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377章常规套路
    “呵呵呵,二皇子,此事我们过会详谈,你先尝尝我大夏的酒,看看是否合口味。”

    夏皇点头一笑,别有深意地看了夏嫣然一眼。

    而后者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惶恐,又隐隐带着一抹羞辱。

    她如何看不出,齐德强看她眼神里蕴含的那一抹淫邪。

    而且,听他的口气,是想拿结盟之事,威胁父皇。

    可…

    她夏嫣然是不喜欢如今的夫婿,是恨祖爷爷莫名其妙赐了这桩姻缘。

    只是她毕竟已是有夫之妇,如此再嫁他人,叫整个西疆如何看她?

    贪慕虚荣?

    放荡无耻?

    如今的夏嫣然,早已看破俗世,一心只想修道。

    所以,这三年来,莫说同床,她连房都未曾与那人同过。

    身在帝王之家,女子婚姻本就是权术手段。

    夏嫣然明白,却也心有不甘。

    尤其是她那几位姐姐,都嫁了别国太子皇子,每次归朝,总刻意显摆刁难,更是令夏嫣然心底说不出的烦闷。

    “呵呵,就依夏皇所言,不过…本皇子还有要事,明日就将离开大夏,夏皇可不要让我等太久。”

    齐德强淡然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他不信,这夏皇会看不懂他的意思。

    至于夏嫣然…

    他本就有了十三位妃子,却皆不如此女娇媚。

    娶过去,当个玩物,无伤大雅。

    “嫣然,你随我来。”

    夏皇起身,朝着后殿走去。

    而夏嫣然心底一颤,最终却未敢反驳,跟着夏皇走入后殿。

    “嫣然,你不是一直不满自己的婚事么?”

    此时的夏皇,脸上早已没有方才的威严,甚至带着几分慈爱。

    在其身旁,还站着一位身穿华服的美妇,容颜妖娆,眼眉细长,略显刻薄。

    正是夏嫣然的母妃,许华蓉。

    “父皇,嫣然现在一心向道,并不贪慕俗情,只盼能早日成就将境,好为父皇分忧。”

    夏嫣然俏脸冰寒,深深拜下。

    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嗯?呵呵,不愧是朕的好女儿,嫣然能有此心,朕很欣慰,不过嫣然啊,当初你的婚约,是我脉老祖所定,其实朕大概猜测,应该是老祖与那江羽先辈有什么誓约,不过…”

    夏皇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冷意,“如今你与那江羽也已成婚三年,算是完成了誓约,只是那个废物,要天赋没天赋,要背景没背景,如何配得上我儿?这婚约,作废也罢。”

    “父皇!!”

    夏嫣然美眸圆瞪,俏脸似有悲愤。

    此时夏皇所言虽听上去是为她着想,可无非还是为了与大齐的那一道盟约。

    只是她一旦撕毁婚约,嫁去大齐,莫说地位,怕是连自由都没有了。

    那齐德强在这西疆之地,臭名昭著,极其好色。

    被他玩弄致死的良家女子不知有多少。

    据说此人怪癖颇多,又是大齐皇后嫡子,所以…

    但凡是被他看上的女子,命运都极其悲惨。

    江羽是废,是窝囊,甚至在宫里连个奴婢都敢取笑他。

    而他每次都只是温和一笑,不理不睬!

    每日照样会亲自给自己布置药浴,其中所用灵材,有些连夏嫣然都不认识。

    可别说…自从泡了他调的药浴,夏嫣然的修为,竟突飞猛进,短短三年的时间,竟追上了她的几个哥哥。

    当然,以夏嫣然的理解,绝不可能会将功劳归结到药浴之上。

    在她想来,多半是这三年间,她再无玩心,一心在宫中修炼所得的成果。

    夏嫣然看不起江羽,但这三年时间,她却能感觉到,那个废物,是真心喜欢她在意她的。

    可…

    每次夏嫣然问起他的身世,他总是以一句无家无族敷衍。

    无家无族?

    你他妈…是石头缝里蹦出来?

    而且能与她夏家老祖有牵扯的,绝非寻常修者。

    可…这江羽身上,确实没有一点灵力。

    这三年时间,从未走出宫殿半步,又实在不像有秘密的人。

    嗯?

    我为何会突然想起他?

    他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嫣然?嫣然?”

    许华蓉轻轻碰了碰夏嫣然的手臂,眉间似有些担忧。

    “父皇!我不会撕毁婚约的!我也不会嫁给那个齐德强,他的为人,父皇不会不知道吧?一个人渣,败类,我…”

    “啪!!”

    还不等夏嫣然把话说完,夏皇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

    “放肆!你以为你的婚约,由得了你一人做主?我大夏如今局势,你看不到么?”

    夏皇深深看了夏嫣然一眼,转身朝着大殿方向走去。

    “华妃,近日有人奏禀,说你私收大臣灵宝珠玉,怎么,你想试试冷宫的滋味?”

    “帝君!帝君!谣传啊!”

    许华蓉脸色瞬间苍白,直接跪在了殿上,朝着那远去的身影痛哭流涕。

    她明白,夏皇这是在警告她。

    如果夏嫣然听话,这些都不算什么。

    可如果夏嫣然不听话,恐怕她的下场,就不单单是冷宫这么简单了。

    如今大夏动荡,若能得大齐盟约,天下可定。

    一个公主,换一方皇朝结盟,这件事,根本无需考虑。

    而且还是…一个成过婚,无用了的公主。

    “嫣然啊!你想害死娘么?”

    许华蓉跪在夏嫣然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

    “母妃,你就忍心看我背上贪慕虚荣,无耻荡妇的名声么?那齐德强,小小年纪,已有十三位妃子,我嫁给他…”

    夏嫣然闭目,眼中有泪水滑落。

    她的命运,似乎…一直都无法掌控在自己手中啊。

    江羽,为何你就不是皇朝太子,古宗传人,那样…就无人敢逼迫我了吧。

    “嫣然!!可他好歹是大齐二皇子,大齐皇后嫡出,你嫁给他,总比守着江羽那个窝囊废强啊!!”

    许华蓉在乎的,又怎可能是夏嫣然的幸福。

    若非江羽无能,她至于私收大臣灵宝,以补私用么?

    甚至就连那些亲王嫔妃,生活的也比她滋润百倍。

    这如何不让许华蓉嫉妒!!

    “母妃!!”

    “你若不答应,今日我就死在你面前!!你自己守着江羽过吧!!”

    话落,许华蓉突然起身,朝着一旁石柱撞去。

    对于女儿的脾气,她自然了解的透彻。

    果然,这一哭二闹三寻死的套路,还是好用。

    夏嫣然身影一闪,直接将其揽在怀中,眼中泪水滑落,透露绝望。

    “母亲,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么!”

    “嫣然,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许反悔!等会儿回了大殿,你就去齐二皇子身边,跟他沟通一下感情,也让你父皇知道你的心意!”

    许华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直接起身,拽着夏嫣然朝着大殿走去。