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79章废婿贺寿
    “这位是…”

    夏皇脚步停滞,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两人。

    而大殿之中,无数青年男女脸上皆带着一抹痴迷之色。

    原本,夏皇以为,能斩夏庸者,必然是一位古老的存在。

    可看两人的年纪,似乎皆在十六七岁的年纪。

    难不成…是某位古老存在的徒子徒孙?

    “夏盛,我的礼物,你满意么?”

    凌霄神色淡然,有种超脱之意。

    只见他眸光扫过大殿,眼眸中却隐隐闪过一丝诧异。

    这太后过寿,大夏叫得上名字的天骄妖孽应该都到齐了吧?

    怎么…一个天命之子都没有?

    这不对劲啊?

    不过,再看到那齐德强身旁的夏嫣然时,凌霄眸光微微停滞了一瞬。

    那齐二皇子,从鼻子到眼,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独尊的样子。

    很明显,这是个反派。

    而夏嫣然此时眼眶通红,明显是刚哭过的。

    再联想他之前从那名大夏侍卫神魂中了解到的情况,呵呵,怕是这位公主的夫婿,多半是还未到场。

    也是,天命之子么,总是习惯压轴出场。

    不然,人到不齐,这嘲讽怎么铺天盖地?

    看来,好戏还没上场!

    而且,这夏嫣然身上虽无大气运,却有小气运,一千之数。

    当然,她若无气运,又怎么可能遇得上天命赘婿?

    最重要的是,这夏嫣然的体质…有些玄妙。

    极元灵体。

    据说这个体质的女子,浑身灵力皆汇聚在那一滴阴血之上。

    一旦破身,灵力便会尽数散出,成就他人。

    妙啊!

    这可是个绝顶的修炼鼎炉,虽然是一次性的,但…破妄中期,也算不错。

    最重要的是…以一般赘婿文的套路,这夏嫣然多半还未与那废婿行夫妻之道。

    就是不知道,那个废婿,懂不懂医术,又有没有看出夏嫣然的特殊体质?

    凌霄猜,他八成是懂的。

    至于为何没有趁机将夏嫣然采了…别问,问就是真爱。

    毕竟,只有反派才会一切利己。

    天命之子嘛,人设必然是正直忠贞的。

    “大胆!!帝君之名,也是你个锤子能直呼的?”

    殿中顿时有忠臣怒喝出声。

    而凌霄却只眸光森冷地看了他一眼,手中突然多出一枚龙符。

    而那夏皇以及几位夏族之人的脸色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然后,再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双腿一软,就欲跪下。

    拜见龙王…不对…

    “拜见…先…”

    “好了,起来吧。”

    凌霄手掌轻挥,一缕帝威悄然荡漾,将夏皇身形托起,然后抬脚领着叶青婵朝着殿中走去。

    “咕噜。”

    说实话,此时的夏皇脸色有些凝重,有些恐惧,还有些震撼。

    总之很复杂。

    那枚龙符,夏家小辈、外人不识,可他认得!!

    正是大夏先祖,夏辰留下的传承国器,其中蕴含的那一丝龙威,绝不会错!

    这少年身上的那丝帝者大势,他也感觉到了。

    可…

    先祖,您这飞升了这么多年,敢情是一点修为也没提升?

    淦!

    你是个…废物啊!

    当然,这话,夏盛也只敢在心里毕毕一下。

    否则一旦说出口,怕是今日母后的寿辰,就是他的忌日了!

    “快…快把那位忠臣,拉出去斩了!!”

    夏皇转头,狠狠瞪了一眼方才威喝凌霄之人。

    后者脸色一凝,还没来得及辩驳,便一脸懵逼地被两名侍卫架着走出了大殿。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先…咳咳,这位大人让位!”

    夏皇走到殿上,一脚踹在皇后身上,又命人将太后抬到殿下,这才恭恭敬敬地对着凌霄道,“大人请!”

    “嗯!你们继续,不用太在意我。”

    凌霄端坐在皇位之上,目光温和地看向殿中诸人。

    不用太在意你?

    你把寿星都赶到殿下了,你让我们…还怎么在意你?

    这少年究竟是谁?

    为何夏皇会如此卑躬?

    方才他好像,差点就给这少年跪下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西疆什么时候来了如此牛逼的人物?

    顿时间,众人心底猜测纷纷,可最终还是没想到,究竟谁人能配的上如此尊荣。

    八大皇朝,寒月仙宫?

    就算那仙宫之主驾临,怕是也没有这等威严吧。

    不知不觉中,众人感觉有些压抑。

    而夏嫣然等一众大夏骄女,心底除了压抑,还有一丝说不清楚的仰慕。

    这就是所谓的,天命之人吧?

    帝王俯首,仙骨天成!

    最重要的是,这位神秘公子的眼神极尽温和,丝毫看不出一丝盛气!

    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良配标杆啊!

    怪不得,连那一位仙子一般的少女,都甘心站在他旁,充当婢女的角色。

    像这样的公子,别说婢女,让我当个陪寝丫头,人家都是愿意的呢!

    甚至有天骄,已经开始暗暗盘算,该如何不露痕迹地,舔一下这位神秘公子了。

    “报,帝君,驸马到了!”

    恰在此时,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道禀报声。

    凌霄眼眸微凝,嘴角却扬起一抹淡淡弧度。

    我们的废婿,他来了!

    “哦?让他进来。”

    夏皇等人搬来小板凳,坐在大殿前方。

    此时这位大夏新主,心底有忐忑,有激动,还有一丝淡淡的阴沉。

    这大夏江山,本就是他窃来的。

    先祖突然降临,会不会…怪罪他?

    可他既拿着夏庸头颅来贺,想必是承认了自己身份。

    难道…

    突然间,夏皇想到了一种可能。

    莫不是夏庸那家伙自己作死,在夏家祖地惊扰了先祖,方才被诛杀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

    只是不知道,先祖此次下界,究竟是…所为何事?

    难不成,是来助他一统西疆,成就千古霸业的?

    “小婿江羽,拜见帝君,太后!”

    大殿之外,突然走来一位身穿深蓝长袍,长相清秀的青年。

    他的脸上,洋溢着一抹温和的笑意,一双眼眸深邃平静,如同深海星空。

    如果不是他身上没有一丝的波动,倒也称得上一句翩翩公子。

    在其手中,捧着一只檀木古盒,步履如风,轻盈矫健。

    可还不等他走入大殿,那殿下端坐的众人,脸上却皆浮现出一抹根本不曾掩饰的鄙夷。

    这就对了嘛!

    但凡天命,尤其是这个模版,一出场,必然要迎接狂风暴雨的嘲讽。

    可我们的废婿,不仅不会生气,嘴角还会微微上扬!

    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