?!

    “噗嗤!!”

    殿中,有人望着那被夏皇捏在手里的古戒,开始忍不住嗤笑出声。

    “这他妈…是一枚雕刻艺术品?”

    “哈哈哈哈,江羽果然没有令我们失望!”

    “不愧是他!!”

    听到众人所言,夏嫣然脸色愈发苍白。

    我都说了,不要让你来丢人现眼,为何你偏要不听?

    石戒?

    你也好意思当作贺礼送给太后?

    你是觉得,我大夏之人没见过石头么?

    侮辱!!这简直是对父皇与太后的侮辱啊!!

    “江羽,这就是你送给太后的贺礼?!”

    果然,夏皇脸色渐渐阴沉。

    尤其是今日,当着众臣与来使的面前,这江羽的做法,简直令他耻辱!!

    “不错,此戒乃是我家传至宝,今日太后寿辰,孙婿就献给太后了。”

    江羽语气清朗,似是根本不曾听到众人讥讽。

    至于这枚戒指…确实是族中老祖临终前,赐给他的。

    说是此戒珍贵,乃是上古之物,传家重宝,务必让他严加保管。

    原本,他是不愿将此宝拿出来的。

    可方才殿中发生的事情,他已在途中听说。

    夏皇有意将夏嫣然许给齐德强,如此…他若再不拿出些压箱底的宝物,怕是整个大夏还是无人看得起他!

    而且,这枚石戒,江羽研究三年,却未曾看出它究竟哪里珍贵,可…老祖六品神帝,又怎会在死前欺骗自己?

    所以,大概是他修为不够,看不出其中神异。

    他身上是有一些灵石神器,可今日他要做的,是惊艳所有人!!

    三年之期,眼看就要到了。

    他身上的封印,即将解开。

    到时…

    呵呵,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统统都要跪在我面前求饶谢罪!

    至于这家传至宝,送给太后又如何?

    只要能让嫣然开心,能让太后重视,能令夏皇回心转意,灵宝什么的,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反正…他那一脉已死绝,什么传家信物也没什么吊用了!

    江羽清楚的记得,当年他一路逃亡,来到大夏。

    若非夏嫣然同意嫁他,恐怕如今…他还在逃命,亦不知在何处苟延残喘。

    夏宫这三年,虽看上去憋屈耻辱,但江羽明白,夏嫣然其实是在意他的。

    否则,为何那华妃三天两头叫夏嫣然撕毁婚约,她都不肯?

    嫣然!!

    你放心,这种委屈的日子,即将到头!

    日后,我江羽,将会是你的骄傲!!

    哪怕没有背景,以我天赋丹术,也必然会成就无上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